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村头那株老柏树  

2016-04-22 22:36:27|  分类: 我爱白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村头那株老柏树

    岁数大了,越来越愿意怀旧。去年做过一篇小文章,题目是《老槐树祭》,做那篇文章的时候,想起我们村子的老柏树,老槐树在村东头,老柏树在村西头,也产生了去看一看老柏树的念头;今年正月二十日,高中的同学在白水县聚会,来了我们村的两个女同学,王玉玲和王西草,我问及老柏树,他们很默然的回应了我的关心,当我提出去看一看老柏树时,他们还是乐于陪我去;今天,邻村一个高中同学的父亲去世,我专程从省城回去吊唁,饭后,和同村的另一个女同学朱竹芳又念及此事,朱同学麻利地联系了两个王同学,我们算是村子里那一级读过高中的少数人的一部分,一起来到了老柏树下。

    东头的老槐树姓毛,西头的老柏树姓王。但是老柏树如同老槐树一样,也被两个王姓家族纠纷,我不知道最后的结果,也不需要知道最后的结果,但是有一点是明确的,他们都属于桃洼村,都是这个村子的瑰宝。不同的是他们的命运,老槐树早在二十多年前被恐惧和迷信,被无知和自私伐没了,而老柏树还在,依旧魏然屹立在千百年来它坚守的土地上,只是被更多的人朝拜,他已经不再是一株简单的树,而成了一个村子的象征,被赋予了神奇和魂灵,被尊重和膜拜。

    凭肉眼看不到老柏树的任何变化。也许是岁月模糊了记忆,但是老柏树的树轮肯定每一年都在增加。孩提时的老柏树高大魁梧,静立在空旷的打麦场上,周围只有一棵矮小的土梨树(被戏称为一柏另一棵土梨树),显得十分高大,胸围两个成年人都合抱不住,树身上钉着拴马的环铁,常有轮休的骡马拴在树下,牲畜们也就在那里拉撒,孩子们在那里玩耍。

人口在不断增加,村子也在不断扩大,我离开故乡已经三十四年了,每次回家,都匆匆忙忙,无暇看老柏树一眼,老柏树站立的位置虽然没变,但是周围的环境却已面目全非,老柏树已经到村子里边,就在一户人家庄子的后墙边,茂盛的枝叶已经覆盖了那户人家的屋顶和庭院,仍然是沧桑的枝干顶着葳蕤的树冠,我把着树身巡睃了一圈,没有看到我想看到的东西,我想看见的是一枚小小的标签,上面写着古树名木保护的编号。但愿是我的疏漏。

中国有三大古柏群,黄帝陵古柏群,仓颉庙古柏群,孔庙古柏群,这三大古柏群我都去看过,前两个古柏群都在陕西,在同一个纬度的桥山山脉,看来陕西是适宜生长柏树的地方,仓颉庙在故乡白水县的史官乡,我曾经很多次去过那里,依那里的柏树推断,我们村的老柏树树龄当在两千多年乃至三千年,它孤独的生长在我的桃洼村,不像古柏群的柏树有那么多的记载和传说,它也许是一个名人手植,也许是一个普通的老先人某年春天植树活动的遗留,或许还是某一只鸟儿丢失了的粮食发芽,但它从众多的树木中脱颖而出并且走过远古来到今天,一定是见证过我们这个小村子的沧桑变化,见证过树底下的悲欢离合,也说明我们这个小村子有着悠久的历史,深沉的文化。

祝愿老柏树万年长青,千万不要重蹈老槐树的覆辙。

2016-4-17毛永波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