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我的补习生活  

2015-11-03 15:55:23|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八0年七月,我高中毕业,理所当然地没有考上大学,又义无反顾的去补习。理所当然,是因为我的学习情况我知道,老师知道,同学们都知道,不问都知道考不上。义无反顾去补习,是因为父亲给我既定的道路,我没有第二个选择,读书上大学才是我唯一的出路。

我们的高中是两年制,高二时分科,分为文理科。那时,有个俚语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大多数的学生都选择理科,只有学习不好的和调皮捣蛋的,才选择学文科。我本来是文科见长的,但是为了避免调皮捣蛋和差生的名声,我还是选择了理科。八O年的高考,是中专和大学分开考试和招生的,二者不可兼报,有敢以身试法的,两边都不能录取。我明知自己什么都考不上,但还是选择了考大学,这算是给自己一个台阶的狡黠,这狡黠还给我带来了另一个侥幸,没有参加预选。现在想来,大约是当年电子信息技术手段太落后,不能满足相对庞大的高考队伍试卷评阅和录取工作的要求,手工作业工作量太大,所以在每年的四、五月份各个学校进行一次预选考试,录取一部分可以参加国家高考的学生,其余学生领一张毕业证就可以回家了。农村中学的学生,绝大部分把通过考试跳出农门当作基础理想,只有学习相当好的学生和我这种有远大理想但是基础又差的学生才敢报考大学,其他学生都选择了报考中专,这样报考大学的学生数量就显得很少,大约有20%左右的学生,在我们中学,就是一个班,这一个班就可以免于预选,我就得以侥幸地逃避掉预选,顺利地参加高考。我们的很多同学,因为报考中专,被挡在了正式考试的考场之外。

作为应届毕业生,我以非常差的成绩落榜。我记得物理只考了21分,但是语文却在我的中学拔了头筹,得了76分,(当时各科满分均为百分制),况且文理科的语文数学难度要求是不一样的,试卷也不一样,我的数学还马马虎虎,最差的是理化。这里面就有一个下一步补习如何选择的问题,补习文科还是理科。就我当时的情况看,补习文科对我是扬长避短,考上大学才是目的,文理科无所谓,秋季开学初,我就开始了补习生活。戏称之为当校长。

补习的第一站在尧禾中学。一九八0年的白水县,几乎每个公社都有中学,但是完全中学只有三所,一个是县高中(当时叫城管中学),一个是尧禾中学,再一个就是我的母校林皋中学,当时选择去尧禾中学补习,主要是因为尧禾中学的文科班可以接纳补习生插班,尽管如此,也不是谁去都可以插班的,我找了初中的语文老师许永效去找熟人说话,事情很快就办好了。那一年,还没有专门的补习班之说,教学安排和应届班一样。应该说,这时候我已经有了自觉的学习意识,也开始有意识的探讨学习方法。从学习历史地理的第一节课开始,不管老师是不是布置,我都要很仔细很认真的把课后的练习题全部做一遍,并且要求自己全部记下。尧禾中学的补习生活坚持了五十二天,许老师托人捎话说林皋中学的文科班他也和学校说好了,可以接纳我插班,在霜降之后的某一个星期天下午,我帮助母亲起完生产队分给我们家的红萝卜,就到林皋中学报道了。现在想来,那时决策一件事情很简单,重返林皋中学读书,只有一个理由,离家近,尧禾中学离家十五里地,林皋中学离家三、四里地,两个弟弟尚小,母亲体弱,父亲在遥远的铜川大山里工作,离家近我可以一周两次回家背馍,给家里挑水担土出肥。

八一年的高考,检验了我这一年的学习成绩,虽然还没有考上,但是离分数线已经很近来了,如果选择考中专,也许就能走了。这一年的补习,极大的增强了我的信心,再不补习,似乎有点可惜,也会留下遗憾。这一年,我也经历了我爱情的滑铁卢。

九月初,传来消息,说是县中学(已经改为白水中学)要集中一批高考落榜生中成绩优秀的学生开设补习班,其中有一个文科班,似乎没有经历什么犹豫,我就到白水中学去报了名。这一年的学习和生活,艰辛中充满快乐,刻苦中时有戏虐,最后以胜利告总终。

补习班的同学来自全县各地,虽则是小地方,也有全中国万分之一的土地。这近千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大致可以分为河北、东南乡、尧禾梁上、西北乡,我们属于西北乡,此地人生噌冷倔,有西北乡冷娃之称。凡是有人群的地方,都会团团伙伙,而团团伙伙的最初形成,总是因为地缘,地缘结成乡党。地缘也是相对的,在国外,本国人就是乡党,在外省,本省人就是乡党,依此类推。刚开始,总是乡党们走的近,吃饭睡觉总在一起。时间长了,大家慢慢熟络了,交往就多起来了。

那一年白水中学文科补习班聚集了全县绝大部分最优秀的文科学生,第二年的高考充分证明了这一论断。这是一群有理想的学生,所有的理想明确而具体,总是把预期的校名系名专业名称写在书上,写在笔记本上,尽管我们当时并不了解大学的架构和专业设置,甚至一本二本专科,但写在纸上的都是学有榜样赶有目标的,后来除我之外大部分人超越或没有达到自已的目标,但敢于明确表达,是需要勇气的,也算是给自己打气。这也是一群有独立人格与个性的学生。县中学为了提高升学率,也为了好好培养这一批看上去有前途的苗子,为这个班配备了最硬帮的老师,可偏偏这些老师尤其是主要课程的老师的教法和我们的需要格格不入,我们需要的是应试,怎样提高高考成绩,而许多老师给我们灌输的是系统的知识,甚至许多超越大纲的东西,教与学的矛盾演变的很对立,就只好各自为政了,你教你的,我学我的,你在教室教,我在老虎沟学。最后的实践证明,学生是对的,高考成绩出来,历史不会谴责胜利者。这也是一群苦中作乐充满戏虐的学生,一群十七、八、九岁的青年,站在台阶上看漂亮的女生往过走,直看得女生不会走路,摔倒在地,然后一哄而散;半夜睡不着觉起来写大字报批评学校食堂,用的是押不上韵的骈体,贼喊捉贼地早上起来围观;夜里几十个人睡在一面大窑洞胡说乱谝讲黄色小说,为一个生活中的鸡毛蒜皮的事情争得面红耳赤,大肆渲染,演绎推理;吃完五分钱一份的开水煮白菜接点开水涮涮倒点酱醋盐喝的津津有味宣称康熙三味酒…………

那一年学习总体是用功的,我记得即便上街也要在口袋里揣许多字条,时不时拿出来看一看记一记;那一年也懂得了轻重和取舍,八二年高考,英语占30分,我权衡了自己的水平之后,主动放弃了英语学习,我得的那可怜的几分,一定是懵的,我的英语,还是上大学以后从ABC开始学起的。从那一年开始,我除了继续背馍开始背粮,可以搭灶吃杠子馍就开水煮罗卜,这是沾了联产承包的光。那一年,我有了第一件睛纶衣服,一领土红色的背心。

刘君天才是我在白水中学最要好的同学,这个友谊源于林皋中学,在白水中学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巩固和考验,一直延续到今天,我后来做了他儿子的干爸,成就了两家两代人的友谊。困难的日子里,我们睡一张床板,盖一床被子,骑一辆自行车轮换背馍,他还要替我家挑水拉土。

八二年,一纸通知把我送进了大学,一张邮票,正面是思念,反面是乡愁。那一年,我一十九岁,从此跳出农门,开始了吃商品粮的生活,但是每每想起我的补习生活,还是快乐多于惆怅。这些年我混在城市,来往最多的还是补习时候的同学,这些人,已经成为我生命里不可割舍的朋友,也常在一起谈笑当“校长”的日子。

                                                  2015-10-26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