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毛委补饭记(毛,杜)  

2014-03-20 16:11:54|  分类: 自然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毛委补饭记(正文)
   (毛)癸巳将去, 甲午将至,正副会促究日久,确定毛委补饭日为腊月二十六曰午,毛委因事稍却,正副会厉声齐督,并威胁武备伺候,无奈之下,毛委推却别事诺之。
    是日晨,自然居西安四居士例会,先八仙奄,后小东门,出东门东去寻餐厅落实补饭事宜,抬头见高门大楼上书"大香港鲍翅",王秘抬脚欲进,毛委曰,尔先去占座,吾等即到,正副会掩口葫芦而笑,王秘窘,众继行,至刘小厨饭店,鱼贯而入。
    刘小厨饭店者,自然居居士常裹腹之地尔,轻门熟路,择席而座,示宝点菜,每人一菜一食,菜随爱好,食性不一,四菜四饭,外加劲酒四两,顷刻上桌,箸舞舌动,风卷残云,杯斛交错,食之津津。
    四居士皆秦人,秦人好面食。会长点悠面卷一小笼,副会毛委面条,王秘点菌汤虾肉汤饺一大份,席间分各兄弟三、五食之,气氛融洽,谈笑风生。
    膳毕抹嘴下楼,众赞毛委补饭圆满。不足之处乃被主请者言寡而被捎带者话多。王秘知饺子八十八元时懊悔不已,喃喃自语,"若知如此高价,吾不要矣""八十八元,若置唐瓦,四块有余""品相一般之云纹,亦就如此上下"

   (杜)毛委补饭记(完整版)
    癸巳腊月初一,会长于自然居论坛述毛委面待正副会事,文曰:
    某年月日,某与副会同探毛委,顺贺其晋为校后勤总经理。
    至,言语交欢,上下其手,略无拘束。
    近晚,毛委以手机嘱厨下:有二友,望安排。
    某等感动。思毛委职升位重,威仪有加,顾盼从容,果胜以前。虽如此,贫贱之交,一如往常。
    六时,下楼梯,入餐厅,毛委让入包间。众围圆桌,各据一方,坐定。
    有属下入门请示,毛委扬首道:面三碗!属下踌躇,毛委促曰:快上!方诺诺退出。
    某等愕然,直诘之曰:岂无菜乎?
    毛嘻嘻然道:何人哉?要求高!
    某与副会强之,方上素菜二。
    席向,邀张驴来聚,预为其求花生一盘,免其只啖拉面,薄毛委待客之礼。
    后,看忆此事,辄喁喁唧唧,意有未尽,遂慨然赞毛曰:
    曾待正副会,
    包间上面快。
    至今思毛委,
    不肯叫一菜。

    皇副会出水赞道:“ 会长妙文,吾已珍藏!
    毛委忽露头质之:“  此事确乎?如确,当失礼也,劳兄弟耿耿。似不为某作风。
    言语间有会长诬人清白意。
    会长立回之:“毛委可指天划日,向协会诸君细道原委。
    稍顷,毛答之曰:“   细节不详,似是而非。兄弟之间,比如玩笑,或者疏忽,或者……或者脑子一时短路等等。
    会长紧逼之:“ 唯重新招待,方消心头之撼,休欲蒙混过关,语言支吾。某与副会等张嘴以待!
    毛即曰:此乃小事一桩,年前即可落实!
    会长曰:“若落实,可得颂词一篇,毛委气象为之以新!遂吁副会欢呼!
    毛委补之曰: “非为颂词,唯消撼耳!
    众乃大笑。

    时至腊月二十五,逢朱雀周六古玩早集,自然居杜皇王毛皆先后游转,午时作鸟兽散。是日夜,副会入居,询明日八     仙庵会后事,会长忽曰:毛忘补饭事乎?吾出序敲之!
    毛突露头: “ 补饭事待后,明鳖宝后即进山,要事!
    会长见毛委欲行推诿,不听毛言,即出序,曰:

    某年月日,毛委曾于包间以面待正副会。原为兄弟戏谑之事,然正副会屡与人道之。毛委恐外人难识其情趣,以讹传讹,似雾霾之蔽日,掩其本来面目,乃郑重设局于XX酒家,补饭正副会,弥先天之漏,企坊间有新篇流传,使光彩重生。
是为序。

                                           某年月日   杜某



     会长意犹未尽,继责之:“尔何重进山轻兄弟?序后之文,吾等观尔如何为之!
     副会附之:“  然!拭目以待!
     会长又曰:“后文视毛之行为,秉笔直书,毛自思之。文乞不行,吾等犹有武备。
     副会忧之:“  如是者妥乎?
     会长答曰:治自然居如治国,治国之道,一张一驰,文武之道岂可废也。
     副会悟,曰:“  有道理!后激毛曰:“毛非赖饭之人也!
    毛无声息,会长发力讨之:“吾自然居,文有王秘段主,武有铜锤皇甫。彼毛稍有功于居里,便视居领导于无物,罔顾居里安排,竟自上山,意欲何为
    毛终扯白旗出降,谓杜皇曰:“  迫尔等压力,同意!
    杜奔走相告于副会:“饭讨下矣!
     副会惊喜难抑,赞会长曰:力度乎力度! 会长运筹帷幄,讨饭有功!


    腊月二十六日,乃西京祭巳岁最后一古玩早集,集设八仙庵。正副会王秘毛委陆续入集淘宝,奈春节将止,出摊者少,须臾间即周巡数匝,众皆无斩获。思再盘桓无益,乃同至小东门古玩城。熟料开门者十不一二,寻常半天不尽一层,今者顷刻间二层尽矣!虽如此,毛淘红丝砚一方,杜得小莲纹瓦当及疑似瓦模者各一。日已正午,乃毛委落实补饭时矣。虽涉补正副会,今王秘随之,亦忝列其中。
    于是,出朝阳门东寻饭馆。路见一高楼门额书大香港鲍翅,王秘即拔脚离队作欲入状,毛嘿然笑曰:尔先寻座,吾等即到!
    正副会掩口胡卢而笑。王秘窘,归队,同行至刘小厨处,方鱼贯而入。
    此处乃自然居居士常裹腹之地。众择席而座,点菜亮宝。王秘忘列席之身份,毛委稍让,即执菜单于手,作痴傻状,与女服务生纠缠。王秘每遇生人,常欲窘之。思青壮时,高考完,同王秘访友于彭衙之许道云台间,入一村,遇一少女,年方十三四,楚楚可人,近之,王忽开口:“嫂子,X处如何去?言语真诚认真。女大窘,慌乱指之,颜面通红。今有此状,乃旧疾发矣!见王秘为劲酒优惠事,十指皆用,搬算不清,服务生困惑莫名,会长遂解之曰:此君脑梗有时,汝勿逆之,诺诺即可,后行当行之事。遂悟,纠缠事缓。毛委以人食一菜一饭计,招呼三食客点齐,外加劲酒四两,顷刻上桌。四居士,品种有别,食性乃异,四菜之外,会长点攸面卷小笼,副会毛委皆面条,王秘点菌汤虾肉饺一大份。
众人随上随食,箸舞舌动,觥筹交错,津津而啖,谈笑风生。
    席间,火锅上,王秘赞曰:此乃最贵者乎!
    毛委纠之曰:此非价硬者,硬者乃君之饺也!王勿信,毛示王询服务生,方知一盆乃88元也,王大叹意外。俄顷,王起身执勺,舀三勺分于皇杜毛之小碗,每碗二三小饺。
    食毕,王秘叹曰:饭量不一,自食最少!
    众诘之:尔盆最大,何曰最少?
    王铿锵答道:饺盆虽大,与君同食,某岂独享乎?
众哑然。
    离座下楼,食客皆赞毛补饭圆满。
    行进间,王犹自念道:“88元,一唐瓦当不见矣!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