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流 年 逝 水 小说连载(七十九)  

2007-11-23 22:24:04|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十八

赵树杰对李忆兰传销的事情抱一种无所谓的态度,是因为他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 情,他也懒得去搭理这些鸡毛蒜皮。

匆匆忙忙的日子过的飞快,赵树杰眼看到清水县就三年了,按规定,下派锻炼的期限也快到了,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况,三年期满,任期一到,卷铺盖走人,县上召开个隆重热烈的欢送会,省上来人接一下,这一段生活就宣告结束。至于下来,省上怎么安排使用,还会不会和县上有什么联系瓜葛,那都是后话了。

偏偏赵树杰就有了些特殊情况。一是部里的一把手已给他谈过,鉴于他的表现,想让他回来到某厅担任办公室主任,这是很多人抓破手背都抢不到的好差事,当然他心里清楚,自己工作出色只是一个方面,而更重要的一个方面是自己常在这些领导家中走动,清水县的土特产,经他的手 ,源源不断地都送到了这些领导家中。对领导的夫人们,他没有称呼过职务,总是以阿姨相称,颇得夫人们的喜欢,领导们在家里总是被领导者,夫人们枕边的软风也助了赵树杰一臂之力。当然,主要还是这个人的能力不错,适合这个角色。

另一个情况是县上的一把手书记兼县长要升到地区做副专员,常务副县长也要到另一个县去当县长。周书记对于和他配合得很默契的赵树杰也透了个信,如果他愿意留下来,他可以帮忙在地区活动活动,让赵树杰来接替县长的职务,并且还透露说,地区的几个主要领导已基本同意。但这也同时意味着,他必须以工作调动的形式正式来任这个职,而不能再是下派干部,说走就走的。

是走,还是留,这就是目前摆在他面前的抉择。

赵树杰翻来复去地平衡这中间的利弊,到底怎样做合适。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动物,两害相权取其小,两利相权取其大。现在这两件事都是好事,都意味着可以从副处升到正处。

走有走的好处。回到唐州,可以和妻儿团聚,厮守在一个城市。这几年在外,对李忆兰和孩子从情感的关怀上确实太少。另外,生活也稳定,办公室主任干上几年,说不定还能干上个副厅级、厅级呢。但同时也意味着,一切不会象在清水县那样便利了,不会再有人鞍前马后地侍候,也不会抬脚就是汽车,而是会象前几年一样,蹬着自行车去上班下班,忍受冬冷夏热。当然,这都是些不足挂齿的小事。

留下的好处呢?全面领导一个县的行政工作无疑是对自己驾驭全盘能力的一个考验和锻炼, 会使自己在仕途上更加成熟,更富有资历,也能更好地将自己的意志变成现实。当然还有一个小小的秘密,这里有一个他爱和爱他的女人。虽不能天天厮守在一起,但那种带有一点距离的恋情美感,却是李忆兰的感情所取代不了的。

金丽依然年轻美丽,这美丽中加上少妇的韵味,就更有几分神韵了。隔一段时间,她总要来找他一次。除过给赵小伟调动工作那次,她对他再没有提出过任何世俗的功利要求,仅仅只是想和他在一起呆一会儿。当他把去留的两难问题摆在她面前时,她哭了:“从感情上讲,我希望你留在这里;从理智上讲,我希望你回到那属于你的城市,善待妻子和孩子。我们这样的感情,迟早会出庇漏的,迟不如早,你早早地离开这里吧。我只有一个要求,你能偶而记起,在渭北高原上,有一个女子,用她终生的祈祷,祝愿你一切美满。真的,你能偶而记得起我,我就很满足了。”

作为赵树杰这边,在进行重大问题决策时,当然不会因为婚外的儿女私情而左右,这种见不得阳光被世人所唾弃而又异常甜蜜的感情,只是赵树杰精神生活的一种补充,或者需要。

周末回唐州市时,他又把这个两难选择摆在了饭桌上,正如他对李忆兰的传销无所谓一样,李忆兰同样也对他的去留持无所谓态度,只讲了一个大实话原则:“那里适合你事业的发展,你就呆在那里。”

李忆兰忙着他的传销,赵树杰就领了孩子到黎昶旭家来,两个孩子在一起玩,大人们就开始讨论赵树杰的去留问题,黎昶旭旗帜鲜明地支持他留在县上。“从近处看,留在县上,主持一个县的工作,从管辖的地域和事务上讲,要宽得多,多得多,对于个人综合能力的锻炼上,要比在厅里提高快得多,我们这个年龄,还正处在学习和锻炼能力的当口上,有了相当的能力,不愁日后没有出路;从远处看,能领导好一个县上的工作,就能领导好一个地区的工作,甚至一个省的工作,年轻干部,年龄是个宝,但长期的基层工作资历和经验显得更为重要。退一步讲,即就是过几年干不上去,再回来也不会没有人要你。明年,中央机构改革,省上的厅局也要有大动作,在有的省市,像你要去的那样的厅局,早就撤了,挂一块牌子,某某集团总公司,实际是个空架子,行政人员分流,到那时找单位就晚了,政府机构,哪个不是人满为患,发愁找不到高科技人才,什么时候还发愁过找不到一个处长、厅长。”

黎昶旭情绪激动地举了他们培训班上几个同学的例子。“县上的干部就是不一样,一个县就只有一个县长,办起事来方便得多,而那些厅局来的干部,就相形见拙了。而我,虽然也是副处级,简直就跟乞丐一般。”

赵树杰对黎昶旭的意见表示赞同:“那我就只好再给你们县上做牛做马了。”林宜云笑着说:“错了,是做威做福做老爷了。”

中学校长整天忙得找不着北,赵树杰询问林宜云“干得怎么样?”林宜云长叹一口气:“不 怎么样。”

确实是不怎么样。林宜云把自己称之为半奴半主的管家婆。和做生意一样,葛老板看到这一摊子不挣钱的时候,问也不问,只要你能维持住现状就行,自然,林宜云对于工资、福利、奖金等等也没有过多的企求,但是经过两年招生,学校急剧发展起来时,葛老板就有些兴趣盎然了,不断地发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指示,不执行呢,他是老板,林宜云虽是校长,但始终没忘自己打工的身份;执行吧,明明是外行的指手划脚,不是损伤了教师,便是伤害了学生,甚至搞出一些笑话。自大的老板啊,林宜云不怕你是外行,就怕你硬充内行。去年,随着学生人数的增多,林宜云也自然地提出来了加薪的要求,老板给林宜云画了一个大大的烧饼,老板曾信誓旦旦地对林宜云说:“好好干,年终给你按百分之十的比例提成。”等到年终林宜云去问那10% 时,老板先数说了林宜云一大堆的不是,然后反问,“我说过百分之十的话么,我咋记得我 没有说过。”林宜云直后悔当初没有签个协议。这个学期初,林宜云给老板打了个电话辞职,老板不辞劳苦亲自跑到家里来请,并声称:“你把咱们的学校承包了。”但等到林宜云上班之 后老板再也不提承包的事,林宜云把起草好的承包协议书交给老板,老板直说,“等一段时间,等一段时间。”

赵树杰就问林宜云:“下一步怎么办呢?”

事实上,林宜云已经在着手在办自己的私立中学,利用在华夏中学工作期间和教育部门建立起来的关系,他已经把建立私立中学的申请书、可行性分析报告、主要工作人员等等文件表格递到了市教委,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资金问题。她问赵树杰:“能不能贷下款?”

赵树杰说:“需要多少钱。”

“三十万差不多。”

“眼下怕不行,缓过这一段时间,我给你想办法。”

“地方我跟人家已经谈好了,就在迎宾路上,和华夏中学斜对面,原来是一家企业的电大,这几年招不来学生,场地闲置着,办学的条件基本具备了,但必须先交够一年的房租二十万 元才能进驻。”

“学生好招不好招?”

“应该说,问题不是太大。唐州每年毕业十万名初中生,能进入国立中学上学的大概是三分之一,有三分之一的学生要上各职业培训学校,高中教育刚好是个薄弱环节。随着高等教育大众化目标的不断推进,愿意上高中的学生数量急剧增加,城市里独生子女多,人人都希望孩子上大学,而高中教育又是大学的必经之道,就以唐州目前民办高中的状况来说,虽然民办高中有五、六十所,但规模很小,很少有上千人的学校,在这里分一碗粥喝还是可行的。”

“你计算过收益吗?”

“当然算过。第一年招两个班,八十到一百人吧。每人每年的学费收入三千元,毛收入是二十四万到三十万,除过房租二十万,还剩不到十万,人员工资、办公费用需要六万多元,算七万元吧。这样盈亏就是三万多元。还有一笔帐,第一年,我可以把部分校舍租出去,也能有四、五万元的收入。总体说来,第一年基本保持收支平衡,办学是个长期投资的项目,第一年只要不赔,第二年就肯定赚钱,到第三年达到饱和,每年赚个三十多万块钱不成问题。当然,办学赚钱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实现自己的理想,也为社会做一点好事吧。”

骤然间响起的电话铃声打断了几个人的谈话,黎昶旭接了电话,是李忆兰打来的,李忆兰约他们晚上去听一个讲座,黎昶旭已从赵树杰嘴里知道了李忆兰在搞传销,就问“是不是去听传销课 ?”李忆兰说:“你去了就知道了,这事情好的很,一月能挣几十万。”黎昶旭说:“那你就来给我们讲讲吧,我给你管饭。”

李忆兰不一会儿就风风火火地进了门,令黎昶旭和林宜云感到吃惊的是,李忆兰一改住日那种腼腆的少言寡语的状态,一来就一板一眼地讲起了传销的理论和摇摆机的功能,而且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生活啊,真是一所大学校。狂热的传销改变了一个三十多岁性格已经定型的女人,使她变得热情奔放,两眼放光,了解了许多原本自己并不知道的人和事,也增强了生活的信心,似乎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和位置。

李忆兰象一个虔诚的基督徒信仰上帝一样信服传销和宣传着传销的教义,她把她最近学到的传销理念一股脑地倾倒给在座的各位,最后却没有得到预期的反应。

赵树杰以蔑视的神态说,“别听她胡说,能发财的有几个人,绝大多数人还不是跟上垫背。 ”

李忆兰就举例说某某已经成了皇冠级的传销商,由一个半年前的穷光蛋变成了富翁,出门就打的,手里拿着大哥大;他们单位的小张,上个月领了两千元奖金等等。

黎昶旭说:“你只看到了问题的一面,这种金字塔式的传销方式,处在最低层的永远是绝大多数,这些人加入传销,并非是因为这台机器有多么好,而是想以此作为一个发财的手段,而一旦他们的发财美梦破灭了,怨气同样也会一层层传递上来,恐怕搞不好连个人感情都伤害了。”

李忆兰说:“这是一个永续发展经营的公司,公司做了六十年的经营计划,中国的老百姓这么多,那会把咱们垫底呢?况且,人口还在增加,家庭也在不断分化,永续经营是可能的,只要永续经营,就不会有人老处于最低层。”

林宜云问:“我看商店里这种机器才四、五百元,你们卖这么贵,这不是牟取暴利吗?”

李忆兰说:“这叫物有所值,同样是摇摆机,品牌不一样,质地不一样,价格自然也就不一样了。”

围绕着传销争论了很久,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还是吃饭要紧。两个女人就开始搭手做饭。

后来,黎昶旭还是买了一台摇摆机,他不是想传销,或者想籍此发财,而是架不住李忆兰一而再、再而三的锲而不舍地推销。在中国,这也许就叫做友情卖买吧,他没有像李忆兰一样执着而狂热地“跑街”,而是把它放在床头仅仅当做一个锻炼身体的器材。

小麦杨花吐穗的季节,赵树杰代理了清水县县长,所谓代理,这只是政坛上一种特殊的说法和形式而已,谁都知道,下一届的人大开会,代表们举举拳头就可以把代理二字取掉。

春风得意的赵代县长接手全盘工作之后,深感自己肩头的担子重大,同时,他又在不遗余力的实施着上届政府既定的大政方针,在这中间,再加上些更为完善的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