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挑荠菜  

2017-03-24 15:43:07|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村的孩子,从困难年月过来的人,关于春天田野的第一道记忆,一定是挑荠菜。粮食过于紧张,农历二、三月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所有的花红柳绿,都敌不过腹中的饥肠辘辘。

二月二,龙抬头,一般说来就是惊蛰前后。按数九的说法,也就到了“八九燕来”的时候,成群结队的燕子正从南方的鱼米之乡向北方迁徙,性急的先头部队已经开始衔泥筑巢。覆雪已经融化,小麦开始返青,土地潮湿而松软,荠菜一类的野菜钻出地面,蓬勃生长。

“瓜菜代”是所有粮食困难时期大家共同采用哄肚子的最佳方法。大人们一声吆喝,“到地里去挑些花花菜”,花花菜是我们渭北农村对包括荠菜在内的可以食用的春天野菜的总称,孩子们就结了伙在麦地里撒欢了。笼子是普遍使用的盛具,区别只在于大小形制和精细程度,竹篾编制的“八斤笼”,形制如元宝一般,这是最精细的炊事盛器,轻而且细密。我们不说挖,也不说采,我们对于获取野菜,准确的一个字是挑,也许和我们使用的工具和取得方法有关。工具最常用的叫做“枪枪”,这是一种一头安装了铁制的类似梭标形制的枪头的木炳工具,木炳可长可短,短不盈尺, 长不过米。挑菜时铁头对准根部斜插地下,压住木炳稍微用力,一颗完整鲜嫩的野菜就被连根撬起,提住菜叶,抖落泥土,就可以收入笼中。当然,八斤笼和枪枪不是家家都有,也不是家家的就手工具都能满足每一个孩子,退而求其次的工具就五花八门了,草笼、粪笼,装馍的提包都能派上用场,锅上的铲子,灶口的碳锨,秧瓜刀,甚至切面刀都能将就,但是“挑”一定是不能变的。小孩子挑野菜,一方面是劳作,更多的是玩,玩着玩着,就经常玩到了生产队的苜蓿地里,那是生产队专门为牲畜种植的青草,我们会巧妙的躲避过看苜蓿的人,以极快的速度撅一笼苜蓿,嫩苜蓿的味道要比野菜好许多。家长们没有人会批评这种偷窃行为。

家家的主妇都在计划着面缸里的粮食,闹春荒是那个年代的共同特征。有限的粮食要能接到夏季开镰的第一场麦子,都必须考虑在伙食里加入更多的野菜。不是老百姓不知道吃种植的蔬菜,是因为我们那一方土地全是旱原,没有种植蔬菜的条件,春季不光粮食紧张,连人畜饮水都成问题,而种植蔬菜必须有充足的用水保证,况且,菜园子还是“资本主义尾巴”,即便有,老百姓也消费不起。

野菜的用量各家多少不同,但是家家户户都要野菜补充,却是铁的事实,甚至有些家庭到麦前紧张得全部要用野菜对付。野菜最常见的吃法,一是下锅。小米稀饭包谷榛子里都可以下,但是要调盐,更多的是下在面条面片里。二是蒸麦饭,剁碎拌点面,上笼苣蒸一下,但是就不如下锅吃的顺口了。三是捏“菜娃娃”,也就是我们今天说的菜疙瘩,拌入的面粉极少或者不拌面,捏在一起,状如鸡蛋大小,上笼苣蒸之,这是一种极其粗制滥造而最能果腹的粮食替代品。我们这一代人和我们的父辈,饱受它的痛苦。我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上初中时,春天教室里成天充盈的都是野菜没有消化的那种草臭味,如果谁忍不住在教室放个屁,那种恶臭就会在教室弥久不散。

从心底里说,我对吃野菜这种事情,是极为排斥的。后来我到了西安,逛过了寒窑,才知道荠菜可以包饺子,看来王宝钏真不愧是大户人家的千金,连吃野菜也能吃的这么有品位,我们家乡,断断是不能这么奢侈的。

生活水平提高了,无论城乡,野菜早已经退出了生活必须品。现在之所以还去挖野菜,纯碎是为了复习少年时代的生活,寻找儿时的记忆和家乡生活的味道,但是,开着汽车,呼朋唤类,奢侈腐败,还能找见儿时的感觉吗,自己哄自己而已。现在之所以还吃野菜,是因为迷信所谓的纯生态,而况,今天的做法和佐料、配菜还敢和当年一样吗,你还敢整个春天都一直吃野菜吗?所以我说,换个吃法,尝尝鲜可以,不要说你喜欢吃野菜。

2017-2-26

老树临风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