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过年  

2017-01-30 12:09:34|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年

    这里说的过年,是农历年,也即春节。公元纪年的年节是元旦,淡的没有什么味道。去年做一小文《年味》,意即闻到了过年的味道,算是过年的序曲,那么,今年就该《过年》了。

过年是个节日,看一个节日是否重要,可以从政府和老百姓的态度得出结论。政府的态度体现在放假上,年节放假三天,国庆节放假三天,是一年当中放假最长的两次。七拼八凑的接上两头的周末,国庆和春节就都能放一个礼拜假。老百姓的态度体现在节日的气氛的隆重程度上。那国庆节就不能和春节相提并论了。国庆节基本是用来旅游的,除了政府有点仪式之外,老百姓则毫无仪式感。而过年是用来走亲串友家人团聚红火热闹的,筹划准备早,持续过程长,仪式礼节多,喜庆气氛浓,节节涌动就把节日喜庆的快乐气氛推向了高潮。

我们渭北的风俗,大年初一早上,一定是要听谁家的鞭炮声早。整个村子,一家的鞭炮声响了,家家户户的鞭炮声就跟着响起来,惊得鸡飞狗跳。清早即起,洒扫清除在这一天显得格外重要,即便是平时懒惰的人家,这一天也会破例。爱睡懒觉的孩子,被家人哄唆着起床,有道是,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这新春的第一个早晨,显得是多么重要啊。妈妈也会哄孩子,今天的行为,将会是你一年的面貌,早早的起床,有新衣服穿,有好饭菜吃,还不用做功课做家务,孩子们自然愿意起来在门前成堆地撒欢。

鞭炮声息,家家户户的房顶上就升起了炊烟。一天两顿饭是家乡的亘古不变的饮食习惯,早上这一顿讲究的是早,黑面馍换成白面馍,包谷糁子换成红豆稀饭,吃了一冬天的蔓菁酸菜换成豆腐白菜,就是过年的早饭。吃过了早饭,漫长的中午是乡人们聚乐的好时光,人民公社生产队的年月,乡村的文化生活就是唱大戏,稍微有点规模的村子,都有戏楼,要么是古装戏,要么是样板戏,孩子们在戏台底下撒欢,大人们听点戏文,中学生们刚好借机会会同学,和心仪的异性眉目传情。午饭是过年的正席,有钱的人家吃装碗席,穷人家吃飘碗席,最奢侈的菜蔬是大肉,几乎家家户户都要有的。装碗与飘碗的巨大差异就在于大肉的数量上。数量通过形制区分开来。一般上九盘菜,四角里有肉。装碗是夯得实实在在的大小方肉或者条子肉蒸碗,飘碗就只是在表面飘几片肉。

初一在吃喝和娱乐中度过,初二就开始拜年,走亲戚,俗称出门。亲戚们也都会提前约好,那一天去谁家。有老人的家庭,一般会把客人约在初二,客人一般在家吃两顿饭,来时提一包点心,若干花馍,吃完中午饭,主妇们开始丢馍,回馍。丢馍也就是把客人拿来的花馍给自家丢下,但是不能丢完,有严格的礼俗。回馍就是给客人回礼,回的是小馍,类似于今天的旺仔小馒头,也有严格的换算关系,小馍不以个论,说的是盘子,一盘子是四个。既然是拜年,就要行大礼的,晚辈给长辈行磕头礼,长辈给晚辈中的新客(新媳妇,新女婿)回礼,回礼或者一条毛巾,或者一顶帽子,不一而论,小孩子磕过头之后总能得几毛钱的压岁钱。拜年的大部分时间是坐在热炕上拉家常,男人们讨论过日子的路数,种庄稼的要领,女人们更多的是学说媳妇的不是,也捎带搬弄些是非。

正月初上的日子一直到初七都是拜年,初五是一个节日,叫做破五,或者打五穷。仪式是家家户户在庭院放一挂鞭炮,把穷从家里赶出去。放完鞭炮该拜年还拜年,走完亲戚就在家呆着,或者找些鬼五吹六的伙计们神聊。初七又叫做人齐,习俗是这一天家里人都要回来聚齐。初七也是个分水岭,这一天之前,是晚辈给长辈拜年,这一天之后,乡村就有了走村串户卖灯笼的吆喝声,我们家家穷人多手巧,很多年都是制作灯笼的。兹后是长辈给晚辈送馍、送灯笼,长辈到晚辈家中去。父母给出嫁的女子送馍,也有娘家自家长辈给追往(以亲戚关系来往)的外甥女、侄女送馍,有些家里女子多,初七、八还得再蒸一天馍,诸如鸡娃馍,荐(音)娃馍(形制如鱼),糕。糕是极讲究的,是娘家送给女儿孩子的重礼,讲究些的人家,给头胎的外甥从出生当年开始送糕,糕一年比一年大,灯笼也一年大过一年,一直要送到孩子十二岁,最后一年为满灯笼,这一年的糕要用一斗白面,蒸出来的糕筛子一般大小,将近一尺的高度,这么大的馒头要分好几次蒸,先蒸个小的,外面裹上一圈大的蒸熟,再往上裹面,一直到一斗面用完,捏上花边,制些造型,垫上核桃和枣,一个庞大的糕才算完成。送馍的队伍中,常常可以看到挑了担子的汉子,一头用筛子盛了糕,一头挑着零七八碎,扁担梢子上挂着硕大的红灯笼,这一定是有一个少年要要满灯笼,从此也意味着这个孩子成年了。送馍要持续到正月十四,再之后就晚了,因为从十四晚上开始就挑灯笼,连着挑三天,头一晚叫做引灯笼,家家户户的孩子打了灯笼到门前显摆,比谁的大,谁的亮,谁的造型好。第二晚才是正式的挑灯,第三晚上叫做磕灯笼,灯笼们在村巷里磕磕碰碰,就有烛火点燃了灯笼,惊恐中夹杂着掩饰不住的尖叫,灯笼烧着了,烧完了,今年的灯节就结束了。灯节也叫元宵节,我们不这样叫,我们就直呼正月十五的大名,也没有吃元宵的讲究,咥一顿饺子就结束战斗。

过了正月十五,乡下的年节基本就算结束了,孩子们该上学了,勤快的农人也该下地了,按农谚也已经到了五九六九河边看柳的时节,冰河开封,柳吐黄嫩,过年也到了收官的时候,最后一道工序是正月三十燎秆。家家户户在自家门口扎一捆柴草点燃,家庭主妇从炕席底下扫些灰钱串串,把擀面杖、切菜刀和衣物在火上燎一燎,一边说:燎百病,燎干净,满年四季不生病燎干亦是一种祛除瘟疫的仪式性活动。这个时期大地复苏,节气交替,正是疾病最容易流行的时间。小孩跳跃篝火,既欢且乐,祈求吉利。老一辈的人们认为一年中的晦气会被熊熊火焰燎干净,通过让火燎灾,驱瘟,以此期盼一年顺心如意,身体健康,无病无灾。而随着这一天燎干的结束,这个大年算是真正过完了。

现在的人老在说,过年越来越没意思了。写这篇文章之前,我一直还没有找到越来越没有意思的原因,写完这篇文章,我才明白,没有意思是因为衣食富足,人们不再期盼稀奇的美食花衣,因为平时均可得到;没有意思,是因为缺乏仪式,既不庄严也不热闹,意思正贯穿在环节当中。现在过年,我只盼望团圆,盼着回家看娘,盼望孩子回家。

2017-1-21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