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瓦坛拾零(四)玩家陈根远  

2017-06-21 08:47: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西安这个市面上,弄瓦当的人当中,既理论精通又擅长实务的,陈根远算是第一人。

知道陈根远,从刚涉足瓦坛开始。知识分子的毛病,学习和了解某件事情,总是习惯从书本入手,网络时代,“百度”是本包罗万象的百科全书,所学习的诸多瓦当知识,尤其是学术知识,很多都离不开陈根远这个名字。“百度”上说:

陈根远,古籍善本拓片鉴定专家,西安碑林博物馆研究员。《收藏》杂志专业咨询委员会委员,陕西文化艺术品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委员,陕西省收藏家协会古籍碑帖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陕西省收藏家协会古陶瓷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汉唐收藏网鉴定专家委员会委员,古籍善本、拓片、金石、瓦当、古印鉴定专家。

我是吃了鸡蛋还要见产蛋母鸡的那种人,更多的是对高人的仰慕,也想当面请教学习,那就见个面呗。他是瓦坛天上最亮的那几颗星星之一,我们是瓦坛地上蠢蠢奔突的一群,就想找个人引荐一下,老沈这个时候就很及时的出现在我的生活中了,他和陈先生熟识,属于那种可以随时打个电话让其接待几个朋友的人,而况我们几个人也不是白丁。这是去年冬天议定的事情,老沈的电话打过去了,陈先生答应的干干脆脆,我们的时间却凑不到一搭,一拖再拖。这期间,和陈先生在古玩市场照过几面,淡淡地点一点头擦肩而过,在我们是个尊重,在他是个礼貌,如同明星和粉丝一般。老沈上周早早的约陈先生,陈先生说周六,周六我们就坐在一家极简单的餐厅幽叙。

陈先生大约日常是剃光头的,电视上和报纸上都戴着棒球帽,帽舌头特别长,今天从门外走进来的时候却是短发,极短的那种,显然是青苗才覆盖了大地,架一副无框眼镜,额头上几道深深的瘦知识分子皱纹,眼睛是深深的亮,穿一件对襟的中式浅黄色短袖,男中音很有磁性。落座之后,分送每人一张名片,我注意看了,正面是大大的姓名,毛笔手写的,一定是他的手笔,名字的后缀,两个头衔,研究员,篆刻家,名片背面,一方姓名白印,也应当是自己的作品,下面印了五个头衔,都是响当当的社会兼职,他的正经职业在西安碑林博物馆。

从百度到名片,我才了解到先生不仅仅是瓦当研究方面的专家,他更大的兴趣和特长还在碑帖和篆刻,可惜我们在这些方面几乎都是文盲,交集只能是瓦当。

席上客人多,陈先生是自然的中心和核心,东一句西一嘴的,但是却不离开文物和收藏这个话题,我和我的朋友王作家始终只关注瓦当话题。王作家关心先生有多少数量,先生说两百余,王作家窃喜自己的千余瓦当数量还是在西安城里能排上名次的,说出来的却是自谦,陈老师一定都是精品;我问陈老师什么时间开始收藏瓦当,他说九十年代初期,王作家说几乎与自己同时,不免沾沾;说到自然居(杜刘杰、王明理、毛永波三人的收藏协会)的镇居之宝“石渠千秋”瓦当,陈先生眼前为之一亮,好啊,不多见,起步价在十万以上,几乎听凭主家开价了。我们关心瓦当收藏的品类和前景,他说,收藏一定要收汉以前的,动物、植物和文字。唐代瓦当虽多,但是品类单一,意义不大。收藏瓦当前景当然很好,大开发大开挖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该出土的也都差不多面世了,物以稀为贵啊。按挣工资买瓦当来说,二十年前每月能买起两个,二十年后还是只能买起两个。我们盛赞陈先生在收藏领域的研究成就和成果,他豁然开朗,玩,就是个玩。

古玩,也许就是个玩。但是一个玩字,寓意丰富啊。玩出水平,如陈先生一般,就上了档次,玩到了学问学术境界;玩出成果,慧眼识珠,天下宝物,则顺水而入呢。

2017-6-18毛永波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