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得杨邦俊老师印记  

2016-12-09 16:19:11|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得杨邦俊老师印记

    我和秦茂同事,秦茂与杨邦俊老师故交。

    知道杨老师大名久矣,虽然同在一个单位工作过,我只是远远的看见过他,也没有说过话,得以近距离接触,在一个桌子吃饭,还是最近的事情。

事情的起因是我今年六月某日和秦茂闲聊,聊到书法和治印,也就聊到在西安城名气大大的兰台三友。兰台三友均为六十年代毕业于名校图书馆专业的学生,三人都曾在大学的图书馆做过馆长,兰台是旧时图书馆的别称,他们三人长在一起切磋,也就有了兰台这个雅号。三人艺术修行各有特长。赖伯年做过党校的图书馆馆长,工古诗词,诗词好的了得,尤其擅长嵌名绝句;陈云龙做过长安大学图书馆馆长,擅长书法,师从曹伯庸、陈少默,得了先生真传,真草隶篆俱佳,现在是西安城里响当当的书法家;杨邦俊做过陕西经贸学院的图书馆馆长,工于治印,刻过的石头千千万,也算是西安城里的治印名家,晚年自号印翁。秦茂说他和杨老师熟稔的很,我也算个书法爱好者,也曾揣摩着刻过几方印章,就提出来让秦茂求杨老师制两方印,秦茂不假思索的就答应了,其时杨老师正在日本旅游,答应回来就给我刻。可是我的章料却迟迟未能提供,中间秦茂还问过我几次,我都有些不好意思。

九月份刚开学,某一天秦茂捧来一只精致的印盒,里边躺着两枚雕纽一致的方印,一方是我的名章白印,另一方是朱印厚德载物,说是杨老师给我把印刻好了,托他捎来,我就有些囧,因为印石还没有送去,事情已经如此,我给秦茂说,那就请杨老师吃个饭吧,但是闲事太多,总是一拖再拖,中间酒酣耳热之际,也给秦茂说过几次要请杨老师吃个饭,一直到了十月底,才和杨老师一起坐了坐。杨老师不大喝酒,几样简单的素菜,一碗粥,我们也跟上素食了一回。杨老师送我两书,一是《兰台三友诗书印》文是赖老师的大作,书是陈老师的手笔,印自然是杨老师的手工;另一书是杨老师的自传体历史回顾,名曰《无庸讳言》,读之算是对杨老师有了更多的了解。

那夜临别前,我给了杨老师两方小料,请其制一方名章,一方闲章,眼看着一月过去了,心里就有些嘀咕,怎么还不见杨老师回话,秦茂这时又捧了一只印盒给我送来了,打开看时,喜出望外,不是两方,竟然是四方印章,除了一方名章之外,其余三枚形制各异,分别为鹿鸣、长乐、妙笔,俱为朱线,我就又觉得有些受之有愧。心里充满了真真的谢意。

在书法篆刻领域,我充其量算是粗通文墨。杨老师所治鹿鸣,鹿字我并不认识,发微信求教我大学同班同学宫烨文,他对书法篆刻颇有些研究,我当年治印就是跟上他溜的,他旋即回复,除了解惑之外,又给了杨老师的篆刻极高的评价。认为其承秦汉法度,古风沉幽,构思别致,如风行水上,气象丰恣,印文雅致,有典型的古朱线体风格。询罢烨文学兄,久久研读杨老师印文,爱不释手,蒙杨老师厚爱,亦坚临书之志。诗曰:

丙申初冬读印翁,

铁线雅致凭古风。

分朱布白巧挪让,

壁上风流最点睛。

2016-11-30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