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心底的潮湿  

2017-07-25 10:14:37|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底的潮湿

    因为写一篇小文章,重新打开父亲留给我的随记,那是父亲留给我的遗产。随记中记录了一件事情。

三弟在西安某汽车修理厂打工时,给我和我爱人几次打电话,说是要到我们家来,我和妻子皆以各种理由婉拒了。三弟回去后给父母说这件事情时,泣不成声。三弟在家待了两天,又因为睡懒觉的事情,受到父亲的批评。他没有当面向父母辞行,留了一张纸条离开了家。

三弟从来没有给我谈起过这件事情,父母也从来没有提及过,今天读到这里,我禁不住心中难受,眼睛潮湿。不论什么原因,我们总是伤害了一个青年的自尊。

现在回想起那时的情形,大概是这样的。1994年前后,三弟20岁,刚从扶风胜利技校毕业,父亲所在的地方军工企业正在走下坡路,虽然承诺安排技校毕业的子弟,但是要等待较长的时日,我们不支持、三弟也不愿意回工厂上班,想在西安找个单位打工,主要是学技术,因为他在技校学习的是汽车修理与维护,所以就在西安找了一家汽修公司打工,每月的工资是60元。秋天的时候,天下连阴雨,有一次舅舅到西安来,我陪舅舅到汽修厂去看望三弟,算是了解了汽修学徒的生活。我们到修理厂的时候,三弟正在干活,他穿着一身宽大的工作服,好像是旧式军装,油渍斑驳,头发极长,面容清瞿干瘦,仿如迷彩油涂抹了一般。看到我们,三弟极不自然地笑了笑,招呼我们到工人宿舍去坐,那是一间通铺宿舍,床板是用砖头支起来的,各人的被褥挽成蛋蛋胡乱地堆在床上,发出一股馊味,我们坐在床沿,三弟想给我们倒水,但是没有杯子,我们也就不喝了。三弟窘得两手绞在一起,像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问一句回答一句,不时朝门外看。言及怎么瘦成这样,他说前几日拉肚子,现在好了。我们很快离开了修理厂,三弟的工作情况及环境在我脑子里很难受地转了几圈,因为工作忙,也就忘了。

今天想起这些情况,我是深深的自责,责怨自己没有照看好弟弟。但是当时我可能不是这样想的,我想的是让他吃苦,学技术,独立。当时我也确实没有能力给予他更多的帮助。

在我面前,三弟是个乖巧的弟弟,很少违拗我,更谈不上顶撞。弟弟爱我,我也在尽我的努力帮助他。想想父亲记述的情景和我看到的情况,我想弟弟一定是受到了极大的委屈,在他心目中,大哥不欢迎他到家里来,一定是嫌弃或者怕麻烦,也许,他仅仅是想看看侄女,我知道她对我的女儿爱之弥深,或者是捎带着打个牙祭,或者是想哥哥了,来看望一下,说说心中的苦闷,捎带着来洗个澡,他也算是城市的孩子,在那么恶劣的环境中工作和生活,也需要人理解。但是,哥哥和嫂子拒绝了,他心里一定难受,也就难怪泣不成声了,在父母面前,他还是孩子。但是,他在我们面前,他保持了卑微的自尊。

三弟最后还是回父亲的工厂上班了,阴差阳错的,我也没有顾得上多问,我想一个重要的理由是他可以有主人的感觉,不再客居在外。虽然生活一波三折,工厂破产了,主人被遣散了,他又受了许多的苦楚,但是我每次问他有什么困难时,他总是说没有,不愿给当哥的添麻烦,我相信,这是他的性格,他不会拿我当外人的。

2017-7-13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