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石峡沟·冬  

2016-01-24 02:01:20|  分类: 逛遍秦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石峡沟·

立冬后某一日约刘总进山,刘总说,天气预报说明天有小雨,恐怕哪都去不了;上午在家闲的里出外转,井兄打电话说,进山吧,分水岭上的雪景好看得很呢,我从窗户往外看了看,房顶是干的,路也是干的,那就进山吧。再约刘总,我们两家四人一车,井兄和夫人一车,分头行动,几乎同时到达分水岭。这分水岭是210国道经沣峪口到陕南的公路最高点,历史上称之为子午道,岭北一侧写着黄河水系,岭南一侧写着长江水系,这也是分水岭的含义。

立冬前后分水岭上的降雪早已经消化,落叶的乔木也已经枝头光秃秃的了,几只寒鸦飞过,远处云山雾罩,冻得有些哆嗦,下山径奔石峡沟而去。

枣已经落光,光秃秃虬乱的枝条,显示着它的沧桑和老辣;柿树上落的一片叶子也没有了,只有满树红硕的柿子还吊在枝头上,伸手就可以够一个,在手里捏一个顺手掰开,渗渗的甜。山依然是红绿相间,只是多了些黄叶和秃枝,那是落叶的乔木。

冬天是吃火锅的季节,我从古玩市场买了一只硕大的铜火锅,在小卫的当院里生起火来,炊烟袅袅,真可以想象一下奥,青砖小楼,红柿枝头,小犬围转,火锅置一小櫈上,几个中年男女煽风点火,熏的鼻涕眼泪。虽然吃火锅的实践不太完美,但是却找到了少年时期在渭北旱塬上生火锅的感觉,那是一种少年参与待客的热情,是在玩耍中的辅助烹饪,更有那一种香的滋味,香透农家小院。

小雪节气的第二日,小卫在微博上晒雪景,还是那个熟悉的农家小院,还是那个熟悉的山坳,已经白茫茫一片,山已经看不见一点点红绿黄,俱是白色的世界;近景的枝条上,有如雾松的晶莹;门口小灯笼一般的红柿子,带着白雪的帽子。小院显然被清扫过了,只在小树下、埝畔边堆些积雪,几株仙掌科的植物,还青青的绿着,在雪域中,抖擞着生命。厨房屋顶的白雪中间,冒一股饮烟,婀娜着身子,扶摇直上。

那场雪来得快,消得也快,毕竟时令还早,雪也下的薄,但我却一直惦记着那雪中的美景,也下定了决心,在大雪纷纷的时候,一定要上一趟秦岭,去一趟石峡沟,看看雪中的峡谷,但是老天爷似乎专门和我们这些骚人作对,就是不肯降一场大雪,一直等到了大寒,西安城稀稀薄薄的落了一层小雪,太阳刚一出来,就化成蒸汽烟消云散了,有报道说,秦岭的积雪有十厘米厚,电话求证小卫,小卫说,雪是下了,但是不大,也没有太落住,也就取消了进山的行动。大寒之后两天,元月22日,农历乙未年腊月13,早上起来,看见了城市的积雪,驱车去神禾原办事,越往南走,积雪越厚,时鹅毛大雪,纷纷扬扬,积雪可埋脚踝,车行非常艰难,想秦岭一定雪更大,就决计等天放晴,必须进山。刘总夫妇如我一般,也是急不可耐,次日早上即打电话来约,下午三人一车快乐成行。

出城的道路积雪已经清除消化,只是道路中间和两边还有堆积的残雪,但是已经被污黑,车子行到沣峪进山口,被公安检查站的牌子挡住了去路,竖牌子上写的是“交通管制,禁止通行”横牌子上写的是“路有积雪过往车辆请做好防滑措施”,几个工作人员立在牌子边,说是没有安装防滑链不能进山,前边有好几辆车子见到牌子就掉转头回去了,我们商量之后,决定现买现装,一副防滑链壹佰捌拾元,和欣赏美景的想法比较起来,实在不算什么,况且兜售防滑链的人就站在旁边等着你的一句话,至少安上防滑链有了心理上的安全保障,况且还能起到实质上的作用,毕竟安全才是第一的么。经过将近一天的清理,210国道的积雪大部分被清除,但是阴面的道路仍然有被碾压的溜光的积雪,我们的防滑链发挥了重要作用。公家的班道工人只负责国道的积雪清理,而进入石峡沟之后却是另一种天地。

“沣峪第一沟  石峡沟”高大雄伟的门楼上,堆落着厚厚的积雪,入门就是乡间的道路了,老百姓没有铲雪的机械,只是用木锨和推子清理出仅仅供一辆小汽车出入的道路,道路蜿蜒曲折,路边就是五、六十公分的雪墙,建筑的屋顶上,至少有三、四十公分的积雪,纯生态的节奏,便棱齐齐整整,雪面随物赋形。小卫家的院子在一排房子的里头,从路边到他们家的招待大厅,只铲出来一脚宽的小道,厨房门口,堆了一个硕大的雪人,脑袋就有斗大,俏皮的戴着一副墨镜,

穿着白雪公主的裙子。其余的雪还都原封不动的静卧着。

说这里现在完全是雪的世界不太准确,毕竟雪停了超过一天,毕竟秦岭的山是石头做的,有呲牙咧嘴的石头,有高山上留下来的溪水,还有漫山遍野的树木,我就想起伟大领袖那首气势磅礴的《沁园春 雪》,那里边说,山舞银蛇,原驰蜡象,银装素裹,我相除了夸张的修饰手法之外,还是真的,因为陕北的山都是土山,如馒头一样,缓慢的起伏,严寒和持久的干旱除了生长灌木长不出大树,这里则不一样,山高岭峻,大树参天,壁立的石仞落不住雪,雪后的狂风已经把树枝上的落雪吹怠干净,甚至迎风的坡头上露出了赤裸的土壤,主体虽则还是雪,但是还有黑皲的乔木伸延,黄色的山坡不规则的裸露,青松与翠竹迎风傲寒,恰如铺陈在白色画布上的油彩,把峡谷点缀的丰富多彩。但是,看看这里的天吧,瓦蓝瓦蓝的,不飘一朵哪怕是一丝云彩,蓝的纯碎,蓝的湛深,蓝的通透明亮,高高飞过的山鹰,似乎是要被吸到天上一样。

朋友相见,小卫急着安排烹鸡烧菜,围着客厅的刚炭火炉,就喝得酒酣耳热,走出门时,一轮明月,刚刚从东边的山丫上露出笑脸,清辉照着积雪中静谧的山村。掐指一算,今天农历十四,明天月圆。

2016-1-24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