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父亲三周年祭  

2017-06-23 18:04:58|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三周年祭

忙忙碌碌地,父亲就去世三周年了。

这三年间,无数次的想起父亲,很多次梦见父亲,按照传统的礼制,这三年时间既是守孝,也是心丧,三年期满,重新开始生活,与正常的家庭一样,回想这三年间的生活,也有必要报告天国的父亲。

思念父亲。父亲在世的时候,日子平常得日出日落,一切按部就班。父亲病重的时候,我们忙忙碌碌为父亲看病,我利用2015年的寒假,在家陪父亲呆了半个月时间,这是我有生一来,有整端的时间和父亲呆的时间比较长的一次。此前是1978年,我随父亲上学半年,1988年,妻子生女儿,我在渭南养伤。父亲在世时,我也时常想起父亲,病重之后,我也有过失去父亲的恐慌,但是从来没有父亲去世之后那样思念父亲。

我这人言寡,但是并不代表我心如止水,我对父亲的思念,很少和人谈起,包括母亲与弟妹,我总是在思念后惆怅,惆怅后失落,有时间时默默地拿起笔,写下我对父亲的思念,三年来,我写了好几篇纪念父亲的散文、诗歌,寄托我对父亲的思念。

思念父亲对我们的给养。穷家小户,日子难过,父亲是走出乡村的大学生,工作在铜川大山里的军工企业,比起很多纯粹的农户,总是有几个零钱,但是这些零钱,却要伺候三张嗷嗷待哺的小嘴。父亲的工资,大部分用于粮食。生产队时期,我们家必须是短款户,交上短款,我们才能分到年终决算的粮食。那个年月,粮食总是不够吃,我们家就要上黑市(自由市场)买粮。说是捉襟见肘,一点也不过分。1983年,落实知识分子政策,84年我们全家迁到渭南生活,母亲在劳动服务公司做临时工,工资低得可怜,父母那时要供给三个学生的吃穿用度,我那时是大学生,城市的生活,睁开眼睛就是钱,多亏了母亲的精打细算,才使一家人生活无虞。

思念父亲对我们的教育。在我的印象中,父亲对我们的教育,主要集中在学习教育上。一方面是学习的理想教育,另一方面是具体的辅导。我们小时候,父亲就让我们立志上大学,我们兄弟三人,我和二弟考上了大学(可惜的是他没有读完),三弟上了技校。父亲认为只有读书,才能顺利地找到工作,找到好工作,才能工作好。当然,在我们家的实践上,确实如此。我上中学之后,父亲多次给我辅导功课,在父亲面前,我的确不是个好学生,父亲也是恨铁不成钢,总体配合不好。二弟和三弟得到父亲的辅导多些,尤其三弟,也许是学生不开窍,也许是父亲的方法有问题,效果总不是太好。或许也有老师教不了自己孩子的缘故。

思念父亲对我们的感情。父亲前半生,总体是个严父。对事情认真,严丝不苟,对孩子要求严格,最见不得马虎大意,他是新中国的知识分子,思想深处却全是传统文化的积累。他对孩子的爱,从来很少猫猫狗狗的哄,讲道理的时候多些,也有急了时候的批评甚至体罚。父亲对孩子们态度的变化,应该是三弟成家之后,也许父亲那时已经意识到自己老了,我们已经可以很平等地和父亲对话,抽烟对饮,再到后来,父亲甚至要看孩子们的脸色,不平等打了个颠倒。老年的父亲,希望孩子们回家,和他多呆一段时间,我们每次离家,父亲都执意要送到厂门口,有好几次,我回家都看见父亲在厂门口等我,还没有等我的车子停稳,父亲就急急的来拉车门。父亲对孙子孙女的爱,那就基本没有原则了,我从来没有在父亲面前撒过一次娇,但是我的女儿天天在父亲面前撒娇他一定都是乐呵呵的。

梦见父亲。父亲去世以后,我总是经常想起他老人家,常言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父亲就经常进入我的梦乡。梦中的父亲,总是他暮年的形象,尤其是病重的形象。父亲一生寡言,梦中从来也不多言,他注视我、跟随我、和我们一起活动。我梦中也经常纳闷,父亲不是已经过世了吗,怎么还会和我们在一起,然后梦中就回想父亲是如何生病的,怎样治疗的,又是怎么去世的,去世后我们怎样给父亲办的后事,但还是能在梦中见到父亲挺直的腰板,清矍而病容的笑脸。这样的美梦做过很多次,甚至在梦中赖着不愿意醒来,每到梦醒,总是唏嘘,总是失落,总是无限伤感。父亲去世之后,我与父亲的际会总是以这样的方式进行。这也给我欣慰,我甚至经常盼望,能与父亲在梦中相见。

尽管我不相信灵魂的存在,但是我希望灵魂是存在的。在生的世界上,我永远没有了父亲,在虚幻的世界里,我渴望与父亲常常见面,在那里,我永远做父亲的儿子,他给我力量,让我撑起家庭的蓝天;他给我温暖,让我在困难中挺直腰杆。梦是阴阳两界的沟通,也是我思念父亲的接通。

告慰父亲。父亲去世三周年了,这三年间,与父亲有关的世界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盘点一下,告诉父亲,也算是对父亲的安慰。

父亲在世时,父亲是母亲的精神依托,也是母亲最重要的经济来源。父亲去世,受打击最大的是母亲,意味着相濡以沫的生活从此孤单影只,意味着母亲断了最重要的经济来源,意味着母亲没有了最重要的倾诉对象。最初的日子,母亲的确难以适应,父亲尽七纸烧过之后,我们串掇着母亲回老家看看,散散心,母亲的弟弟妹妹给了母亲极大的精神安慰,母亲终于挺过了人生最艰难的孤独事期。为了排解母亲的孤独寂寞,我们给母亲买了电脑,拉了网线,教会了母亲微信、qq聊天,母亲学会了使用艾派得、智能手机等等现代化的信息工具,有了这些工具,母亲和儿女、兄弟姊妹及外界的联系拉近了、及时了,心情越来越好了。为了使母亲的生活环境更好一些,我们又给母亲重新装修了居所,花钱不多,但是母亲高兴。2015年暑期,我们带着母亲,去九寨沟旅游,过年的时候,我带母亲去了深圳,看望毛毛,又去了香港、厦门、东山岛,让母亲看见了大海,吃到了正宗的海鲜。

父亲去世时,在儿女当中,最放心不下的应该是三弟,三弟在2011年年底的一次工伤事故中,腿部受了重伤,虽然现在还没有完全康复,父亲去世时,三弟的手术还没有做完,最严重的问题是当时三弟没有收入来源,2015年春天,三弟两口子办起了他们的一个小店,经营鲜奶,虽说现在生意还很不理想,但是总算是有了自己衣食来源的营生,辛苦归辛苦,但日子总是在向上向好。

告慰父亲,儿女都好。生活的路总是艰辛的,但是每一个人总是在奋力前行,生活的质量总是在不断提高。毛毛结婚了,两口子工作和生活在深圳,有了他们的一片新天地。王洵上班了,也有进步;阿罗上高中了,这是一个力争上游优秀有型的中学生,上一所好点的大学是近期目标;豆豆初中就要毕业了,这也是个能鼓上劲的好孩子。

三年,按照传统的说法,叫做守孝期满,只意味着以后的祭祀程序会减少一些,父亲及父亲对我们的教诲和爱,永远不会从心头抹去。它还是我们进步的动力,还是我们温暖的回忆。

       按照习俗:父亲过三周年,要贴红对联,我写了三遍,,最后写成的对联是这样的:

       三年期满孝未满子孝常在家园

       一生有涯爱无涯父爱永在人间

       爱孝绵延

       父亲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2017-5-17毛永波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