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冯源伯  

2017-04-20 11:42:46|  分类: 我爱白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冯源伯

冯源伯是个符号,他的存在,是我们这一支毛姓家族上一辈男人唯一一个活的标本。

母亲多次对我讲起冯源伯的身世,也多次愿想去看一看这位比父亲年长许多的大伯子堂哥。

今天,农历丁酉年清明节,我们回家上坟的四位兄弟,连同秀莲嫂子及其次子一家,一同去看望冯源伯。也算是代母亲了一桩心愿。

冯源伯是我们习惯的称呼,因其家在冯家源村我们这样称谓。冯源伯姓冯,名进,在父亲这一辈兄弟当中排行老二,所以我们也称其为二伯。

人们对历史遗忘的太快太快,这印证了我的一个看法。这就是上溯三代,人不姓其姓也,更不知其祖名也。越是小老百姓越是这样的,家族的演变就如一粒尘埃落到了漫漫黄沙当中,任你怎么找也找不到。

普通小老百姓家族根本无力抵抗的战乱烽火,饥馑饿莩,文化灾难,把家族的脉系冲淡冲断了太多。

根据我掌握的很有限的资料,据母亲讲,也据母亲听奶奶讲,冯源伯是二爷的孩子,小小的时候,过继给他舅舅做儿子的,因为当时乃父新亡,乃母另嫁,将其过继给他舅家,当初讲好是“一子开两门”的,历史沧桑,终归只在异乡开了冯家一门。

奶奶确切的记忆是我的祖父兄弟四人,祖父为老四。按照族谱的排列,这一辈人的名字里都有一个字,新,老大的名讳为新啟,老二、老三不可考,老四的名讳为新来(另一名为起来)。这兄弟四人离开爹娘早,相传由其伯母抚养成人。其伯母(疑为其堂兄新兴之母)一十八岁守寡,是为一门贞烈,有御赐的牌匾(贞节牌坊)为证。老三早早地过继给了西恆寨他姨家,娶妻生子,子名曰天昌。妻亡,家庭不睦,其二兄让其回归故里。其二兄亡,(遗有子冯进)三弟娶二嫂(弟招嫂,旧中国渭北有此习俗),怀进更,进更未出生时,老三亡。(葬于西恒寨)进更生于吾家,随其母改嫁张王庄。期间,大约为老三回归事,兄弟间不睦,老四曾在其岳父门上居住数年。

摒弃历史的细节,冯源伯和进更伯一母两父,天昌伯和进更伯一父两母应该是个基本的事实。旧中国的家族宗法制度,子嗣不与父姓,便不在宗族家谱中排列,所以我们父辈的排行中没有天昌伯和进更伯是正常的,冯源伯因“一子开两门”的缘故,排行老二。

亲不亲,骨肉分。养育注入人心,血脉注入骨髓。养育之恩当终生反哺,生养之脉当根系永存。冯源伯见到我们来看望他,异常高兴,伯母在一旁说,“这才是你伯的亲势”伯父说,“昨天晚上我还梦到在桃洼(我们村),梦到了我娘(我的奶奶),梦到了我的那些兄弟”,伯父得知我父亲去世的的消息,楞了一下,一颗老泪瞬间淌出了眼窝。

冯源伯九十二岁,应该是一九二六年生人,名副其实的耄耋老人,身体好,身高而瘦,步履轻快,见我们来,满院子给我们找凳子,和我们一起抽烟,但是耳朵不大好使,言寡,只是静静地坐着在我们中间,仿佛在享受着浓浓的骨肉之情。伯母八十四岁,耳不聋,眼不花,步态轻快稳当,怜爱地看着我们这些晚辈簇拥着伯父,脸上也笑开了花。

愿二老健康长寿!

2017-4-4(清明节)

备注:这篇文章写好后,发给母亲,并嘱其不要转发,以免有误。过了几天,母亲回复了。我便依母亲的意见进行修改,形成现在这个样子。

儿子:你完成了妈妈的心愿。你写的文章有几处需要纠正,一.他们是冯家塬村。二.你大爺名新启,你爺爺名新来。三.你天昌伯和你进更伯都是你三爺的儿子,是两母所生,属一父两母。四.你冯进伯是你二爺的儿子和你进更伯是一毋所生,是一母两父。另外:你三爺是过继给他姨家,妻亡家不和回归,回来是你二爺坚持訨回来的,你爺你奶不同意,因此造成兄弟不睦,你爺你奶住大楊几年。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