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西安记忆(一)东大街  

2017-04-20 13:12:18|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安记忆(一)

东大街

我是一九八二年考入西北政法大学(原西北政法学院)读书的,那是我第一次远离家乡来到省城,兹后至今三十五年,我一直生活在这个城市,所以这个城市堪称我的第二故乡。我在西安活动的范围极小,也就小寨一带。当年小寨还属于郊区,进个城最常去的地方便是东大街。今天,据说从繁华和人口密度的角度讲,我居住的小寨已经远远超过东大街,而跃居西安城的第一把交椅了。但是至今回想起来当年的繁华,还是要忆一忆东大街的。

西安这个城市,总体说来规整。我们这些从偏远山区来的青年,要领略西安城,总是先要从最繁华的地方转起,东大街当然排在前面。

记得是1982年的国庆节,我们中学那个补习班考入西安的四个同学,相约到城里去逛,首选的便是东大街。怀斌在外院,和政法一条马路之隔,我们之间常常是一抬腿就能找见对方,刘杰和玉亭在西北大学,我们主要的联系方式是通信。四个人联系之后约定时间,就到了钟楼。钟楼是城市的中心,也是东南西北四条大街的起点。外地人到西安,在钟楼底下照张相是很炫耀的事情。我们四个人,也迫不及待的在这里拍了我们进入西安的第一张合影,四个意气风发的青年人,站在钟楼西南角专门搭建的照相台上,每人背一个“黄军挎”(军绿色帆布书包),神情严肃专注,“咔擦”一声,定格成历史的镜像。

也许买了些零碎的生活用品,也许什么都没有买,但是东大街的繁华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东大街宽阔笔直,铺面林立,车水马龙,几乎你所需要的东西在这里都能买到。

我上大学的四年间,能清楚的记得的几次重要的购物活动,都是在东大街完成的。第一次是八三年冬天来临的时候,那时候大学校园里流行穿黄军大衣,我和振海(我们中学同学,时在西安医学院上学)约定,去东大街买军大衣,在小寨农贸市场每人购买了八尺布票、几斤棉花票之后,我们几乎逛完了东大街所有的服装店,那时是计划经济时代,各家的商品价格是一致的,区别只在质量上,比较来比较去,选定了两件,走到钟楼准备搭车时,钟楼北边报话大楼上硕大的时钟已经报告下午六点的时间了。第二次购物大约发生在八四年,我当时铁定了心要买一件警服(仿,蓝色红卫服)上衣和黑色筒裤。那时衣服虽然明码标的定价,但是各家的价格还是略有差别,一件衣服最多差五毛钱,又是跑遍了东大街,大约是19元买了两件衣服,很是体面了一阵子。

东大街那时吸引青年学生的,还有一个极好的去处,新华书店。新华书店在各大学,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发布新书公告,引得青年学子周日往哪里跑。新华书店在钟楼东边不远处,一幢四层楼的建筑,刚开始时的设置,售货员站在柜台后边,想买什么书,给售货员报个名,拿过来即是,后边才变成开架销售。我上大学时买的书,除了教材之外,几乎都是在哪里买的。

我结婚时的衣服也是在东大街置办的。大学毕业刚一年,我23岁,准备结婚,总得置办几件能穿得出门的衣服,牵了媳妇的手,在东大街转了两天,那时候西服已经大流行了,市场复苏,各色布料和成衣越来越多,选择就有些困难,我们两人在某一个市场选择了两身浅灰色的料子,交给裁缝店,几天之后,我们的结婚礼服就制作好了,又给媳妇买了一件那时流行的风衣。也就是那一次,我和媳妇在东大街喝了我人生的第一瓶酸奶,逛到人困马乏的时候,她提议在路边的饮料摊点坐一下,她给我要了一瓶酸奶,那种粗瓷小口的瓶子,一根吸管,我一口吸下去,就感叹世界上有人能把酸奶做到这么香甜,真是本事,以至于以后很多年,我上东大街,都去喝一瓶那家的酸奶,但是再也没有喝到第一次的味道。我给媳妇的结婚礼物是一串鸡血石的项链,是在东大街的珠宝行买的,那是用我的第一笔稿费的一半钱买的,一十八元,转出珠宝行,用另外的一半钱,给二弟买了一条运动裤,要的目的,是鼓励这个聪明的小青年,好好学习。

东大街的记忆,不全是甜蜜,也有些痛恨。我们上那阵,不交伙食费,寒暑假不在校吃饭,伙食费是要退给学生的,所以每次放假时,我们都是阔佬,人人身上都可以揣十几、二十块钱,留够车票钱,也就可以用剩下的钱采办些礼品回家。大约是八二或者八三年刚放寒假,我借了继成的一个崭新文明包包,就是那时流行的一种箱式人造革包,可以斜挎在身上的,也可以提在手里,到东大街采买回家要带的礼品,在今天的开元商场那个位置,紧邻着柳巷的,是一个凌乱的自由市场,卖什么的都有,我就在那里转悠,想买点东西,在一个摊点前选好了些物什,拉开皮包拉链时傻了眼,包里的钱踪影全无,再一看,皮包的一侧被对角线划开一条长长的口子。我当时连哭的想法都有,更多的是恨。我甚至在那里巡睃了一圈,企图找见对我皮包行凶的小偷,与之对决。但终是无果,也有老者劝我,再出门时小心云云,我气愤的心情方平息了一些,无精打采地打道回府。

城市日渐扩大,市场越来越繁华,购物越来越方便,从九十年代的中期开始,我几乎没有什么重要事情都懒得进城,以至于现在迷恋的是山川河流,旷野寂静。前几年因一趟公务路过东大街,车子顺顺当当地开过,巡睃两边,就感叹东大街的落寞与萧条。楼高不及城外,繁华远逊小寨,气派不如高新,修耸差之经开。想想,也属正常,也应如斯。让城市在扩大中发展,东大街之类的老商业区亦应退出繁华,更多地保留老城的遗迹遗址,作为历史标本似乎更为合适。

2017-3-18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