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铲雪断想  

2018-02-14 23:04:58|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铲雪断想

车子开到楼头,我就有些悲哀,元旦刚过的一场大雪,还堆积在楼下,只一条清理出来的小道,通向各个单元门口,车子显然开不进去,我只好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小心翼翼地向家里走去,虽然只有百十米的距离,却走得战战兢兢,因为地面多处被冰溜子覆盖,那是楼顶消雪从室外落水管流下来的水凝结而成。见到母亲,我第一句话说,先不要急着吃饭,让我把楼下的雪打扫一下。

开了楼下储藏间的门,取出来锨,开始铲雪。这是一把称得上文物级别的铁锨,木把长柄前边装一只方形锨头,锨把和锨头之间折了个大大的角,用数学方法描述,有一百四、五十度,这种锨叫做平锨,专门铲土装车用的,在城市没有用场,只用来铲雪。这把锨是1984年我们家由渭北农村老家搬到渭南时带来的,在此之前,它应该是我们家比较好用的农具之一,在我们家也服役了好几年,至今少说也有四十年工龄吧。

铲着雪,就想起历年下雪的情景,雪刚落住,父亲就取了扫帚,开始扫雪,父亲的响应者是刘叔,或者是他们一起出来扫雪,两个老人,佝偻着腰,先是在楼前扫出来一条小道,然后把自己家单元门口的积雪捲成堆,然后把成堆的雪铲到门口席子大的菜地里,但凡我在家的时候,必定是他们最得力的帮手,我不在家的时候,多数时候是他们两个人在干,直干得满头缸着热气。而今,父亲去世已经过了三年,刘叔也搬到街底下去住了,母亲腿脚不好,三弟腿不担力,这家门口的雪就堆积在那儿了。

这是一个地方军工企业的社区,地处渭南市区的南原山麓北坡底下,计划经济时期,企业繁荣,厂区家属院也曾经很是热闹纷繁,过年的烟花彻夜绽放,鞭炮的碎屑初一早上能积半尺厚,家属区门口的自由市场一街两行,应有尽有,超市饭店生意兴隆,幼儿园小学中学技校,书声琅琅,天天有发往西安的班车,自上世纪末期开始,真正的市场经济逼近,国企改革,企业改制,职工生活“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终于在新世纪之初,企业卖掉,职工买断,有本事的,有劳动能力的,纷纷离开,这里就开始萧条凋敝,这几年,家属区就只剩下些老弱病残,昔日的繁华被冷落寂寞替代。

据说企业改制之后,近几年家属区就归地方政府的社区管理,也引进了物业公司,而那物业公司的管理,实在不敢恭维,原先晚上灯火通明的家属区现在是寂黑一片的社区。我动员母亲离开这里,随我们兄弟姊妹去住,但是母亲执意不肯,我只有顺着他,两、三个礼拜回来看他一次;我曾经想过自己出钱给这栋楼安几盏路灯,只为方便母亲,但是还得用社区公摊的电费,不知是否方便?最近这里的天然气供应也不正常,时有时无,我倒是希望那天然气彻底崩溃,那样母亲也许就愿意跟着我们走了呢。

2018-1-15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