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流 年 逝 水 小说连载(七十)  

2007-11-19 17:10:13|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十九

  大浪淘沙。

 前两年纷纷成立的各种名目的公司, 在汹涌的市场经济浪潮中, 一部分生存下来了,而大部分却被淘汰了。赶海的弄潮儿,有的在商海的大风大浪中不仅学会了游泳,还能乘风破浪地搏击;有的却被风浪打得血本无还。大多数的人都如黎昶旭一样,在海边的浅水滩中,试探着游了一回,方知那海水又苦又涩,波浪中险象丛生,便匆匆忙忙地爬上了岸。

    到九五年春天,黎昶旭的公司整整存在了两年。仅仅只能谈得上存在, 正经八本地做生意也就是一个多月时间。我们知道, 做生意对他来说, 只能是一个业余的事情,按他自己的话说, 他是穿着工作服下海的,还没有扑腾几下,就被繁重的工作拉回了办公室。为单位打官司的事情, 忙活了一年多,虽然官司是赢了,但那块土地却莫名其妙地被施工队挖了一个诺大的深坑。几年间,成了一个积蓄污水,处理垃圾,滋生蚊蝇和病疫的“龙须沟”。书记和校长默认了,全校教职员工默认了,黎昶旭在十分感叹之后也默认了,虽然一人多高的“保卫操场”的大字还在墙上赫然警示着过往的行人,但早已没有人去关心这块土地了。

 随着学校经济效益的好转和工资调整、 奖金增加,维持基本的生活条件和略有节余已经成为现实,挣钱的心再也不像过去那般迫切了。而心的退缩,才是真正的退缩,没有了这份心,朝这个方向奋斗的动力自然便没有了。另外,这几年,事情也多,两边老人有病,孩子上学接送,林宜云又应聘去做了校长,从时间上讲,确实也紧张。

 党的政策在瞌睡处给黎昶旭送来了枕头。去年冬天, 中纪委下发了领导干部‘五不准’的规定,明令领导干部不得经商办公司,而自己又无意于离开学校,从此,做生意的事情就更是连想也不愿去想了。

 某一日,省工商管理局来了两名干部,给黎昶旭提出了两条可供选择的道路;一是注销公司,交回营业执照;二是缴纳年检费,继续经营。本来是每年要接受一次年检的,他的公司却连续两年都没有年检登记。

 黎昶旭本来是想到工商局去注销公司的,没承想工商局的同志赶到了门上。黎昶旭不假思索地选择了第一条意见,从此,办公司的事情就彻底结束了。

 解脱,从思想上彻底的解脱!存在了两年的公司一时化为乌有,再不需要为此事而劳心费神,再不需要为一笔小生意而满脸谦卑地给人说好话。他从骨子里还是一个知识分子,还是一个教师,一个高等学校的行政管理工作者。

 这一年春上的任务是繁重的。学生处处长受组织委派,到省委党校参加为期半年的县(处)级青年干部学习班,学生处、团委的领导重任要黎昶旭一肩挑;每周还有四节课;有几篇学生管理方面的论文都列好了提纲,资料也准备得差不多了,却始终没有整块的时间坐下来写;六百多名毕业生的安置任务;还有几件重要的私事。

 从九三年开始,高等学校毕业生分配工作发生了转折性的变化,一改由过去的计划分配而成为一定范围内的双向选择。每年春季一开学,各级劳动人事部门就开始举办声势浩大的人才交流会。学生方面和学校方面在则在年前就做好了准备工作。此项工作虽然说是由毕业生分配办公室具体负责,但作为主管部门,学生处的负责人却是必须亲自挂帅的。高等学校的学生已不再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了,有些长线专业的毕业生已经明显供大于求,必须花大力气推荐。况且,除统招生外,还有自费生、委培生的安置工作。

     今年省上的人才交流会在省体育场庞大的室内训练馆里举行。钢筋屋架下人头攒动,嘈杂鼎沸,水泄不通。一边是全省四十多所高校每家两桌子宽的办公席,中间和另一边是几百家用人单位更为狭窄的招聘场地。数万名毕业生和他们的家长朋友在其间艰难地运动,和用人单位洽谈、商讨。

    用人单位今年的要求明显地高过往年。研究生最为抢手,也给他们提供了更为广阔的选择空间;本科生成了各单位的基本要求;大专生则乏人问津;理工科的热门专业如计算机应用、信息管理等要的单位很多,而诸如会计、统计等长线专业却比较难找;用人单位对外语水平的要求越来越高,许多单位明确提出要英语六级以上,又要会熟练运用微机。甚至连有些县属企业,也提出了要研究生,贴上了“本科、专科免谈”的告示。

    其实,有些学生到这里来,纯粹是履行一个手续。因为早在去年后半年、在春节期间,他们的父母或亲戚,已经给他们找到了单位,这些单位的招聘者,为了“秉公办事”和避开各种嫌疑,而把签字的仪式放到了熙熙攘攘的人才交流会上。交流会第一天下来,就有许多单位撤了摊儿,或者在自己的摊位前摆一个“额满”的牌子。

    学生已经逐渐认可了这种竞争,一级又一级学生传授下来的经验是要提前行动。毕业分配,不再是分配学生,而是对学生的综合因素,包括父母亲属的权利、社会关系、金钱、学生能力等综合因素的检验。

    虽然学校的分配政策上明确写着择优分配的原则,但是,老师们也都知道学生寻找个单位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情,一般说来,只要用人单位愿意要某个学生,学校都会痛快地签章,即便是最差的学生,学校也不愿他找不到单位。

    所以,往往便出现这样一种情况,在学校里表现极其一般的学生,找到了一个理想的工作单位;而表现很好、学习成绩也很好的,却只能统分回原来的户口所在地的人事部门,再由那里重新分配。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时期,国家仍然给统招生承诺统一分配,只不过,统一分配到地区或县上的人事部门,等于没分配。

    黎昶旭到人才交流会上来,一半儿是为着自己学校学生的推荐,另一半是为了给自己的表弟找工作。表弟是一家工科学校的专科生,学的是老掉牙的机械制造专业。黎昶旭在交流会上挤了一圈,才发现了三家招聘该专业学生的单位,而提出的要求却都是要本科生,其中有两家单位还在陕南,只有一家在唐州,是个机械厂。姑姑和姑夫不止一次的托瞩他,一定要在唐州给孩子找个单位。

    怎么办?直接去给人家推荐,肯定是碰一鼻子灰。

    人才交流会结束的那天下午,唐州大学出面招待自己的用人单位大户,以感谢他们对学校的支持、征求他们对人才的要求。黎昶旭特意邀请了这家机械厂,尽管它只招聘了唐州大学两名学生。

    席间,黎昶旭轮番把盏,极尽地发挥了他善饮的长处。在和机械厂的人事处长碰杯时,人事处长极小心地提出了希望学校能保证他们要的会计专业的一名学生,黎昶旭却在这里卖了个关子。“每年各专业留城的计划数是提前定死了的,今年会计专业的学生协议签的比较多,这个计划能不能保证,还要看这个学生的综合积分名次。”他转过头问身边的毕分办主任:“小张,这个学生的名次怎么样?”小张问了学生的姓名,一口报出了这个学生的名次:“在会计专业九十几名毕业生中,位居七十八位。因打架受过一次处分。”其实,这个情况黎昶旭是知道的,在学校里,凡是出名的学生,黎昶旭心里都有本账,让小张来回答这个问题,便徒增了许多真实感,黎昶旭脸上便做出难为的表情,“这个,恐怕有难度。……”人事处长脸上一下子显出焦急的神态漏出了老底:“这个你一定要想办法保证,这是我们厂长交待下来的一个关系户,你给想想办法。”黎昶旭嘴上说着“随后再说,随后再说”,便挪开脚步去和别人碰杯。这时,黎昶旭对表弟的事便有了八、九分的把握。

    宴席回来的时候,这位人事处长还专门留下来给黎昶旭再一次重复了上面的意思,黎昶旭敷衍了几句,没有给他肯话。但他对表弟的事就有了十分的把握。

    过了几天,这个人事处长给黎昶旭打了个电话,黎昶旭顺便说了表弟的事情,人事处长热情地说:“你让娃来!”表弟去了,极其顺利地在这家单位签了合同。黎昶旭给人事处长打了个电话,表示感谢,人事处长却说了一番给他表弟办事的难度:本来厂里是不要专科生的;本来厂里的招聘已经满额了的;你表弟的学习成绩不是很好等等等等。黎昶旭没有说什么,只是说非常感谢,够朋友。

    是的,什么也不用说,人事处长再也不用提及那个学生的计划能否落实,黎昶旭也不用再提及那个学生的成绩有多差或有什么劣迹,更不用强调这个事情的难度有多大多大,人事处长毫不怀疑黎昶旭能把这个事情摆平。一桩交易就这样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完成了。

    人才交流会结束后,毕业班学生就进入了实习阶段,而实习阶段,才是更多的学生寻找单位的黄金时间。从前年起,唐州大学的实习就实行了“大分散,小集中”的方式,学生自找实习单位,每一个地区选一名组长,组长和系上保持联系,学生们称之为“放羊式”实习。有的学生就干脆在自己家里实习,实习归来只需要交一份实习报告或鉴定……这简直易如反掌……从哪里找不到一家单位盖章呢!

    一些学生在人才交流会上和用人单位谈了个意向,用人单位的主管人员打着继续考察的幌子吊着学生的胃口,学生发动了各方面的关系,三番五次地往那些人员家里跑,不断打点,终于有一天,诚心感动了上帝,红艳艳的章子和潦草得不能认识的名字签到了协议书上,学生这才有心思开始实习。

    更多的学生刚处于东家出,西家入的找单位阶段,实习根本无法谈及,找工作才是最主要的,同时有几家单位有意向,却不知最后能落实那一家,见庙就烧香,见菩萨就磕头,不知花了多少冤枉钱。就连已经找到接受单位的学生还在试图找更好的用人单位,一时间,有的学生“一女几嫁”,手里同时攥着好几家单位签了字的协议书,拿不定主意到底该嫁给谁家。

    还有一些学生,充分分析了形势和自己的情况之后,叹一声长气,骂一声留在城里有什么好的,就早早地卷了铺盖回家,索性到家乡的人事局再说……好歹总得给安排个单位。

    最潇洒的是那些压根就不指望到分配的地方去报道的学生,他们打算只揣一张毕业证到更适合鸟飞鱼跃的地方去,去深圳、去海南、去人事制度更灵活的地方,或干个个体,或打工,他们相信,天无绝人之路,只要有真本事,走遍天下都不怕。他们没有强有力的社会关系帮助,却崇尚自我奋斗。

    毕业分配也给在校学生的管理带来了负面影响。在计划经济时期,学生的毕业分配,主要依据是学生在校的表现和学习成绩,也就是综合积分的全部内容,积分在前的学生,自然可以分到比较好的单位,积分在后的学生,也只有到比较差的地方去。而现在分配单位的好坏,不再取决于综合积分的名次,而主要取决于你的“关系”,不论成绩如何,主要是看你能否联系到好地方、好单位。很多学生便不大注意在校的表现和学习成绩,纪律松弛,学习退步,甚至崇尚“六十分万岁,多一分都是浪费”的信条。学期开学初的补考人数直线上升,达到了百分之三的比例。今年,学校处理的因学习成绩不及格劝其退学的就有十多个。而前多年,却极少有这种现象。黎昶旭记得他上大学时,全班四年间总共只有一人补考过,他带的那班学生,四年间也补考者寥寥,那时黎昶旭问学生“今年有几个人补考”?现在的班主任则问学生:“今年几个人不补考”?

    学生越来越讲究吃喝玩乐和交际,生活费用急剧上升。宿舍管理科每周都会在宿舍检查出打麻将赌博的,也有夜不归宿的,女学生不惜陪舞卖身的,甚至出现了男女生混宿!学生抽烟的人数明显增多档次也普遍超过教师。某一周之内,黎昶旭连续去了两次公安局,第一次是一个学生盗窃自行车被抓住,叫学校去领人,第二次是一伙学生倒卖足球比赛门票被抓住,又叫学校去领人。

  多年行之有效的管理教育办法越来越不适应当今的学生,经过几上几下的讨论之后,一系列新的学生管理办法出台,遵循“引导、重教、严惩、规范”的基本原则进行,对具有倾向性的典型人和事,进行了严肃处理,学生管理工作才出现了一个暂时平稳的局面。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