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热  

2017-07-25 10:36:08|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热

1978年,我15岁,初中毕业,在生产队算大半个劳力,一天可以挣八分工。那时候渭北农村正在普及种植烤烟,这是计划经济末期我们那里重要的经济作物,伯父是我们生产队的烤烟师傅,他带着我烤制烟叶,这是烟叶粗加工的第一道工序。烤制烟叶,要用烤烟炉烤制。烤烟炉是个二、三十平方米的方房子,比一般的民居高些,所以也叫烤烟房,烤烟房上半部分有设置一层一层的粗的竹竿或者木椽,用来挂拴在细竹竿上的烟叶,里面的地面上是散热管道,用了草泥加食盐盘制而成,类似于土炕,只不过土炕是平的,散热管道是蜿蜒曲折盘旋在地面上,出口和墙外高高的烟囱连接,进口则在炉膛这边,炉膛恰如一只卧着的海豚,口张在墙外,享受柴火煤炭的供奉。炉膛右上方的墙上,有一个小小的观察孔。

烤制一炉烟,需要三天时间,这三天间,有严格的温度漸升、平衡、降温的时间要求,最高的温度可以接近七十度,必须人不离炉,随时观察烤烟房的温度和安全隐患。某一天,大约是温度最高的时候,伯父通过观察孔看到烤烟炉内的炉膛和散热管道各有一处小小的裂缝,可以看到红红的明火但是尚未喷射出来,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必须立即解决!烤烟房孤悬村外,叫人已经来不及了,我们父子两人,采取的第一个措施先是压火,也就是用湿炉灰将火封住,只要火不燃烧,危险就解除了大半,接下来就是堵塞处理裂缝,这才是我要说的生命中不能忍受的热。

三下两下和好草泥,我们就要进入烤烟房内作业,我是初生牛犊,伯父的眉头却是皱了又皱。事急,涉及到这一炉烟能否成功出炉,也容不得过多考虑,我们父子两还是勇敢地掀开了烤烟炉的草帘。

时间应当在八月底的样子,一股炙烤的热气扑帘而出,喷得人往后趔趄;伯父头上包了一条浸透水的毛巾,手里提了泥叶(抹泥的工具)和瓦刀,先走进去,我双手端着一锨泥紧随其后,我们必须在散热道间的缝隙处下脚,才能保证小腿不被烫伤,伯父迅速地找第一个裂缝,准确地把一锨泥抹在患处,这时候,全身豆大的汗珠已经在往下流,灼热的气浪烤得眼睛生疼,基本不能呼吸,嗓子冒烟般疼,头发也像要燃烧一般,我全凭意志支撑着,攥紧双手,紧绷肌肉,缓步退出,去铲第二锨泥,走出烤烟炉,我靠墙顿了一下,铲起草泥,重新给自己打了精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就听见伯父在叫我快点,我稳步慢扎,按伯父指定的地点把泥倒下,急忙退出,这一次,我没有敢换气,出来时长长吐了一口气,我全身的衣服已经被汗水贴在身上,顷刻,伯父出来了,他头上的毛巾杠着热气,像是蒸馍的锅气圆了一般。

我和伯父长长的躺在烤烟炉旁边的临时工棚里,很长时间,两人都没有说一句话,我们觉得身上一丝力气都没有,就是想喝水,喝够了水,我们缓缓的起来,安排下一段活路。

那一年,我和伯父烤制的烤烟,在方大围圆因其质量上乘摇了铃,当然是伯父的技术过硬,常常有人来请教伯父。那一年,周围村庄有许多烤烟炉起火,烧得一片灰烬惨烈。我想,除了技术之外,恐怕还有责任和勇敢。

2017-7-24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