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纪晓岚卷帘戏文魁  

2014-04-02 09:13:26|  分类: 网络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晓岚卷帘戏文魁

       纪晓岚最擅长以文字戏弄人,他的才思之敏捷,文思之巧妙无人能敌。历史上留有许多有趣的传说。

       乾隆年间,有一回翰林陈半江受命离京办差。纪晓岚平时与陈过从甚密,谈得来、投脾气。于是,纪晓岚约了刘墉刘罗锅、刘师退、戴东原、董曲江几人到醉月轩设酒为陈半江践行。那时候适逢乾隆盛世,国富民丰、歌舞升平。知识分子士大夫阶层素有狎妓之风尚,这次纪晓岚也让醉月轩老板叫来醉月轩颇有姿色和才学的小如、嫦娥、凤燕、小倩来为哥几个斟酒助兴。

       席间,大家说说笑笑,吟诗作对,饮酒作乐,好不开心。正当大家开怀畅饮的时候,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一身马褂看出家境不凡。一番文绉绉的自我介绍,方知来人姓吴名文魁,自号“江南第一才子”。此番来京城游玩,闻听纪晓岚与人在醉月轩饮酒,与纪晓岚素未谋面,只是坊间传说京城有位纪大学士,才学过人乃当朝第一才子。文人相轻嘛,心中多有不服,此番特地寻到醉月轩会会纪晓岚。

      此时的纪晓岚已是杯酒下肚,平素不胜酒力的他已是脖粗脸红有些醉眼惺忪了。听吴文魁一番自我介绍,他已然猜出几分他的几分来意,暗自思忖来者不善。不过毕竟是乾隆爷身边的文学侍宠,身居要位,风度还是必须地。于是,一番寒暄客套,摆上碗筷,请吴文魁落座同饮。

        吴文魁看看纪晓岚旁边这几位,有的人家介绍完了还是弄不清到底是谁,有的呢听说过名字还有点对不上号。其实,纪晓岚请的这几位都不是一般丸子,都是颇有名气的饱学之士。吴文魁倒也没在乎,毕竟对京城文人圈子不十分了解,管你是谁呢,爱谁谁!心想,反正今儿个自己是瞄着纪晓岚来的,撂倒纪晓岚,你哥几个就是乾隆爷都行啊!

        吴文魁稍事客气,婉言谢绝入座同饮,直奔主题:“久闻纪大人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乃天下第一才子。吴某不才,今日特慕名而来讨教,想必纪大人不会拒绝吧?!”。小磕儿唠得硬---纪晓岚你拒绝那就说明你心虚认输了,回到江南也有得显摆;要是不拒绝呢,自己就不白来,赢了你名气上赚个钵满盆平,输了也不磕碜,吴某本来就不如你嘛!

        纪晓岚平时嬉笑怒骂皆成文章,专施揶揄嘲讽只能是,玩文章可谓“炮楼上的家雀儿---听过大响”,听吴文魁这么一说,心里弄准了对方的来意,不就是要弄个高低上下嘛?心里比喝酒还高兴呢!好啊,哥几个今个聚会醉月轩,几位才高貌美的大美人作陪,也不多你一个。“吴先生客气了。其实难胜吴兄美誉。你看咱们?......”纪晓岚急着想知道哥俩到底咋个比试法儿。再瞧陈半江、刘墉那哥几个,更是你一言我一语地,哜哜嘈嘈挑活---“看热闹不怕烂子大”嘛!

        吴文魁清了清嗓子说:“我与纪先生各出一上联互对,若未能分出胜负,则再以卷帘格式出对决胜负,各位大人意下如何?”

        闻听此言,陈半江等人兴致暗自矮了半截,心想,好个不知深浅的吴文魁,你知道你眼前的纪大眼袋这辈子玩的就是文章,谁不知道纪晓岚除了书法见拙,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尤以吟诗作对见长于当今文坛,你这不是自讨没趣吗?本想万一吴文魁能出一冷僻刁钻的题材难难纪晓岚也好借机瞧个热闹,你偏往枪口上撞,你死定了不说,好戏也叫你弄没了,扫兴!

        纪晓岚可不管这些,既然来者不善,我老纪倒要看看你到底何方神圣!“好好好,就依你。你先出上联吧?!”,说完示意那哥几个静静。

        “惟本色英雄方能到此”吴文魁吟出上联。

        “是可怜儿女何必强求”话音刚落,纪晓岚就给出了下联。对仗工整、词通意达。于是轮到纪晓岚先出上联。略一思索纪晓岚随口吟道:

         “羡君一片豪情,能似此蛾眉粉黛?”。吴文魁稍加思索,以---

         “叹我十年苦读,为的是富贵功名。”对之。也不错,前两联俩人平手。

         其实吴文魁出的这上联只是试试纪晓岚的功底,纪晓岚也没有太难为吴文魁。大家也都处于礼貌客气,嘴里纷纷叫好,陈半江还不忘张罗着大伙干一杯。只有老道的刘墉用余光察觉到吴文魁暗藏杀机,心想这倒卷帘一定有戏看喽。

        但见吴文魁嘴角一丝得意,用手中的扇子一指庭外满园鲜花,“看见那只海棠了吗?”,众人顺势望去,可不,满园菊花、芍药,独独栅栏边立着一只海棠,微风摇曳略显孤独。“啊,一只海棠啊。”,纪晓岚回道。“纪先生先来,咱就以海棠为题。”“哪里,还是吴先生先来,吴先生是客。”。谦让再三,吴文魁说:“那在下就不客气了,献丑了,请听:海棠!”“山药!”,我是“嫩海棠”,那我是“老山药!”。纪晓岚打吴文魁一破题,就知道来者真的不善,所以更来了精神,对得奇快。刘墉几个听到纪晓岚以山药对海棠,就隐约感到纪晓岚又要戏弄人了,见纪晓岚接下来以“连毛老山药”对吴文魁的“带叶嫩海棠”,哥几个早已明白纪晓岚联中之意了,于是哈哈大笑起来。

        吴文魁也不是善茬,虽然有些尴尬,但还是不服输吗,继续步步紧逼:“那我是‘带叶嫩海棠'!”,纪晓岚:“那我就是‘连毛老山药’!”,“我这是‘一只带叶嫩海棠!’”,“我就是‘半截连毛老山药!’”,“我这可是‘斜插一只带叶嫩海棠!’”,“那我就‘悬挂半截连毛老山药!’”,“鬓边斜插一只带叶嫩海棠”,“腰间悬挂半截连毛老山药!”,“我爱你鬓边斜插一只带叶嫩海棠!”,“你怕我腰间悬挂半截连毛老山药!”纪晓岚对完这最后一句,两眼坏坏地直勾勾盯着对方的眼睛,似乎在逼问对方“和我老纪玩,算你倒楣!半夜偷茄子--不分老嫩了你?!”

        吴文魁见对联对到这份上,自知不是纪晓岚的对手,本来想借此机会羞辱纪晓岚一下,到后来还是败在纪晓岚手下,眼看着反受其辱,只得认输,口里仍不失斯文儒雅:“纪大学士果然才思敏捷,文字犀利,在下领教了。佩服佩服!”说完,灰溜溜地告辞离去。身后传来哥几个劝酒的笑声......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