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殇世奎  

2016-11-28 17:23:06|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殇世奎

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十月二十八日早上不想上班。在床上碾转反侧,直到九点钟才起床,磨磨蹭蹭到十点钟出门,还搞不清是去上班还是去找一个熟人,办一个今天可办或明天后天乃至于可以推后很长时间可以办的事情。这时办公室有几个电话打来,才确定了去办公室,就在这时,好朋友杜刘杰从广州打电话来说,恒恒(皇甫世奎的儿子煜恒)打电话说,他爸正在一附院抢救,这时我正好驾车走到长安门政法大学门口,顿时感觉不好,竞然忘记了在政法大学门口调头,反而向右朝杨家村驶去,在死胡同口艰难地调头出来,又错过了几个可以调头的口,最后一直走了几公里到南三环北边才调过头。在一附院停不下车,就心急火燎,给恒恒打电话,娃说他爸没有抢救过来,我问了地址,企图乱停车,孩子又打电话,说让我到太平间。顾不了那么多,车子胡乱的在马路边泊了,预备着交一百元罚款。

在太平间门口见到慌乱的家属,一辆运尸的小平板车在几位工作人员的护送下,推进了太平间,恒恒说,车上躺着爸爸。我随后进到太平间,工作人员正在给世奎更衣。脸上盖一块毛巾,肚子涨得老高。一股惊悚和恓惶袭过心头,我看见这个朋友是真真切切的死了。

我与世奎相识,在一九八0年的九月。那一年七月,我高中毕业,我是林皋中学的学生,到尧禾中学补习,插班到他的班级,我在那里呆了大约不到两个月时间然后就回到我的林皋中学去继续补习,当时我们并没有多少交往只是认识而已,大体的情况了解一些,知道他是恒寨人,英语学得好,此后各自忙碌,我在1982年九月到西北政法学院上大学,知道他在尧禾中学补习一年之后又辗转到白水中学补习,19839月他考上西北大学英语系。那时我的两个朋友杜刘杰和段玉亭也在西北大学,他们之间来往也比较多,我们经常有走动,和世奎经常可以见面,慢慢地就越来越熟了。我知道他那时家庭困难,正在上大学期间他父亲病故,为了支撑家里的生活,他休了一年学,1988年大学毕业分配到西安矿业学院工作。

西安矿业学院和我当时所在的学校陕西商业专科学校同在小寨东路上,直线距离不超过500米,是老乡又是同学还是熟人自然来往就多一些,当时我们都是单身,我经常去他那里玩,他也到我这里来玩,甚至我们到大雁塔散步都能够互相碰见。在一起聊聊见闻,谝谝闲传,也谈一些工作和生活的设想。

生活的困苦经常逼迫人产生一些想法,他的想法总是比我们多,也落实的好。当然这也和他的家境有关,他的妻子大约在第一批下岗潮中就中枪了,孩子还小,家里还有个失去劳动能力的老娘。九十年代初期,他提出办一份杂志,我们还在一起商量过几次,因为困难太多,最后不了了之。有一次,我到他宿舍,看见满屋子的人忙忙碌碌,知道他组织了一帮老师在为一家中外合资的公司翻译文件,说是能挣到一笔可观的钱。后来,他又在老家承包过果园,经营过出租车,承包过一些小工程,从来没有停止过折腾的脚步。

世奎是个热心人,但凡能帮上忙的时候,总是不遗余力。我那几年老丢自行车,他妻子当时正好在一家五金公司卖自行车,有一次他到我们家闲聊,知道我们刚丢了一辆自行车,就和他妻子联系,我在他夫人那里买了一辆样品车子,品质也是正品,但是节约了不少钱。

在孝敬老娘的问题上,他算是受了不少委屈。有一个时期,他把老娘接到西安来住,农村的老太太,闻不惯城市马路上的汽车尾气,听不得城市的喧嚣,嫌城里的楼高人不熟,成天闹活着要回家,但是回到家里没有人照看,又放心不下,所以就成天的哄着。后来,老太太活得有些糊涂,颠三倒四,尽管他经常回家去看,每次都要给钱,但是老太太老是给别人说,世奎不回来看我,也不给我钱。这话传到世奎的发小那里,发小们就来批评和责问,世奎百口莫辩,哭笑不得。

这几年我们几个人因为收藏的原因,老在一起钻着。有一段时间,一周要活动好几次。但是好景不长,我就闻知世奎得病的消息。世奎是个要强要面子的人,情绪尽管不高不好,但是从来不在我们面前述说病情,刘杰知道的情况似乎多一些,但也闪烁其词,我们也从来不议论世奎的病情。他从查出来有病至今大约有四年了,学校的人也不知道他的病况,这四年间,他还一直在坚持在讲坛上,只是本学期病情加重,才离开讲坛。暑假以来,他断断续续的住院,我们要求去看他,他总是谢绝。九月下旬,我和刘杰到家里探望他,这时他已经开始化疗,他原来肤色黑,这时已经变白,似乎还有些红光满面,明显的肿胀,头发几乎全白了。虽然自述有些疺困,但我们看精神头还可以。我们只能说些苍白无力的安慰话。

这一次住院是国庆节收假之后第一天,当天,我们在微信群里还有互动,之后就再也没有他的动静。纷扰的社会让人忙的陀螺一般的旋转,而他的生命却停歇在了十月二十八日上午,那一天,秋风萧瑟,秋雨绵绵。

这世界每一天都会有人死亡,但是绝大多数和我们毫不相干。我们只把思念和悲痛抒发给和我们亲近的人,纪念他的品行和好处,感觉失去他给我们带来的感情缺失。斯人已逝,他并不感到痛苦,真正苦的,是活着的人。

2016-10-31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