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母亲的缝纫机  

2015-11-24 16:18:45|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心灵手巧,兼之又读过初中,在她们那一代女性里,算是知识分子了,尤其身处农村,就是大知识分子了。困难的年月里,村人的衣服,绝大部分靠手工缝制,老式的衫裤衣袄,有老辈人世代相传的衣服样子,拓着裁剪就可以了,而新式的衣服,就不那么简单了,需要量体裁衣不说,还有复杂的结构和样式,不是村妇们都可以绞出样子缝到一起的,母亲的心灵手巧和文化知识在这时就发挥了重要作用。

母亲的裁衣技术是自学成才的。我们小时候,就看见母亲一边看书一边比划着裁剪。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母亲的裁剪书,是父亲一笔一划抄写的,十六开的纸大小,有二、三百页,从头到尾,父亲抄的工工整整,一丝不苟,严格按照原书的制式、排版抄写,书中的插图,父亲拓着画在硫酸纸上,剪下来贴在相应的位置上,全书用描图的细碳素笔抄成,加上父亲镌秀规整的字迹,纸面干净整洁,比印刷品多了一份温馨和灵动。自学成才的母亲,除了给我们家人裁剪衣服,还要帮亲戚邻居裁剪,尤其是年节,活太多,便可常见母亲在煤油灯下鏖战,邻居拿几个鸡蛋算是感谢,有时也会出现“易工交换”的情况,我去出工,工分记在你的工分本子上。

新式衣服人人爱穿,但是缝制起来要复杂得多,手工缝制特别费时,村上有人家买了脚踏的缝纫机,大大的提高了缝制速度,母亲看见人家明晃晃的缝纫机铮铮的转,心里就有些羡慕。羡慕归羡慕,但是真正要买一台缝纫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两个重要条件,一是银子的支撑,七十年代中期,买一台缝纫机大约需要一百五十多元,我们和伯父家分家不久,又刚刚经历过基建,银子显然短缺。二是缝纫机凭票供应,还没有找到能弄来票的人。母亲望机兴叹。这其间,伯父家买了一台缝纫机,然伯母大字不识一个,也不会裁剪缝纫,根本侍弄不了这个劳什子,已经成了大姑娘的大堂姐就跟上母亲学习裁剪缝纫,娘两一边熟悉缝纫机,一边给家里的老老少少缝制新衣。在这台缝纫机上,母亲学会了踩缝纫机,大姐学会了裁剪缝纫。

大约是过了一年或者两年,我们家攒够了买缝纫机的大部分钱,刚巧家里来了一位贵客,母亲的二姑夫,在县上革委会当副主任,因为下乡的原因到我们村,母亲就叫副主任到家里来吃顿饭,也省得村上派饭,姑父也正好到内侄女家看一看,吃饭间,母亲小心翼翼的向姑父提出来了帮忙买一台缝纫机的要求,姑父含糊其辞的哼了一声算是听见了。过了几天,姑父捎话来说办好了,正好父亲从工厂回来探亲,借了一辆自行车,车上捆着,肩上扛着,就把缝纫机弄回家了。

父亲是学机械的大学生,又在工厂干了几年,安装缝纫机是一碟小菜,很快就把缝纫机架起来能铮铮的运转了。我记得那是一台标准牌缝纫机,黄亮亮的台板,黑光光的机头,手轮是明铮铮的不锈钢,台板下是酱红色的铸铁架子,很神奇的站在我们家房子的土坯墙下面,蓬荜生辉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这台缝纫机是我们家的第一件机械家当,母亲当然相当珍惜,专门用花色布头一绺一绺的拼成菱形图案,缝制了一件苫布,苫布一圈,做成叠皱的花边。平时不用时,机头一定放在肚子里边,我们兄弟,放着桌子不用,专门爱趴在台面上写作业,抚摸那光溜溜的板面,脚在底下踩着踏板,晃悠着自在。

自从有了缝纫机,母亲的工作量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毕竟有缝纫机的人家还是少数,而要穿制服的人越来越多,母亲做了自家的做亲戚的,做了亲戚家的做邻居家的,技艺也就进步很快,做出来的衣服越来越好,周围的人也就越想劳动母亲。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好几年,直到乡上的商店挂出了成衣,农村集贸市场上摆了越来越多的南方制衣厂生产的料子衣裤,母亲做衣服的节奏才缓了下来。

八十年代初期,我离开家乡到西安这个大堡子上学,行前,母亲很是为我辛苦了一阵子。此前,我除了穿过几件父亲的旧制服之外,几乎没有穿过买的衣服,尽管我当时的衣着不算差的,但是毕竟要出远门去住大学,衣服不能太寒酸,母亲总是担心低劣的衣服会影响儿子的心情和形象,在人前抬不起头来,损伤了儿子的自尊,母亲从公社的商店里扯了布,在家里精心比划裁剪,缝纫机铮铮着转了好几天。母亲的缝纫技术果真不错,我的衣服是农村来的学生中的中上等。

一九八四年秋天,落实知识分子政策的阳光终于照到了父亲的头上,我们举家迁到渭南,母亲因为农转非终于脱离农村,来到城市,当了居民户口的家属,搬家时,缝纫机作为我们家重要的家当理所当然地搬到了城市的新居。那年,母亲四十一岁,还正是合适的劳动力年龄,况且父亲微薄的工资收入也难以养得起三个读书的儿子,母亲就在父亲工厂三产办下属的缝纫组上了班,每个月四十多块钱的工资,也能给家里增加不少收入。同时母亲还报了缝纫裁剪班,学习难度更大的服装的裁剪和缝纫,家里挂了母亲自制的许多服装模版,我们父子在那个年代都可以穿上比较时兴的衣服。我记得我大学高年级时穿的中山装和西装都是母亲亲手制作的,同学们都羡慕我有一个擅长缝纫的母亲。记得我与妻恋爱时,母亲曾用她的手艺给初见面的准儿媳妇缝制了一件红格子的小翻领西服,穿上妥帖合身,儿媳妇也是很显摆了一回。后来,母亲还给儿媳妇做过一身毛蓝色的西服。

我结婚以后,母亲就极少给我做衣服了,母亲把做衣服的重点转移到我的宝贝女儿身上了,他把孙女打扮得花枝招展,随便一块布头,就能给孙女制办一件花衣,甚至是我们穿过的衣服,改给孩子,也能改出花样。我已经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母亲不做衣服了,只是偶尔打开缝纫机縫缝补补。

母亲的手艺算是手工艺,随着手工艺的标准化、机械化和工厂化以及生活的富裕,母亲的手艺用场越来越小,母亲的缝纫机也使用的频率越来越低。缝纫机也就放在阳台的角落,象一个不受人待见的小媳妇一样,低眉顺眼的一声不吭。缝纫机象许多手工时代的工具一样,一定要被工业化淘汰,终将退出家庭,进入古董行列。但是作为一件给我们家做过重要贡献的家什,必将与母亲同在。

2015-11-23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