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风雪太平峪  

2008-02-25 23:39:19|  分类: 逛遍秦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雪说来就来了,前两天还是艳阳阳高照,气温骤然间升到了十三、四度,正月十八日黎明,鹅毛大雪就纷纷扬扬地弥漫了天空。

天气预报说的是正月十九才有雨雪,我十七就和朋友约了十八去爬山,虽则大雪弥漫,但是我还是没有退缩的意思,三个人驾一辆车就奔了太平峪。

地气显然已经上升,马路上已落不住雪,汽车轮子把白雪碾的黑水横流,田野的雪落的规规则则,现出纵横的阡陌。

大雪中我们小心翼翼的进入了太平峪,道路开始是湿的,继而是稀稀的雪泡在水中,再是铺些薄雪,逐渐的就是积雪,前面有车辙碾过,我们循着车辙缓慢地前行,太平峪是我见到的秦岭峪口开发最成熟的一个峪口,也是公路延伸最长的一条峪,我们把车开到一条叫做西寺沟的沟口,下来准备我们的爬山运动。

封闭的车窗隔不住视线,我们能看到窗外大雪的飘飘洒洒;封闭的车窗阻隔了寒冷,使我们无法感觉旷野的凌风。站在沟口的停车场上,看着漫天的大雪,呼吸着冰冷清凉的空气,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暴雪是苍天撒向人间的絮棉,无声无息的落在山川丘岳,顷刻把大地盖的实实严严;大雪是上帝拉开的雪幕,飞扬飘舞的雪片缀成了雪白的幕布,展现在所有的观众和演员面前;

大雪是宇宙间一缸搅匀的醪糟,混混沌沌浑然一体,人们便是站在缸底的那几粒白米。

走向西寺沟的是一条泥土的便道。年前的大雪前几日刚刚开化,才铺的新雪覆盖了昨日的泥泞,踩上去却象走在海绵上一般。深深的脚窝能挤出黄土的颜色。如是四十分种,我们走到了那个只有四户人家的村庄---------西寺村,究竟是村因沟名还是沟因村名,我们没有考证,我想大抵是村因沟名。

当然还可以走的更远更深更高,但是同行的伙伴已经气喘吁吁,我们便索性在一户人家的炉火前天南地北的扯了许久。炉火边,砌一杯清茶,吱吱溜溜的品着,看着室外的银白世界和正在飘舞的雪花精灵,也是一种人生的享受呢。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