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子君与金莲  

2017-09-04 09:16:41|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子君与金莲

旅途当中,闲着没事,就想起前段时间热播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李老师是作家、也是文学评论方面的教授,前不久也评论过《我的前半生》,就向她请教。教书先生的毛病是善于追根溯源,况也是研究的需要,他就给我普及了子君。

小说史上的子君,最先出现在鲁迅先生的《伤逝》当中,这大概是上世纪二十年代的事情,子君与涓生的婚姻(同居)失败后,子君回到娘家上吊而亡。后来,鲁迅看了根据易卜生小说《玩偶之家》改编的话剧,写了一篇《娜拉走后怎样?》,答案是要么堕落,要么回来。易卜生给娜拉的出路是独立自主自强;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作家亦舒写了一本小说《我的前半生》,现在上演的同名电视剧就是根据亦舒的原著改编的,子君婚姻失败后找到了自己,开始独立的生活。娜拉不过是挪威版的子君,都可以归为子君。

恰好到山东旅游,在阳谷县参观了水浒拍摄地,看了武大郎和潘金莲的旧居,潘金莲的名字人人皆知,旧居门口介绍为中国第五大美女,当然这是山东人的噱头,潘金莲本身是个超级美女式的小说人物。就想把这两个人物拉到一起絮叨絮叨。

根据《水浒传》和《金瓶梅》的描述,高度概括的潘金莲是这个样子的,貌美,心狠,淫荡,向来是以一个负面形象示众的。这三点,和子君的本质形象格格不入,没有比较的同类项,但是再进一步挖掘,会发现她们也有一些共性。依靠,附属,被动,悲催。

子君们是依靠男人生活的。无论是旧子君还是新子君,其生活来源都必须由男人提供,离开男人,他们连基本的衣食保障都没有,当然,衣食问题是低层次的生存要求,他们没有工作、事业,倘有一些可以做的事情,也是必须依仗男人的力量来完成。

潘金莲的时代,决定了潘金莲的附属地位。潘金莲是一个有独立意识的女性,他性格风流,追求自己的幸福(快感,欲望)但她没有自己独立的人格,本身非常依赖。这也许和她总是被卖来卖去,没法掌控自己的命运有关。在大户家中,她表达了不从,结果是被卖给最丑陋的男人做妻;在武大郎家中,她只能蜷缩在黑暗的灶前制作炊饼,青春与美貌无处抬头;在西门庆府中,西门庆就是最高权威的家长,潘金莲就十分依赖他。因为人格的不独立,潘金莲虽有才能,却无法和外界进行很好的通融,武大郎妨碍她跟西门庆偷情,她就在西门庆的唆使下,毒杀了武大郎。最后还是被强壮的武松剖了心。因为没有了独立的人格,她也不在乎自己的行为是否合乎道义,她本身也是弱势群体,下手的都是比她更弱的。她的遭遇就从来没道义可言,于是她行事上也就丝毫没道义的意识。

子君和潘金莲的命运都是悲催的。子君们上吊了、回归了(过自己不愿意的生活)、堕落了,又依靠男人生活了,这是现代的悲剧,是能力的不独立导致的人格不独立。潘金莲不仅被剜了心,还被钉在耻辱的十字架上千百年来示众,有一点要给平反的声音,都被主流意识稀释得清汤寡水。

2017-8-20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