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我的生日  

2017-11-28 10:42:12|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生日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没有注意,我的生日在开放暖气的第二日。也就是说,北方地区真正的寒冷季节来临了,我属兔,这个季节,大地已经开始一片肃杀,兔子?能吃的,也就只有农人不小心或者有意识遗失的秋粮,还有小麦的冬苗,阳坡埝底尚未枯萎的野草。总体说来,这个季节的兔子被认为命运不怎么样。

当然,这个说法,有些牵强。这个世界上,每一秒都有很多人出生,各人的命运大不相同,甚至许多人俟一出生,命运就已经大势明了了,你是生在富贵豪门,还是生在贫贱茅屋,或者出生在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家里,这个不由你决定,这是父母决定的;你是出生在温暖花开的春季,还是出生在寒气逼人的冬季,这是必然性中的偶然,你自己决定不了,甚至你的父母都难以把握。

我出生在1963年,共和国成立十四周年,按阴历的说法,十月初一,这一天是一年当中四大鬼节(清明节,上巳节,中元节,寒衣节)的最后一个,也是严寒来临,冬季正式开始的时候,阳间的人换季加衣服,也要给阴间的人烧寒衣,可见阴阳节奏是一致的。我的出生地在黄土高原南沿的渭北旱原白水县一个小村子困难的大家庭,那里的冬天比关中平原来的早得多,纬度高,地势高,冬季风大气寒,这个季节出生,取暖只能是土炕,没有冻死已经是大幸运了。19591961年是我们国家著名的三年困难时期,饥馑年月刚刚过去,我在娘胎里一定是先天营养不良,生下来的时候,按母亲的说法“瘦得像一只大蛤蟆”。是生命,总是要选择抗争,何况还有一大家子人的呵护。经历了许许多多的病痛和磨难,经风沐雨,看到彩虹,长大成人。

从生活的地域上来划分,我的生命历程总体分为两个阶段。一十九岁之前,我生活在农村,有限的几次走出我们村的距离不超过50公里,铜川的一个小山沟,父亲工作的地方,一家地方军工企业。一十九岁之后,我生活在城市,那是我上大学之后,我来到西安这个大城市,此后我虽然漂洋过海的去过很多地方,但仅仅是逛逛而已,很多年以来,我一直学习工作生活在西安小寨周围。

农村有农村的生日,城市有城市的生日,不同历史时期和境况下也有不同的生日。我在农村的生日,总体叫做简单,大部分的时候,生日被忽略和忘记,偶尔记得,也是母亲记得,待遇是一枚鸡蛋。也曾经有过,头一天或者头几天还记得,但是到了生日那一天,却忘记了,事后才想起,不管记得不记得,年岁总是在增长。进城之后的第一个生日,我就牢牢的记着,但是我不愿意惊动任何一个人,我庆祝自己生日的方式,是午餐给自己加了一份肉菜,吃完后,带着饱腹的快感高高兴兴地去上下午课。第二年,我20岁,在我的心思里,这是个重要的生日,因为按照中国的文化传统男子二十岁算成年,行“加冠之礼”,以示成人。我这时在城市生活已经生活了一年多,有了点大学生和城市青年的形象,我下午专意出门,在小寨的国营理发店理了发,当时流行的一边倒的法式,又在理发店隔壁的国营照相馆照了一张标准照,我至今对那张照片自恋不已。下午回来有意无意地在宿舍透露了我二十岁生日的信息,晚餐的时候就有几个好朋友买了晚饭较为丰盛的晚餐和我一起热热闹闹地来宿舍吃,越吃队伍越大,最后几乎全班的男生都来了,大家说了许多祝贺祝福和鼓励的话,让我感到很受用,很温暖,很飘忽。

此后在城市的生日就有一搭没一搭了。忙忙碌碌慌慌乱乱的生活把生日冲淡得时记时记不得的,好在我一直有记日记或者写一点东西的习惯,有时在生日前后也发一点感叹,算是自己记得,但总是不敢提及自己过生日的事情,主要原因是这么多年没有什么大的成绩,想不起来用什么安慰自己的生日。

大约是五十岁,古人叫做“五十而知天命”,惦念我过生日的人逐渐多起来了。大数据时代的营销和人文关怀加之便捷的信息传递模式,使得和我有业务关系的一些机构送来了祝福,比如我存钱的银行,比如我使用其服务的移动公司,我使用其邮箱的网易公司,还有营运QQ的腾讯公司,甚至我留过身份证信息的各种证券公司,咨询公司等等。家人朋友也会给我发来各种祝福,女儿大了,自是应该记得老爹的生日,路途遥远,不能为之买一只蛋糕?,但总是可以发一条微信或者打个电话;老妻相濡以沫几十年,问候断断不可少;两个弟弟,每年都记得老哥的生日,少不了祝福和问候;要好的朋友,在一起喝两口小酒,送个生日礼物,让人感动;就连老爹老娘,都会发一条短信,让我眼睛?潮湿得一塌糊涂。

所有的生日仪式中,感到最温馨的是去年,晚餐,夫人在家做了几个小菜,相对而坐,点上一队彩色蜡烛,熄灭电灯电棒,变幻了蜡烛的队形,呷一口红酒,我们沉浸在蜡烛低矮的光明当中,遐想曾经的日子和未来的日子,竟然有些呆醉。日子其实有些象烛光呢,总是近处的清晰光亮,远处的模糊灰暗,所以活在当下最有道理。

我比干儿大三十岁,我五十岁的时候他二十岁,我们都是十一月的生日,他在月头,我在月中,那一年,我们一起过了一个主体为“五十岁与二十岁”的生日,看到孩子长大成人,切实感到“我们不老,天理不容”,再过几年,我们将退出工作舞台,世界归结还是年轻人的。前段时间,是干儿二十四岁的生日,明年开春,他即将和女朋友共赴澳大利亚留学,我们两家人聚在一起,勉励孩子,李老师就说今年也给你过个生日吧,我开始还有点扭扭捏捏,但是架不住李老师和大家的热情,随即便定下包间,过就过呗,年过半百,也轻狂一回,吃大餐,喝好酒,犒劳平淡的人生。

2017-11-16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