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岳父 粗瓷  

2015-10-10 11:03:18|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应承了亲家很久的故乡之行终在国庆节长假成行。第一天游罢美丽的林皋湖之后在白水县盛都国际宾馆晚餐,酒足饭饱之际,刘兄天才提出第二日返程路上可顺路游览澄县尧头窑遗址,吾妻云钗雀跃拥护,众响应。第二日游罢仓颉庙,在史官乡西丰官村某家果园观赏采摘,嗣后即赴尧头。

妻之所以雀跃,皆因与瓷有源有缘也。某之泰山,乃粗瓷民间艺人(超越一般匠人),其家日月,因瓷而得福。

从秦家河沟沟底过洛河大桥(实则一小桥耳)即到澄县境内,渭北旱原上白水、澄县两县以渭河最大的支流洛河为界,至少跑了二十多公里的冤枉路之后到达尧头窑遗址博物馆。遗址博物馆位于尧头镇旁边的沟里,这是一种渭北旱原上常见的土沟,宽而浅,黄土直立,险而不峻,沟沿有许多废弃的窑洞和馒头状的瓷窑,这是一种专门烧制粗瓷的瓷窑,是澄县新开发的一个旅游项目,至今还在建设当中,气势倒是很宏伟,这个县过去几乎没有旅游项目,看来这一回是要整个大的。

此情此景,想起岳父。我们结婚时,岳父六十八岁,仍在瓷窑上劳作。白水是瓷器的故乡,瓷圣雷公即是白水人,《梁志》上记载,县城东北三十里处即有瓷窑,看来指的就是今天的尧头窑,据说发端于汉,宋元中兴,明清窑火旺盛,岳父家在白水县东端西固乡中文化村,祖祖辈辈有烧制粗瓷的历史,距离窑头就是十几公里的样子,翻过一条沟便是,那时常听人们说到窑头拉坩泥,坩泥是制瓷的原料,准确地讲,应该是坩石,也称为高岭土,现在想来,应该是把坩泥拉回去后烧制粗瓷,这么说来,中文化的粗瓷应该和尧头同出一脉。

白水当地人把粗瓷窑称之为瓮窑,瓮者,缸也。盖因当地瓷窑多烧制缸。这是一种粗瓷盛器,盛各种物什。把制瓷人称之为抱泥疙瘩的,这是劳动人民对自己职业的自嘲和精准提炼。我的岳父就抱了一辈子泥疙瘩,大约到七十三岁上实在抱不动了才在儿女的劝说下放手。

在方圆几十里所有抱泥疙瘩的人当中,岳父大约是抱的最好的其中之一。岳父十一岁时,也即一九二九年,民国十八年,这一年后来载入史册的原因是大旱和年馑,抽大烟的父亲在败光了所有的家当后留下一面破窑和六个孩子一个寡妇到极乐世界去了,性情刚强的寡妇采取了最极端的自救手段,将长子(我的岳父)留下撑门立户,其余五个孩子,三个女儿全部小送(做童养媳),两个儿子送人,一边和长子相依为命,一边为卖寡妇和大伯哥小叔子进行艰苦的斗争。顶门立户的长子这时候就开始和粗瓷打交道,先是卖瓷,走街串巷,冬不避寒冬腊月,夏不问酷暑炎热,肩挑手提几个盆盆罐罐,渴饮山泉,饥食炒面,夜宿柴房。年令稍大一些,能抱得动泥的时候,就开始上窑干活,学徒至少要熬七、八成十年的,然而聪明好学又一身力气的岳父用了这个行当最短的时间出了徒,也当上了师傅,这个时候他应该在二十六、七岁,窑上的师傅叫做把式,当了把式之后,一河的水就开了。水开了什么事情都好办,先是娶妻,他应该是那个年代典型的晚婚,我的岳母比他小九岁,再是赎庄子赎地,他把烟鬼卖掉的地亩和庄基地窑洞全部赎回,这不仅是主权的回归,更是实力的彰显和在村子里话语权的提升。

岳父一生中引以为豪的事情是给他的岳父扯老衣。已经成为师傅的岳父去给小舅子结婚,他的岳父突发急病辞世,而这时,亡人的老衣还没有着落,三个女婿和小舅子聚在一起讨论,大家面面相觑,主要是拿不出银子,我的岳父也拿不出,这时候,我的岳父慢腾腾的说,我到集上看一下吧。布庄的老板认识年轻有为的瓷匠,寿衣店的老板认识远近有名的瓷匠,坚信此人不会赖账,赊账给他,家人皆感三女婿有本事。不用花现银给丈人扯了老衣,三女婿一下子在丈人门前高大起来,其言谈举止众人唯马首是赡,自己心中也塞满自豪。

抱泥疙瘩的岳父一生中最显赫的事情是供养了三个大学生。这件事情在今天看来最稀松平常不过,但是在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的农村,必须在当地传为佳话,受人尊重。这与岳父长年累月抱泥疙瘩分不开,他一个人在农村可以挣几个劳力的工分或者货币,孩子们可以放心的在外读书,无劳动力缺乏之虞,而且可以吃饱穿暖,我与妻八十年代中期上大学时恋爱,妻说他们家有两千元存款,在当时的农村,这是一个天文数字,后来我开玩笑说,我是被这些存款诱骗了,后来又没有得到一分,妻现在还说她是当年的富二代,想想也没有错。岳父给外人讲自己的子女,放假不干活还发工资呢,你说拽不拽?满脸的皱纹都骄傲着。

制瓷烧瓷,是一方水土给当地老百姓提供的地利,地利决定着产业方向,产业又决定着老百姓的劳作和技术方向,但不是虽所有的劳力都能成为技工和艺人,我的老丈人抓住了这个产业提供的机会,成为他们那一方有名气的匠人,进而成为艺人,他们家使用的家什,凡是能用瓷器的,都用瓷器,盛液体、固体自不必说,就连衣服也放在大缸里,此乃盛器,就连一些简单的生活工具,也用瓷器制成,诸如猫枕凳子、砸蒜窝窝、抡盐钵钵、饭碗碟子等等。瓷器丰富了生活,生活升华了瓷器,艺术和文化就是这样发展的,艺人在不断的需求中成长和创新进步。

老人家彻底离开瓮窑之后,瓮窑就开始惨淡,这绝不是地球离了谁不转的问题,而是粗瓷的许多替代品因其方便实用低成本占领了粗瓷市场,自来水淘汰了水缸,铁皮屯代替了粮缸,许多轻巧的工业品代替了瓷器,烧制瓷器已经失去了生存和致富的意义,自然瓷艺作坊也就凋敝,瓷窑也就熄火了,这个行业也就退出了制造业,前几年和妻回她家去,妻执意要去瓮窑上看看,寻找儿时的记忆,昔日忙碌有序的制瓷作坊窑洞已经倒塌,曾经日夜红火的瓷窑已经成为一堆瓦砾,妻说,二十多年,这么快就什么都不见了。

社会发展了,没有必要为一个行业的消失叹息,这是社会的进步。岳父也早已作古,粗瓷人生也画上了完满的句号。但瓮窑毕竟是历史,是文化,有好事者把粗瓷烧制申报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有机构批了,大张旗鼓地保护与建设遗址,不是坏事,是对历史的尊重,至少能赚些眼球呢。

 

同行者亲家两口,天才两口,我们两口,女儿女婿。

         2015年10月4日晚草成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