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忠实之死  

2016-08-03 17:16:57|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忠实之死

429天刚亮的时候,陈忠实去世了。以陈忠实在当代中国文学的地位,这不蒂在关爱文学热爱文学的人们心中发生了一场大地震,把很多人都震晕了。尤其是在陕西这样一个文化大省。

表达对文学大家的哀思,当然是用文字和其衍生的传媒方式。官方的报纸们,电视们,电台们,民间的QQ们,微信们,都在用各种各样的文字和语言、图像视频在表达着对先生的纪念。比较早的看到的一个纸媒标题是原上曾经有白鹿,人间从此无忠实,应该说这是比较好的一副对联,对仗尤其工整,但是偏有好事者曲解和调侃,尤其是对下联,人间从此无忠实,这还了得,忠实这可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啊,所以第二天就有了另外一副和这个意思一致的标题,叫做长安犹存白鹿原,人间再无陈忠实。无论怎么说,无论是《白鹿原》还是白鹿原,都是和陈忠实紧密的联系在一起的,是永远对仗工整相互辉映的两个名词。

人总是要死的,以陈先生的年纪,在今天的社会,去世的似乎有点早,刚刚达到中国男人的平均预期寿命,况以他的名望人品和大才,读者都希望他能活的更久些,能看到他更多更好的作品,能帮助更多的人,能推进地方文学事业的发展,也是对好人长寿的祈愿,但是他永不回头的走了,与圣人同寿,把更多的伤痛和遗憾留给了爱他的亲人和敬他的读者。

我与先生,准确的说,算不上有什么的交集,也谈不上友谊。认识先生,是在一九九二年五月,我所在的单位,承办了共青团陕西省委的一个活动,《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五十周年作家编辑大学生座谈会》,我作为团委副书记,协助组织了这次活动,来了很多名家大家,陈忠实先生也在其列,那时他还没有轰轰烈烈的名声。他那一张皱纹纵横的脸上略显疲惫,现在想来,那时《白鹿原》应该刚刚写完。

第二年春天,西安的文化圈子里传颂着陕军东征的消息,先生的《白鹿原》自是打头阵的作品,书店里卖的洛阳纸贵,我急忙买一本来读,竟然读的放不下。先生的文笔昂扬而悠长,令人回味无穷;先生的叙事深沉而激荡,观之如临现场;先生的构思机敏跌宕,知之大巧无技。

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曾经读过很多文学著作,但是《白鹿原》给我的震动是别样的。这震动,来自于小说生长于我们生活的这块土地,关于山川河流的描写,关于风土人情的描述,关于人物性格的刻画,都是我们非常熟悉的,熟悉到了睁眼可以看见,闭眼可以体会,伸手可以触摸的程度。这震动,来源于小说对我们民族的纪事,相比较于很多名著,先生的写作(尤其是《白鹿原》)是在纵深上记叙我们这个民族的历史,也正如先生写在《白鹿原》首页上巴尔扎克的那句话,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尽管这纵深只有半个世纪,但是这半个世纪却是中华民族发生巨大动荡结束封建社会经历中华民国建立社会主义的半个世纪,虽则在白鹿原上翻鏊子,却也反映了那个时代中华民族的波澜壮阔的大场景。这震动,来源于先生对两大家族矛盾的精彩架构和人物性格的深刻揭示,两大家族是源矛盾,也可以称之为家族生态矛盾,在波澜壮阔的革命进程中,这矛盾有融合有加剧有深化有淡出,而所有的变数与冲突,都来自于亘古不变的儒教和变幻不定的时势。正因为如此,这些矛盾,才变的真实而贴切,顺理而成章,在原上的小背景和时势的大背景下恢宏壮观。这震动,来自先生对人性的深度挖掘。自然的人性包括性描写,按先生的话说是撕开了写,我一直在揣摩这句话的含义,窃以为就是回归本源原生态的写,是怎么样就怎么样写,并且力求写到位。须知,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未九十年代初,敢这样写的作家还不多,尤其是在严肃文学作品中,先生的写法,算是一种突破。自然的人性包括趋利避害的行为方式选择,而这种利害往往都是能看得见的眼前的利害,比如原上农人,选择都是依据这一法则。当然,还有更高境界的人性展现,它是由小我到大我的升华,由儒道到大义的升华,由理想到信念乃至于信仰的升华。

我与先生,虽然没有什么交集,但是在我的朋友当中,有两个人和先生交往甚多。一个是我中学时代的同学,作家王明理(笔名白草根),他的两部小说《烟神》和《阴阳鱼》都是陈忠实先生给题写的书名。他和先生来往颇多,算是忘年的文友,时常给我们谝与先生交往的一些情节,关于先生的脾气秉性、与人交往、支持后学、作协工作等等我们所了解的先生,皆来自于他。另一个是西北政法大学的李青霞教授,李教授是我们家干儿的妈妈,她是搞文艺理论和文学评论的博士,她博士后出站的课题是陈忠实研究,因为研究工作的需要,和陈先生建立了友谊,成为系统地了解和占有陈忠实研究资料的少数专家之一,2014年,她出版了《陈忠实的人与文》,凡40万言,既有对陈忠实文学道路的整理与梳理,也有对陈忠实文学作品的深度研究。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也少不了谈论陈,当然,更多的是她谈,我们听。我了解的陈忠实,更多的是二手资料,但是,从陈忠实去世之后社会各界对陈的共识性溢美中,也印证了我从他们那里听到的评价。

我一直认为,文学是所有人的精神食粮,与作家是否熟识并不影响对他的尊重,陈与我,正好是这样的关系;作家提供的精神食粮越是受大众喜欢,作家得到的赞誉也就越高,这是就文学而言。当然,如果这作家的人品再好,那喜欢和爱戴的人就更多了。作家越就能够长久的活在读者心中了。

2016-5-15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