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法制精神的背离  

2017-03-30 15:05:05|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几天有两件事情反复萦绕于脑,一件事情是山东的“辱母杀人案”,另一件事情是西安的“电缆门”事件。从性质上看,这完全是两类不同性质的案件,前一个是一桩不同寻常的刑事案件,后一桩是一件浮想联翩的腐败案子。今夜和杜先生、王先生一起吃水盆,席间谈了论此事,三人皆气愤,气愤归气愤终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就说到定罪和量刑的问题,前一桩已经一审判决过了,结果是持刀扎人的青年于欢被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现在基本可以判断是个王八蛋判决)判了无期徒刑,后一桩案子也必然要宣判,就当事人杜志伟而言,可能的罪名是出售假冒伪劣商品罪,行贿罪,量刑重也重不到哪里去。

前一个案子,老百姓的思维是轻判或者不定罪,因为被伤害和致死的人是坏怂,况持刀刺人实在是一个正常人母亲受辱自己受到威胁之下的不二选择;后一桩案子老百姓的思维是应当重判,最好是凌迟或者千刀万剐,理由是你这么胆大竟然敢拿几十万人的生命安全开玩笑。老百姓的思维在理论上可以称之为儒家思维(士可杀不可辱),通俗的讲,是一种善恶报应对等思维。

可惜的是,这都不是法制思维!法制思维的本质是“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允许有弹性,根据事前的原因和事后的态度,做些从轻从重的量刑处理,但是幅度都不大。法制思维的另一个特点是“铁路警察……各管一段”,也即是老百姓关心的“辱母杀人案”中的被杀者品德恶行和“电缆门”事件背后的腐败,都不在这一段,属于另案处理的缘由所在。往深了说,除了国家法律,任何个人和团体都没有任何权力剥夺其他人的性命,哪怕是最坏的人。紧急情况下的授权除外。

这里就有了一个问题,民意的良心审判和决断与法律的审理和判决的矛盾。这个问题古有之,今亦有之。从法理上说,法律是应该反映民意的,民意认为恶的东西,法律也应当认为其恶,应该予以打击;民意所褒扬的行为,法律也应该提倡。就一般意义而言,这必然是错不了的,但是现在二般出来了。辱母者被母亲的儿子杀死了,儿子还是要受到法律追究的。现在的问题是,法律并没有错,错在对法律的使用和适用上。于欢被重判,摒弃法官和民警受操纵的因素,那么可能就是一个认识上的原因,即能力与水平,导致正义得不到伸张,邪恶没有被惩治。说严重一些,有拿着国家法律当儿戏,拿着生命当纸牌,胡逑乱判,执国家之重器辗轧天理人伦之嫌。如果受到了操纵,那就是渎职或者犯罪了。法律有惩恶扬善的作用,现在的判决,起到的作用刚好相反。

这两个案子,无一不是祸起金钱,并且这些金钱已经被资本化了,这使我想起《资本论》中的一段话:“如果有10%的利润,资本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资本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资本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的确,“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沾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其实,犯罪的不是资本,而是操纵资本的人,而为之买单的却是“无产阶级”。

2017-3-29草就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