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父亲的骄傲  

2013-04-23 15:32:59|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是一个平平淡淡的人,一辈子没有做过什么官,最高的官阶是工厂里的一个科长;父亲也没发过什么财,挣钱最多的时候是在系统内给培训班上课,大概有三几个月时间,每节课两三块钱,上下午排的满满的,那是二十五年前的事情。父亲也没有做过什么学问,只是学习好,一直好学习,职称是单位最高的,大部分功劳应归功于党的知识分子政策。父亲低调,不喜张扬。任何一个卑微的生命,过程中肯定都有闪光的地方。我武断地认为,父亲讲过次数最多的事情,便是他引以为傲的闪光事件。

       小时候父亲因学习好而在乡间有名,毫无悬念的是村子里他们那一拨人中的第一名。完小升高小时父亲曾是乡试的第二名,自己风光时也让他的老师风光了一把。一九五七年初中升高中,全县八个初中班只招一个班的高中生,父亲顺利地考入高中,因平时学习不错,父亲选择了陕西最好的学府交通大学作为他的第一志愿,事与愿违的是,他考取的是交大的北院,因水利工程而有名的陕西理工大学,令他扼腕的是,只所以没能上交大是因为俄语差一些,这是他上大学以后才知道的。

       当工厂也可以办大学的时候,父亲就成了"七-二一"工人大学名符其实的教员。父亲当教员其间,有半年多时间,我随他上学。我是个不善于发现问题的学生,父亲盼望我问问题,我总是缄默不语,倒是有同学常来父亲的宿舍以玩耍的名义来问问题,父亲总是能让他们满意。父亲除教课之外,我总是能看到他在做数学题,非常工整。这时已恢复高考,也有人托父亲给考生辅导功课,报酬大抵是能被人家请吃一两餐家宴。

       八十年代初中期,当国家意识到老一代工程技术人员知识老化拯需更新的时候,针对不同的专业,开设了不同的进修大学,进行函授学习,父亲工厂的技术人员,几乎全部报的是机械工程师进修大学,在长达四,五年的学习中,报名的成百名学员,只有父亲和另外一名年轻学员,坚持学完考核合格拿到了毕业证书。需要特别说明的是,父亲的英语和计算机也合格了,须知,父亲上大学学的是俄语,英语是改革开放初期开始自学的,父亲学的是只会写不会念的哑巴英语。父亲学技算机时,尚未见过计算机,他靠的是顽强的记忆能力。

        父亲是个普通的专业技术人员,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可能解决过许多一般性的技术问题,被父亲自已称道的却只有一桩。那是父亲的大学解散之后,他又回到了技术部门,当时企业正在加工某种炮弹的底座,有一道技术难题折磨了技术骨干们很长时间,也多次派人外出学习请高人指教,但均不能解决。寡言而又自谦的父亲也是技术骨干,悄悄地在工余开展了对这个问题的研究,最终凭一已之力攻克了这道难题。后来父亲很后悔地讲,当时如果把这个材料申报成果,肯定可以提一级工资。

       父亲一生当然办过许许多多的事情,他给我讲过很多遍的一件事情是为伯父评反。八十年代中后期,几乎所有文革前的冤假错案都获得了评反,但是伯父的案子仍然没有得到甄别,在得到一位同事的指点和邦助下,父亲开始为兄长的事情奔波,经过很多次的周折与申诉,伯父终得评反。但是已经过了评反的最佳时间。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