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结婚三十年  

2017-07-25 09:56:39|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结婚三十年

结婚三十年是什么婚,按书上的说法,是珍珠婚。这也就是西人的一个说法,但是也可见其珍贵了,珍珠,比不上钻石和金子,但也毕竟是珠宝啊。

我是198774日,农历69日,星期六举行的婚礼。那一年是我的本命年,兔年,按照生日计算,我还不满二十四岁。麻老师比我大一岁,二十五岁多了。

那个年头,对于刚毕业一年的学生来说,日子困难得怕怕,况且我又有些新思想,既要婚姻的独立自主,又不愿意拖累父母,所以就婚事新办了,用今天的话说,是草草办了个婚礼,借用单位的会议室,摆放了些糖果瓜子,在工会贺老师主持下,举行了个简单的仪式,就算结婚了。双方家里都没有来人。

婚礼当天下午,西安下暴雨,我所住的小寨地区,下水不畅,我们外出办事,被困在小寨十字,最后是踩着齐膝的积水回来的。

我们属于那种匆匆忙忙走进婚姻的年轻人,怀揣着对婚姻生活的美好向往,憧憬未来,但是当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些具体的生活细节充斥满生活之后,我们一下子还是不能适应;当简单的婚姻关系挤进来很多其他的社会关系之后,一时还处理不了,至少是不能很好的处理。这时候就有些头大。最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我们都在费力地改造对方,这改造的结果,非但谁也没有改造了谁,反倒引起来了许多矛盾,直至今天,当初许多矛盾的后遗症尚在,不经意间还会爆发出来,形成新的龃龉和矛盾。之所以形成这样的局面,是因为在认识层面上,大家都认为自己的观点和做法是正确的,认为应该这样考虑,应该这样做;在行为层面上,缺乏有效的沟通是主要的,同时也忘记了个体所带来的原生家庭和环境的影响。这种现象很多年之后有所改观,是因为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婚姻中需要包容和迁就,需要适应和独立。

生育是绝大多数家庭所必须的事项。第二年十月,我们生了一个女儿。她给了我们家庭快乐,给了我们婚姻稳定,给了我们浓浓的情感寄托,给了我们满满的生活希望。这也是我们这个家庭三十年来完成的一项最大工程。日子过的真快,女儿已经结婚了,离开家乡,在遥远的南国过她自己的小日子了。

不同于很多人的是,我通过各种努力,把麻老师从白水县调到了西安。此事在我那个年龄阶段,难度相当大,以至于很多恋爱中的青年学生,往往因毕业分配天各一方而劳燕分飞,绝大部分人也不会选择异地恋。这件事情结婚不久就开始启动,中间停滞了两年,麻老师在西安上班从九0年后半年开始,调令上的签署时间是一九九一年二月八日。这件事情,要感谢的人很多,最应该感谢地是我的同事、老兄和朋友井贵泉,他不仅给我出主意、找关系,还陪我一起跑事情,提供糖衣炮弹,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情,是秋天的一个傍晚,天下大雨,我们两个骑自行车出门找人,在大雁塔十字,井兄滑倒,摔烂了手掌,摔破了裤子。另一个人也是井兄帮忙找的,二十七中学的姚淑琴老师夫妇,一些重要的关节,最后都是他们老两口帮忙打通的。他们是我们这个家庭的贵人,可惜,后来和姚老师没有联系了。

房子是婚姻的庇护所,在经历了较短的住房严重困难和屈辱之后,在住房问题上,我们一直算是解决的比较好的。我报到的时候,学校给我分了一间集体宿舍,两个人住,十七、八平米的样子,和我共一间的薛振民老师,奉命去了讲师团,所以大部分时间是我一个人住,八七年我结婚的时候,就用它做了婚房。薛振民从讲师团回来,在另外一间宿舍安了身,那个时候的年轻单身汉,有一张晚上睡觉的床就行。八八年暑期,我带学生到商洛社会实践,由于车祸,身负重伤,在家休养了大半年,我回来的时候,我的婚房里多了一张单人床,敢情是去年留校的一个学生搬了进来,学校这样处理事情,让人感到受辱。我曾经为此找过当年的总务处长,也没有解决。后来,学校要用我们的宿舍,又给年轻人重新调配房子,三人一间,我和马迎山、吴金良共一间,在红楼一层,马当时已经结婚,住在爱人单位,吴当时准备结婚,我给吴支付了一半房租,算是各自安宁。在这期间,因为我独自占一间房子过家家,吴金良的住房没有着落,吴搬不进来,学校曾经给过我很严厉的罚款处理,最多的时候,一个月罚过我45元,放在今天是屁大个事,而当年我才挣73元,等于罚的我揭不开锅了。我之所以至今对某些人耿耿于怀不肯原谅,是和他们当时极其可憎的面目和做法有关系的。所幸困难的日子很快就过去了,一九九二年是个分水岭,之后再没有为房子操过心。这一年,我分配到了学校给我的第一套单元房,而且是新的,面积虽然小些,但是在单位也是引起了公愤的。钥匙还没有拿到手,客人就在等着拎包入住。兹后是面积越换越大,楼层越来越高,数量也增加了。在住房这件事上,要感谢吴金良和王申全,前者用自己的困难成全了我,后者行使平衡使我锦上添花。

三十年,一桩自由恋爱的婚姻,平凡得如一粒沙子。三十年,一个普通小老百姓的日子,有酸甜有苦辣波澜壮阔。但是不管怎么说,日子还得继续往后数。到了这个年龄,对方都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伴,伴,就是相伴着数日子,钱不分你我,出门可以带上对方,共同爱子女。可能达不到“你流泪,湿的总是我的脸”,但是一定会“你有病,花的是我的钱”,你是我的拐棍,我是你的扶肩。有话可以好好说,没有话你可以看电视,我阅我的微信,但是一定都活在对方的视线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平平淡淡就好。

2017-7-11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