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夏凉  

2017-12-26 15:51:48|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井兄在一家公司当老板,一家不大不小不好不坏的公司,有车,夜里唤我夏凉去。

七月的西安,热得跟火炉子一般,傍晚时分,晒了一天的城市,正从各个角落往外蒸腾着热气,条件好些的人,总是想逃离城市,在城市的边沿去寻找一坨凉快,呼吸一下自然的空气。

    井兄驾了车,过大雁塔,绕曲江池,往东南方向而去,七、八公里的样子吧,就进入了城郊的农村,顺一条土路的岔道,踩一脚油门轰鸣着冲上土坡,隐隐约约的土原上,几堆小山般的土冢,隐隐乎乎,我们知道,这个地方是汉朝的陵墓群,两千多年过去了,帝王的陵墓仍然高高大大,树立了石碑保护着,我们眼前的陵墓,多是帝王的陪葬墓,里边埋着近臣和王公贵族。土路两旁是高高低低的庵子,几根椽交叉撑起来起来的那种三角形庵子,这一片土地上这些年一直种瓜,庵子自然是瓜农看守成果的邻舍。暮乎乎的田野里,庵子旁有一闪一闪的亮光和时断时续的说话声,亮光是看瓜人的烟头,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些闲话。

我们停下车,准备顺小路向一个较大的山包步行,突然就有了狗的狂吠声,声嘶力竭的样子,在静谧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狗的影子在通往山包的路旁窜动,虽奋力却不能前进,明显的是有铁链子锁着,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惧怕,挨在车边不敢往过走,看瓜的农人发现了我们的企图,威严地喊一声“卧下”,狗便委屈的呜呜着,我们央求人家看紧了狗,神情紧张地向小山包走去。

真正凉快的是山顶,东南风徐徐地吹着,刮来凉气和渗气,东南方远处有闪电不断地划过,那一方显然正在经受着暴雨的洗礼,而这一方正好吸收着它的凉气。北望是灯火辉煌的城市,在这里更能想象到它的热,每间房子里的空调都在向空气中排放着热气,用过滤过的空气凉爽着临时的或者永久的主人,每辆汽车都在排放着超标的二氧化碳和热量,风驰电挚般的忙着私事公事,还有那些树林般高耸排列着的烟囱,肆无忌惮地冒着浓烟甚至是火焰,而唯有这一坨千年古冢的顶端,凉风吹过,拂起衣袖,吹散头发,把遥远的雨湿通过空气的流动传递给逃出都市来此乘凉的人们。

许久,我们下得山来,吃农人一牙西瓜,说道这里的凉快,农人说,在这里睡觉,下半夜还要盖上被子,而身居城市的我们,每到七月想起那温暖的棉被就鞪乱的难受。我们可以想象,拉一领草席,掮一卷铺盖,在山包顶上那八尺见方的地面,仰天躺了,说些没盐没醋的闲话,挣眼看着夏夜月明星稀的天空,任凉风轻轻地拂过身躯,那该是何等的惬意啊。

就在想,我们费尽千辛万苦跳出农门,到都市里来混世事,得了城市的种种好处和方便,却又怀恋着农村的空气和野菜,凉爽和宁静,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吁?大抵是这样,实在想要两全,大概要等到我们很有钱有闲的时候,想住城市住城市,想去乡村去乡村,可又有谁知道,那时我们还有没有这份闲情,有没有用能跑得动的身体,所以,还是得活在当下,趁着这份闲情和时间,在山顶享受这份清凉吧。

摘自1999年7月19日的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