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磨坊的变迁  

2015-08-23 19:04:32|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记事的年代,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正是农村初步电器化的时代,十里八乡,就有一个村子拉上了电,电对农村而言,首先解决的是照明问题,其次是磨面问题,泛义的磨面,包括碾米、粉碎糁子甚至猪饲料、磨豆桨、磨油坯。一个村子拉上了电,并不代表家家户户都能用上电,开始用电的一定是集体场合和集体电器,再下来是光景好的人家,最后用电的要么是穷人,要么是日子过得细发的人家。

没有电的年代,点灯全部靠油,菜油人都没吃的,太金贵,不能点灯,点灯靠煤油,三毛三一斤,有一则智力题问怎样用三毛钱打一斤煤油,运用的是四舍五入的方法,理论上是成立的,但实际不一定能行得通。我没有这样做过,倒是经常打两毛钱的油,现在算来,吃亏了二厘钱,当时没有算过。

没有电的年代,殷实人家几乎都有磨坊,家口多的人家,一个月得有三四天时间磨面,年节时用时更多。我家算是没落的殷实人家 ,磨坊自然有,最多时十二口人围着一个大锅搅勺把,算是个大家庭,兼之做点卖馍的小生意,用在磨面上的时间就更多一些。我家的磨坊在门房底下,那是一座两坡流水的三间大瓦房,松木方椽上铺了铲子(一种方形的薄砖)

房梁上铺了几寸厚的木板,上边是二层阁楼,底下是磨坊。旧社会我家的磨子一定是用畜力拉的,因为我们家有硬脚子(木质轮)马车,长脚的骡马驴和短脚的牛都有,但是自从农业合作化农具和牲畜被合作之后,磨面就只好靠人力了。我的记忆中,推磨子的主要劳力是大哥和二哥,这两个小伙子一个比另一个大一岁,经常在磨道里磨嘴吵架,文革时,他俩分属不同的派别,经常推着磨子辩论,激烈的时候就抡起了磨杠,但是他们的辩论和棍棒都敌不过小脚奶奶的扫面笤帚疙瘩。奶奶爱大哥,二哥犟如驴,自然二哥挨打多一些。不再辩论的哥俩就没精打采的推磨子,如同闷葫芦一般,顺着磨道,圈复一圈,不一会就打起了磕睡,失手把杠子掉在地上,自己趔趄着倒在地上,引起满磨坊哄堂大笑,也算是给单调而重复的生活抹上了一缕春色。我那时年纪小,个子刚刚够上磨杠,就趴在磨杠上玩,美其名曰推磨子,其实在增添他们负担,但是他们谁也不烦我,二姐和妹妹与我年龄都差不多,都不敢和他们这样玩。

磨面是个劳动力密集的活,我们家的磨面工程一般会投入四个人。两个哥哥推磨子,伯母或者母亲上粮扫磨子端簸箕运送,奶奶罗面,这是技术活,也是权力的象征,这个环节决定面粉的等级。奶奶佝偻了腰,头埋在面柜子里摇罗子,满脸弥的都是白面。爱吃面条的人家,先收些白面,过渡带的面粉和黑面搅在一起,叫做一罗面。我们家经常吃的是黑面,因为白面都被拿去打锅盔出售了。这是困难年月我们家解决粮食问题的商业办法,锅盔卖钱或者换粮食,总有一些长头,周而复始,总能落些黑面果腹。

我们家不磨面的时候,也会有人借用我们家的磨子,磨子是会有磨损的,隔一段时间要錾一次,乡里人皮厚,不会问邻舍要使用费,但是使用人都会自觉地不打扫磨堂,算是给主家一点补偿。

十里八乡有了一两家电磨子的时候,推磨子的人家立即减少,就着明晃晃的电灯,看着白面黑面悄无声息地从机器肚子底下流出来,老百姓打心眼里高兴,感叹这电磨子就是好啊,主要是快,用人还少。但是电磨子磨面弥的多,浪费大,还要支付加工费,并且要等好长时间,有时甚至一周,机器也是怒吼着没黑没明的运转,所以这个阶段部分人选择了石磨子,部分人选择了电磨子。孩子们却喜欢电磨子,可以在公共场地的电灯底下玩啊。

电磨子越来越多甚至村村都有的时候,我们就彻底放弃了磨杠。磨坊的功能也就逐渐失却,变成了柴房子堆放些农具,尽管如此,电磨子生意依然火爆,仍然要排队,夜半三更地磨面,电磨坊的墙上弥漫了面尘,隔三差五就能扫下来一簸箕,当然便宜了在电磨坊上班的农民家的猪。电磨子维修或者是换钢滚或者偶有休息的时候,值班员还可以打开机器,扫出磨堂里的剩余,这也算是权力寻租吧。

电磨子还在发展。改革开放以后,有些私人在家里也安上了电磨子。一村就不止一个电磨子了,市场形势发生了逆转性的变化,供方市场变成了需方市场,经营电磨子的人则需要运用营销手段拉客户,我记得二姨家的营销手段就是给客户发烟,九分钱一包的羊群烟,殷勤的递上,点上火,让顾客歇着,自家人操练。

记不清哪年哪月,似乎是一夜之间,所有的电磨子从乡村消失了,村人不再磨面,都去粮站换面,想换什么规格就换什么规格。长期吃惯了黑面的农民,拣粮店最白的面换,计划经济时期供应给市民的90、85、80粉(按100斤小麦出粉率计算)已经阻挡不住农民的需求,种粮食的人开始吃70、60粉,家家白面馒头。粮站的白面也是电磨子磨的,只不过这磨子大一些而已,很多年之后的某一个春天,我因为工作原因,到渭河北岸的一个粮食加工厂考察,见识了这种大型设备和生产能力,四层高的楼房,就安装了一台机器,这边传送带把原粮传上去,那边下来的就是面袋子。一天能加工好几万斤粮食。

石磨子的时代,磨面是相当讲究的,需要经过淘麦、晾干(不可干透)、拣石子等等过程,家乡人称之为捻弄粮食,加之那个年月多用有机肥,自然麦香面香。小型电磨子时代,捻弄粮食的这个过程还是不能省略,但是换面吃的时候,大家只图了个方便,忘却了过程,大型机械化磨面,怎么可能有这么繁琐的过程呢,我看到的是原粮里面柴火棒棒石子砢砬什么都有,磨出来的都是面啊。

细粮吃多了想吃粗粮,白面吃多了想吃黑面,工业化享用时间长了人们又开始思念手工作业,这几年村落里又响起了电磨子的声音,吃来吃去,大家觉得还是自家磨的面好。商店里也有了小包装的的石磨面粉,只是价格高些而已。尽管饮食环境越来越差,但是人们追求环保的向往没变。

石磨坊变成电磨坊,数量减少了许多,是手工向机械化的进步;电磨坊走向加工厂,是机械化向自动化的进步。进步中有退步,是进步中的调整,大趋势不会变化,只能更加完善。

磨坊变了,只留下磨盘,那些圆形被雕琢过的石头,现在都进入到了文物的行列,被供奉起来了,被用来作为怀古的标本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