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少年之恋  

2013-12-04 16:11:05|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文章,写于16年前】

  谨以此文,祭奠我逝去的

                                                                  少年之恋 

少年是人生的花季。少年之恋是花丛中彩蝶的追逐扑朔,在百花的衬托下,绚烂曼丽,在春日晨起初露的丽日下,花朵晶莹的露珠旁,扑打着潮湿的翅膀;在灿烂的阳光下,滑翔着粉质的翼,在花海沁人的芬芳里,构织绚丽的图案。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是短暂的,花季也不例外。花季少年之恋很快也就枯萎了。

飘飞的彩蝶不知走向,烦心的往事在心中孕育了的怀恋。这怀恋,随着时间的延伸,却还在的蜿蜒着、飘曳着。

踏跛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一个及其偶然的机会,在故乡的小城里,我打问着了遥远的伊人。

那是我初恋的情人,这世界上第一个爱我的女子,也是我所爱的第一个女子。因世事横颠竖倒,阴差阳错,未及领略爱的甜蜜,就在对未来的恐惧中,匆匆地埋葬了我们的年少稚真的爱情,至今回想起来倒觉得非常悲壮。

那是一场无物无欲、纯真无邪的爱情,彼此只是想到对方,饱含爱怜地注视对方,说几名天南海北的淡话,在神圣得至虚至无的精神之爱面前,连牵手、拥抱都不曾想过,任何一点轻挑,似乎都是对这无暇之受的亵渎。然而,这无物之爱,终像长在陶盆里的豆牙菜,见到阳光,它便枯萎,见到风雨,它便夭折!这恐怕也正是那场至真之爱失败的真正原因吧!

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小城灰蒙蒙的火车站,她如约来到我的滑铁庐。浮皮潦草地三言两语打发了我。飘忽不定的眼神却巡视着不远处一个留着长发的男生,我蹲在七月的阳光下失去了魂魄一般。

至真至纯的爱化作了怜惜悲叹的恨。恨的是他此情未断,却结新缘。

在那场恋爱频频出现在终结的信号时,我总在心里千次万次地警告自己,绝不可有负于她,而只能她负我;我也在心里千遍万遍地祝福她,找一个更宽阔的胸膛做她的栖息地,承载她的美丽,容纳她的娇媚,呵护她的任性。前一个愿望实现了,我成了她情感的债权人,把她置身于不义之地;后一个愿望呢。鞋子是否合适,恐怕只有脚知道。我至今唯愿是合适的。

当我还在为撰写毕业论文而在阅览室绞尽脑汁时,她的头生儿子已经会叫那个留长发的男人爸爸了,那个拥有了漂亮的女子和可爱儿子的青年,挈妇将雏回到了生养他的故乡。黄鹤一去不复返。

日日思君不见君。愈是不见,愈是思念,念的长了,对伊人的恨也就消释尽散了。想起伊人对自己昔日的友好与爱恋,推测出善良的伊人昔日举措的种种理由,全是出自对爱人的顾虑啊。

伊人电话的那端低低啜泣,声音依然温柔,我却在这一头高谈宏论,故作轻松。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只是一段美好的情愫,终身珍惜”。“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重要的是面对现实,面对未来,把握好自己的生命航船,负责地对待我们的家庭和子女。

虚伪,我在心里眼里地骂自己。既如此,就让别人平静地生活,百般周折,胡乱搅和。大抵,做一个情操高尚的人,就是让伊人平静地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