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捋槐花  

2017-06-26 14:42:07|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捋槐花

    几乎所有植物的花都可以食用,我吃过的最多的花莫过于槐花。

每年四月底五月初的时候,正是关中平原上槐花正繁的季节,无论儿时还是现在,几乎每年都有捋槐花的日子,在儿时,或许是劳作,在现在,更多的是娱乐,无论劳作还是娱乐,结果都可以享用,可以做成各种槐花食品,满足食欲。

四月二十九日,学者李青霞教授说是要去蓝田县去看看她曾经上学很短时间的玉山中学,刘总约我们夫妇一起陪李教授去寻找早年的记忆情愫,是日也,天朗气清,温热微蒸,我们在玉山中学陪李教授终于没有找到一点点少年的记忆,怏怏离去,顺着107国道西行,在一个无名峪口沿水泥路进山,过了一把捋槐花的瘾。

女人们总是对花花草草感情很深,麻老师和李老师就循着小径一路朝上看漫山遍野的黄刺梅去了,照相是她们看花的必修功课,永远不厌其烦,仿佛要把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定格。我和刘老师在山下席地而坐,一根接一根地抽我们的纸烟,拉些咸咸淡淡的家常,一位劳作的老年山民借着歇晌的空挡也和我们一起闲聊。聊到槐花,老人就极其热情的问我们是否要捋些槐花,我们言称不急,说是等女人下来,那老人却还是个急性子,就声闹着去扛梯子拿弯镰刀,一会,就掮着一架长长的梯子,裤腰上别一把弯镰,径奔盛开槐花的树林,我和刘总忙不迭地紧随其后,老者把梯子搭在树上就要上去,我和刘总不断阻止,生怕出现意外,我们要求自已上去,老者看出我们的心思,便说,你们不放心我,我还不放心你们哩。刘总扶着梯子,任老者在树梢砍斫,缀满槐花的树枝就散乱地落在地面,女人们闻声赶来,我们聚在一起捋槐花,老者掮了梯子别了弯镰回家。

这样的劳作场景在生命中曾经有过很多次,就技术而言,驾轻路熟,仿佛在遥远的渭北高原,在庄前屋后,清洌洌的空气中,闻着槐花的蜜香,男人女人,老人孩子,围在一起,小心翼翼地拿起树枝,将那一串串的槐花捋入筐中筛中,尽管小心,但还是免不了有被槐刺扎着的时候,女人孩子免不了一声锐叫,一根手指吮在嘴里,吐一小口带血的唾沫,消毒止血,继续劳动,一会儿容器就冒了尖,满满的细碎白花,仿佛是白色的玉籽,摇一摇,簸一簸,拣去泛在表面的槐叶,心满意足地拿回去蒸麦饭。

书上说,“赠人玫瑰,手留余香”,捋过槐花的手呢,不仅仅是手留余香,而是满手沾满香味,弥久不散。槐花麦饭,在今天或许是尝鲜和纪念,而在困难的日子里,却是青黄不接的季节从暮春向新麦收获阶段过渡的重要食物。吃得多了,不仅毫无香味,而且胃里还泛酸水呢。

2017-5-4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