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流 年 逝 水 小说连载(六十九)  

2007-11-19 16:57:55|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十八

   九五年的春节,赵树杰一家人在清水县渡过。

  春节是中国人最注重的传统节日,也是一年中国家公职人员放假最长的节日,全家团圆,欢欢喜喜地过大年,但是美国人却不过春节,在清水县帮助安装进口设备的美国人,仍然和往日一样,照常上班。赵树杰负责这个项目,也就只能在春节期间加班了。县上的其他领导十分关心赵树杰的生活,也就商量着让赵树杰把李忆兰母子一起接来,其实,就是县上的其他领导不说,赵树杰也是打算把李忆兰母子接来清水县过年的。

年货几乎不用准备,除穿的之外,有关部门热心的领导,已经让下属准备好了一应物品,米面、蔬菜、白酒、啤酒,甚至洗洁净、抹布等等。

真正的身在异乡。

长这么大,他还没有在外边过过一次年,无论是过去在唐州市上班,还是现在在清水县挂职锻炼,年尽月满,他总是要回到父母的身边,往往一年也就只有这一次回家的机会,尽管家距离唐州市并不是很远,每次回家,或许只呆那么一两天,但一回到故乡,他总有一种踏实的感觉。母亲早早地炸好了肉丸子,准备好了过年的吃吃喝喝,父亲一遍又一遍地到村头翘首企盼,见到他们一家,心里就喜得乐开了花。

但是,每年回家,李忆兰总要和他闹一点小小的不快,别别扭扭地不愿回去。她基本上是城里人,多年来已经过惯了城里的生活,并且养成了干净卫生的习惯,每次随赵树杰回家,回来后总是弹嫌农村的这也不好,那也不好,农村人不讲卫生,饭菜放在炕上,热炕把人睡的嗓子疼,褥子太薄,把人崴得腰疼,不如城里的高桌子低板凳坐上舒服……,赵力则完全是城市的孩子,也不愿意回家;其实,慈爱的父母亲把城里回来的媳妇是当神敬的,而那尊神却总是拉着个脸,好象谁欠她几百吊钱似的,赵力对爷爷奶奶,生疏得如同路人一般。尽管是一尊神,却还要把她请回去,向乡人和父母昭示,他有一个完整和表面上看起来幸福的家,母亲乐巅巅地在脚地忙来忙去,象侍候贵客一样地小心地供着这尊神。作父亲的从来不说什么,只要儿子心里高兴就行。而作儿子的,心里却怎能高兴得起来呢?如此过了几年之后,赵树杰索性不再让李忆兰回家,自己便领了赵力回家,与其让父母亲敬神一般地供奉着媳妇,何如让媳妇在自由的空气里徜徉——让李忆兰回娘家去过年。而他的根在农村,他必须回家去过年。

细想起来,其实是虚荣心在做怪。开始从心底里,他还是希望在村人和父母面前,维护一点可怜的所谓面子和虚假的繁荣,而后来,妻子不愿意给他这个面子,他索性便不要了,不要这个面子,你用什么来难为我呀?

人啊,你往往生活在虚幻的自尊之中,城里的媳妇不愿意回农村的婆家,你勉强了,她回去了,却拉了个脸,让谁去看呀?让辛劳一年的父母去看你的眉高眼低,就仅仅因为你是城里的人么,城里人有什么了不起!那么,就请收起你城里女人的架子吧,我不让你回去,让你的架子在娘家看弟媳妇如冬日寒风般的眉高眼底吧,而我,则不能不看望我的父母!赵树杰还想起城里女人的又一缺点,见不得农村家里的人来,更见不得乡里乡亲的打扰。农村的亲戚邻居来了,她们最拿手的戏法便是回娘家——眼不见为净,然后是回来一遍遍地拖地板、抹桌子,把人家坐过的沙发套子拆下来洗了,睡过的床单也洗了,仿佛有什么传染病似的。赵树杰对付这一招的办法便是你走了,不给客人做饭吃,我便领着客人到街上去吃饭,让你心疼你的饭钱!李忆兰是个过日子极抠的人,如此几番下来,便心疼得不行,在家里给客人做饭吃,但仍旧是拉长了脸。固然农村人不如城里人整洁、干净卫生、富裕,但更多的是自尊,既然你不欢迎我来,我也不再登你的门了。几年下来,赵树杰的家人很少到赵树杰家里来,有几次,他父亲也是到单位,事情说完也就回家了。

蠢笨的妇人却忘记了,你所爱着的男人和农村有着割不清、斩不断的千丝万缕的关系!想阻断这种来往,最终阻隔的却是夫妻之间的感情。你爱这个男人,就要接纳他对父母兄弟的感情,你爱这个男人,就要接纳他的父母兄弟,亲邻朋友!他不会娶了媳妇忘了娘,也不会只生活在你们这个三口之家当中,他有他的过去,有他曾经生活过的环境和社交圈子,他生活在城市,农村却还有他的影子,他很在乎村人们对他的这样那样的评点,包括他的小家庭、妻子、儿女等等!

来给赵副县长拜年的人自然很多,大包小包地拎了东西,无非是些烟酒水果,赵副县长统统来者不拒,但却要给客人回礼,并且是非回不可的,否则便是生硬硬地一句:“不要我的东西,便把你的东西提回去”。客人便怏怏地接收了。赵树杰并没有特别地买什么东西,他无非是把张三提来的东西送给了李四,又把李四拿来的东西分出来些送给王五、王五的东西和李四的东西重新排列组合了,又拿出来送给刘六。几天间,他也抽空到住在县城里的几位领导家里转了转,道一声新年好,互相恭维着问侯几句,说一些工作之外的客气话。

正月初五中午,刘金丽和他的丈夫抱着孩子来给他拜年,这是他所没有想到的。

李忆兰很热情地接待了刘金丽一家,刘金丽一口一个“嫂子”地叫个不停,赵树杰一边和刘金丽的丈夫赵小伟吞云吐雾地客气着,一边心里却乱七八糟地想着。眼前这两个漂亮的女人,一个是他的妻子,一个是他的情人。妻子是受法律保护的配偶,更重要的是孩子的母亲。他是妻子的靠山,她爱他,操心他的衣食起居和孩子;情人和他是不受法律保护且为伦理道德规范所唾弃的那种暖昧关系,她有自己的丈夫、孩子和稳定的家庭关系,金丽爱他,在感情上肯定超过爱自己的丈夫,但是并不能说他不爱自己的丈夫。他也深深地爱自己的情人。连同两个孩子,他们六个人形成了两个稳定的三角形,而这三角形的两个角,却分别伸进了对方的三角形当中,去充当这个三角形所不需要的第四个角,并把它扩张成一个不稳定的四边形。至少,在潜意识上,在潜在的危害性里,确是这样。

如果自己和金丽的婚外恋情暴露了呢?他曾经不止一次地想过这个问题。伤害的是另外两个无辜的大人和孩子!李忆兰会跟他离婚吗?也许会,也许不会,如果离了,受到最大伤害的不是大人,而是孩子,无辜的孩子,他将缺少母爱或者父爱,将有一个继母或者继父,当然,他还是自己的儿子,但是他会恨自己一辈子,因为这场过错的原因完全在他!如果不离呢?李忆兰是个阴鸷的女人,也许会选择这条路,那则意味着,夫妻关系的名存实亡,只是为了一个名分,婚姻的名分而存在着,或许还会有性关系,但那恐怕纯粹是为了生理需要吧。孩子还会有一个有裂缝的完整的家,有一个养育和培养他长大所需要的冷冰冰的环境。受苦受难的,将是他的父母!当然,还牵涉到金丽的家庭,而金丽如果离婚了,自己则要义无反顾地离婚,同她结婚,并不是说,感情深到了这一步,而是责任,一个对自己所爱的女人所负的责任要求他这样做!如果金丽的婚姻还能维系下去,哪怕他离婚了,他也会毫不打扰金丽的生活,独自生活下去,或者寻枝另栖。

他看着身边的赵小伟,这个年轻英俊的中学教师,他正陶醉在重播的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文艺晚会当中,他不会想到,他和金丽如火如荼的爱情生活中,还有着这么危险的事情。在他的心目中,妻子有着火一样的热情。无论是对待家里的老人,还是自己和孩子,都是全心全意,言语之中偶而流露出对赵县长的崇拜与敬慕,但那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感情,赵副县长官高位重,绝不会因个人感情而牺牲远大前程。他对妻子与赵县长的交往,是信任和放心的,毫不设防。

两个女人说说笑笑之间就把饭做好了。李忆兰和两个孩子喝饮料,他们三个人喝白酒。

刘金丽用眼光鼓励赵小伟给赵树杰敬酒,小伟端起杯子,双手敬到赵树杰面前:“赵县长,祝你新年愉快!”赵树杰二话没说,仰起脖子干了,第二杯酒小伟说:“好事成双。”赵树杰也喝了;小伟又端起第三杯酒,赵树杰连忙说:“一起喝,一起喝。”也和金丽、李忆兰两个小孩碰了杯,一块儿喝了。

酒越喝越热,话越说越多。赵树杰问起学校的情况,又说了在学校工作的若干好处,赵小伟说:“在学校工作固然有许多好处,但也有很多的缺点,比如和外边接触太少,办个事情很不容易;工资收入是稳定,但数量太少;干来干去,最后还不是个穷教师,发展前途不大。”

赵树杰说:“学校之外也不好干,县上的许多企业都关门了,连基本工资都发不出来。”

小伟说:“学校也只发百分之七十的工资。”

赵树杰说:“县财政太紧张,基本上是维持吃饭,建设拿不出来钱。”

小伟说:“你看我这个情况能不能调动一下?”

赵树杰说:“调到那儿去呀?县上的现行政策,还是教师不准出教育系统。”赵树杰有点推诿。

金丽说:“不出教育系统行不行。”金丽这一说话,可把赵树杰给难住了。他愿意给金丽帮忙。

小伟说:“我听说招生办缺编,你能不能给招办主任说一下。”

这种事情,赵树杰不曾办过。他想了想,“你先跟招办主任谈一谈。”他想,这类事情,不能专意给招办主任说,要找机会。

招办主任是从清水县中学调过去的,至今还住在学校,赵小伟给招办主任的话倒是可以说,但如果没有赵树杰说话是很难办成的。

说来也巧,送走了金丽一家,晚上赵树杰一家人正围着电视,招办主任一家人就来给赵树杰拜年了。

招办主任姓边,四十多岁,一付文弱书生的模样,眼睛里却透露出些许狡黠。目前正是争取教育局局长位子的几个人之一。亲亲热热地寒喧了一阵子,赵树杰便问起了招办的情况。

“招办现在有几个人啊?”

“按编制是八个人,年前退了一个,现在有七个人。常年有一个人在市里或者省上帮忙,实际上只有六个人上班。”

“忙不忙?业务多不多?”

“忙得跟电陀螺一样。每年三次升学考试,中考、高考、成人入学考试,哪一样瞌睡都得从眼里过,现在再加上自学考试业务,每年两次,忙完这个忙那个,简直没得个喘气的机会。”

“不过,招办这几年的工作总体还不错嘛!除了去年那件事,好象再没有出过什么大的纰露。”去年中考时,招办一个干事收受考生家长两千元贿赂,事情没办成,被考生家长告到了教育局。教育局是招办的顶头上司。

边主任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随即自谦地说,“有些事情没有做好,让领导操心了。”他顿了顿,“原先说给招办配个车,你能不能在周县长面前再说一说。”他期待地看着赵树杰。

赵树杰说:“等上了班我再问一问。”赵树杰不再看边主任,转而盯着电视屏幕。

过了一会儿,赵树杰漫不经心地说:“中学有个教师叫赵小伟,边主任认得不?”

吴主任连忙说:“认得,认得,我在中学当教导处主任时分配来的学生。小伙子人长的挺精神、机灵,课也带的好。他爱人是前两年才调来的,在城关中学,教英语。”其实,边主任听说过,赵树杰和刘金丽曾经在一起教过书。

话只能说到这里,再多说一句都是废话。聪明的边主任也不再多问,只能看下一步事情的动态了。而他的要紧之处,是巴结好赵县长,在下一步自己的升迁问题上,作为主管文教工作的副县长,给自己说一句好话,是至关重要的,退一万步讲,就是赵县长不发表反对意见,也是对他的提携。

开学之后,边主任装作串门的样子,到赵小伟的房子来闲聊,透露的最重要的信息便是赵副县长问起过赵小伟。他说了若干好话,赵小伟趁机向吴主任提出了到招办工作的愿望。春暖花开的时候,赵小伟就到招生办上班了。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