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流 年 逝 水 小说连载(七十五)  

2007-11-19 23:13:21|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十四

深秋的渭北高原,处处呈现着一派丰收的景象。红红的苹果挂满枝头,从果园的矮墙上露出笑脸,在早起清冷的阳光下,泛出闪闪烁烁金色的亮点;包谷棒子已经掰掉,只留下青黄色的秸杆站在冷风中瑟瑟发抖;谷子、糜子、豆子等秋庄稼已经割倒,碾打囤装,回茬地里的麦苗已经绿油油的一片。果香扑鼻,苗香沁人,这正是一年四季里 昼夜 温差最大的季节,也正是这种昼夜温差,培育出了渭北高原质地优良的苹果,汁甜味浓,沁人肺腑。太大的昼夜温差,造成了渭北高原上“二八月,乱穿衣”的特殊景观,怕冷的老人早晚已经披起了棉衣,中午却只需穿一件夹袄,小伙子们正午则穿一件衬衫或背心就能在地里劳做。

副县长赵树杰今天起了个大早,陪同深圳来的一位果商到乡下去订购苹果。本来这订购苹果的事情,是劳不着县长大驾的,但因为这客商是欧阳弘介绍来的,欧阳在电话中说,这是他的一个好朋友,他刚到深圳时曾经给过他很大帮助。说到这里,我们便会知道,他就是欧阳的大学同学,在深圳接待欧阳并给他介绍工作的钟晟了。钟晟后来加盟一家外贸集团公司,当了这家外贸集团公司的董事和副总经理,这次到清水县来,就是慕苹果之乡的名声专门来采购一批苹果的。另外,作为赵树杰来说,推销县上的苹果,也不是份外的事。清水县人前几年坐在地头等客商的卖方市场阶段已经过去了,县上号召各级干部,甚至在外工作的本县籍人士为县域经济出力,推销已经显得有些过剩的苹果。

小轿车出了县城,直奔西北方向而去,凤镇——欧阳弘的老家所在地,也是这个县最负盛名的苹果产地。不大一会儿,车子就开到了欧阳弘的家门口,赵树杰曾经来这里看望过两位老人,驾轻路熟的,他轻轻扣击着油漆斑驳的大门上两个铁环扣,没有人应声,便一路打问着来到了两位老人抚弄的果园。

车子刚刚在果园门口荆芭编成的门口停住,柴门一角就呼地扑出一只土黄色的狗头,拽得铁链子哗哗作响,伴随着一声紧似一声的犬吠,周边的狗们也声援以地狂吠,鸡们惊慌失措地锐声尖叫。

柴门开处,一位脸上写满苍桑的老人出现在门口,披一件旧棉袄,叼一根尺把长的旱烟锅子,这便是欧阳弘的父亲。老人一边招呼赵树杰他们进来,一边威严地向狗下达了“卧”的指令,那狗就委屈地蜷下身子,尾巴摇摇晃晃地呜咽。

欧阳弘的母亲忙不迭地给客人取烟、倒水,又忙忙碌碌地在屋里打鸡蛋招呼远来的贵客,赵树杰他们站在低矮的果园房门口和欧阳大叔聊天。

赵树杰和钟晟端祥着枝头挂满露珠晶莹透亮的果子,赵树杰问:“大叔,你这园里都有些啥品种?”

老汉从嘴上拿下旱烟锅子说:“好几种哩。这是红富士,日本品种。”又用手指着不远处的那一行说:“那是秦冠,比富士长的个头还大,颜色更红,卖不上富士的价。”说着,就手一伸,从树上拽下来两个硕大的红富士,在袄襟上擦一擦,递给他们两人:“ 尝一口,尝一口。”

赵树杰接过苹果,“咔嚓”咬了一大口,钟晟似乎还在为是否卫生犯愁,见赵树杰吃得这样香,也不好意思地咬了一小口,虽是一小口,却满嘴汁液,凉甜沁脾,连连说:“好吃、好吃 。”扭过头来对赵树杰和老人说,“咱们到那边走走看看”,三个人猫着腰,从树行间小心地走过,不时有苹果碰在头上,有枝丫挂着衣服,钟晟的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树枝上的苹果,就好象一个挑剔的妇人在盯着货价上琳郎满目的化妆品一般。

地那头,传来了欧阳大婶叫吃饭的声音,奇怪的是,他不叫老头子也不叫赵树杰,只是直了嗓子发一个单音“弘——,弘——,吃饭咧”,这其实是当地老年夫妻互相呼叫对方的一种方式,老头老婆互不称名字,只是习惯于用某个子女的名字称呼对方。赵树杰谙熟这一点, 而 钟晟却瞪大了眼睛:“欧阳弘回来了?在哪里?”老头尴尬地笑了一下,赵树杰说:“大婶叫咱们吃饭哩。”

说是饭,实际上是每人四个鸡蛋,荷包了卧在碗里。这是当地人招待贵客的见面饭食,算是垫个底,不能算一顿饭的。三个人在庵棚子前面席子大的一块空地上就着一张粗糙的小方桌坐下,老太太还在出出进进地忙碌。

苹果进入后期管理阶段之后,几乎是家家户户,果园里都要住人看守,到了采摘季节,园里更是不能离人,欧阳弘家老两口索性就搬到园子里来住了,拾掇些简单的锅碗瓢盆,吃住就都不回家去了。

钟晟问欧阳大叔:“今年收成不错嘛,你家能产多少苹果?”

老人沉思着估摸了一下:“咱这是五亩园,今年是大年,一亩结五千上下,就是两万多斤吧。”

赵树杰说:“按今年的市价,能卖两万来块钱吧?”

老人连连摆手:“卖不下,卖不下。咱这儿前一阵镇上来的客商,商品果红富士给到一块四,秦冠给到八毛钱,咱这园里,秦冠就一半多,而今商品果验的严,最多能有六、七千斤商品果吧。下拣的果子就卖不上钱了,几毛毛钱一斤。”

正说着,门“吱钮”响了一声,大黄狗站起来发出欢快的呻吟声,尾巴象安了转轴似地摇起来,一个和欧阳弘长得酷似的中年汉子走进来,亲切地握住了赵树杰的手说:“我看见门口停个车,猜想是你来了,果不其然。”来人是欧阳弘的大哥欧阳正,这个村村民委员会的主任,又兼着村里的支书,赵树杰以前见过,就给钟晟做了介绍。

钟晟掏出名片递给欧阳正,欧阳正忙着给几位递烟,寒喧了几句之后,欧阳正就对赵树杰说:“今年这卖苹果是个麻达,赵县长给咱想个办法?”

赵树杰说:“你说说是个啥麻达?”

欧阳正说:“客源少,往年这时候,镇上的小旅馆都住满了,今年这时候才来了三、四家,等级验的死严,价线给的生低,实在没办法卖。”

钟晟抿着嘴笑了一下。赵树杰说:“我这不正给大家想办法嘛,看,我把大客商都拉到你家里来了。”他用手指一下钟晟。

钟晟点点头,欧阳正说:“那好么,好的很么。”他看了看放在桌子一角的名片,说:“钟总经理,都想要些啥果子,要多少?”

钟晟说:“我们想要些红富士,因为是出口,所以质量一定要好,规格在80公分,果面光泽无破损、无果锈。数量么,先订十万公斤,然后再视情况而定,我还准备在其它地方再订些。”

欧阳正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连声说,“好,好,没问题,质量绝对保证。”又转过身对他母亲说,“妈,你去给我媳妇说一下,中午准备些饭”。

之后,双方议定了价格,包装、手续费等项事宜。按市价每公斤两块八毛钱起货价核算,10公斤一箱。关于包装箱,钟晟早已在县纸箱厂联系好了,每公斤给欧阳正一毛钱手续费。当一切都谈妥了之后,钟晟就很严肃地对欧阳正说:“大哥,交情归交情,生意归生意,丑话说在前面,每一批活,我都要按20%抽检的,不合格是坚决不能要的。”欧阳正拍了腔子说,“那当然,那当然。”

中午在欧阳正家里七碟子八碗地吃过午饭之后,钟晟就留在了欧阳弘家里,开始了他的收购苹果生意。赵树杰开了车一溜烟地返回县城上班去了。临走时,他对钟晟说,“我有空再来看你”。

因为老两口都住在果园里,诺大的一个院子,就住了钟晟一个人,厦房底下,有的是堆放苹果的地方,老人们特意把他安排在欧阳弘的房子里,每日三餐,欧阳正都派了儿子或者女儿来叫一声“钟叔叔,吃饭”,日子过得惬义而单调,忙碌又无聊。

第一批五卡车货发走之后,赵树杰不失前言,瞅一个星期五的下午,开了车来看钟晟。赵树杰的观点是,朋友的好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朋友远离了家,来到自己工作和管辖的地方,应该尽地主之谊。不承想,赵树杰的这一次行动,却惊动了镇政府的几个领导,他们就追着赵树杰的脚跟到了钟晟的处住,晚上执意要请客,在镇上最好的王家餐馆里摆了一桌,赵树杰也叫上了欧阳正,这样一来,县、镇、村三级领导班子的成员就凑到一起了。席间,引出的话题就又促成了另一桩好事。

话题是由今年的卖苹果难引起的。钟晟在一旁认真地听着几个镇干部给赵树杰的“汇报”和“ 诉苦”。镇长说:“凤镇下辖十六个自然村,人口一万五千多人,人均一亩果园,按今年测产的情况看,能产两千多万公斤果子,商品率不及三分之一,也就是六、七百万公斤,这些果子能卖一千多万元,下拣果能卖八、九百万元,总共不到两千万元吧,刨去农林特产税、公购粮、农药、化肥、浇地等等费用,农民人均收入一千挂零,这也就是农民一年的最主要的收入。农民苦啊!前几年,县上号召农民栽果树,人均一亩苹果园,这个目标是达到了,但是苹果价格却下来了,尤其是验收的严格,好端端的果子就是下拣,卖不上钱,再这样下去,谁还肯抚弄苹果,离挖果树的日子也就不远了!”镇长越说越气馁:“县长,你说咋办?”

赵树杰反问一句:“你说咋办?”

镇长说:“农民也把办法想扎了,有些人真是侍候自己的娘老子、娃娃都没有侍候果园这么经心过,也不是树不结果,就是价格太低了。”

“谷贱伤农啊。”钟晟猛不防发了个经济学式的感慨。“我是收购果子的,而今市场经济,我们也必须按市场规律办事,前几年,果子价格高,是种果子的人少,这几年,北方各省, 种苹果的面积大大增加,而吃苹果的人远没有种苹果的人数增加的那么快,东西多了,价格自然也就降了。”

镇上的书记说:“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对市场保护不够。我们县是享誉全国的苹果之乡,打出了清水县苹果的品牌,但是周围各县,甚至周边省份,出售的也都是清水县苹果,只要果箱上印上清水县苹果,也就是清水县苹果了,形成了一种鱼龙混杂,良莠不分的局面,果商收购时只看表面,而不求内在品质,这种真假清水县苹果不分的状况,也压低了我们的价格。” 

欧阳正接着说:“下拣果数量最大,价格低得怕怕。而今谁家门口不是堆着一堆红蛋蛋,卖都没心思,去年冬天,我和几个人拉了一汽车下拣的蛋蛋苹果到煤城的果汁厂去交,每斤五分钱,排了两天队硬是交不上,最后一算帐,即就是卖了,连汽车运费也不够,几个人一商量,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把一车烂苹果交给车主,跑咧。”

赵树杰想笑,却感到苦涩得笑不出来,这些朴实的农民兄弟啊。他说:“其实,县上这几年,也在想办法,去年办了个果汁厂,无奈规模太小,能消化的下拣果子实在太少,连一个大乡镇的下拣果都消化不了,由于管理不善,生产的季节性太强,效益也不好。也曾想办个苹果罐头厂之类的,但是,有新鲜苹果吃谁还愿吃糖水泡苹果,况且成本也高。从长远看,还是要走苹果深加工的路子,加大苹果的附加值,既解决农民的卖果子难问题,同时也能安排些剩余劳动力,为县上财政也做一点贡献,但直到现在,还没有想出一个好办法来。”

钟晟说:“我见过一种果品保鲜技术。把水果切片放在超低温冷冻设备中,冷冻脱水,吃时只需泡在清水中,很快就能恢复原状,营养成份不失缺,味道也不发生变化,在国外很流行。也可以制成果脯或儿童食品,市场销路也很好,听说这种技术和设备,兰州就有。我还吃过用这种方法加工的草莓,确实不错。”

乡长的眼睛里顿时就闪出来亮光,“钟总,你信息灵通,给咱打听一下,如果能行,咱们合伙上这个项目,我们来生产,你们负责出口。”他又把脸转向赵树杰:“县上也可以给咱支持一下么。”

大越说越热闹,这顿饭直吃到晚上十点多才散伙。

一个多月后的一个星期一,通讯员给赵副县长送来一个沉甸甸的深圳来的特快专递,赵树杰打开一看,是一套关于苹果干加工的技术资料和市场可行性分析报告,落款处是钟晟的亲笔签名并有一封措词真切的感谢信。而这时,农民家家户户的苹果库里、房檐下还压着一摞摞用保鲜袋贮藏着的下拣果,在等待着渺茫的市场、企望着高价。

赵树杰把凤镇的镇长打电话叫到办公室,给他交待了这件利国利民的好事,中间又经过赵树杰和钟晟的几番电话商磋,镇长又亲自跑了一回深圳,投资150万元的苹果干生产线就在凤镇落成了。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我们亲爱的朋友欧阳弘为这条生产线投资了50万元,赵树杰通过县农行 以凤镇政府的名义给这个项目贷款50万元,钟晟出资50万元。在开车投产的剪彩仪式上,赵树杰代表县政府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感谢同志们,感谢朋友们,感谢大家对清水县政府的支持和对凤镇父老乡亲的厚爱,在这里建一个厂,不仅是对凤镇果业生产的帮助,而且是对清水县果业经济走向更加深入、广阔的市场领域的促进!”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