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流 年 逝 水 小说连载(五十七)  

2007-11-17 17:49:22|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十六

秦舟在厕所里拼命地呕吐,一股酒臭味扩散到客厅里,赵树杰去照看秦舟,拿一瓶空气清新剂喷了,屋子里立刻弥漫了薄荷淡淡的幽香。

酒场上往往是这样,大家拼命地劝一个人喝,这个人经不住劝,就一杯接一杯地喝了。然后

醉了,呕吐了,大家便立时都感到窘。真心真意地劝你多喝些茶水,要么躺下休息一会儿,过后再骂你没彩,见酒不要命。秦舟这种人,前三杯还象征性推辞一下,三杯下肚,话便多起来,再有别人敬酒,一律来者不拒,甚至没人敬时,也要自酌一下,且杯杯见底,更见不得别人恭维,说你能喝,小说写的好,便就要掮起瓶子来吹喇叭了。

黎昶旭曾经评价过秦舟饮酒。“逢酒必喝,逢喝必多,逢多必醉,逢醉必演说,逢演说必讲文学,逢讲文学必伤心,逢伤心必喝,逢喝必醉……”今天当着符俏娟的面,黎昶旭不敢胡说。却对秦舟的醉酒感到内疚。

秦舟面色如纸地颓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鼻子尖上沁出一层密密的细汗,大家便异口同声地劝他到床上休息一下,他连连摆手说不要紧。赵树杰便嘱李忆兰去煮一碗挂面,秦舟吃了,脸上才有了一点血色。

李忆兰问符俏娟,“今年多大了?”符俏娟说:“二十四岁,属鸡的。”赵树杰说:“比我们小半轮呢。”林宜云便说:“我们上小学时,你才出生呢。”说得符俏娟有些脸红,“那你们今年就满三十岁了,三十而立啊!”

是啊,三十岁!而立之年,立起来了没有?符俏娟的一句话引起了黎昶旭的思索。

三十岁的男人——

三十岁是一个男人顶天立地的年龄,站起来是一堵挡风的墙,躺下去是一道拦水的堤,在小年轻面前是一道绚丽的风景,在老年人面前是一股滚滚的洪流;

三十岁是一个男人成熟的年龄,“无故加之而不怒,卒然临之而不惊”,知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三十岁的男人是一把风雨伞。把妻儿老小聚拢在自己的伞下,风来了,迎风而上,雨来了,冒雨挺立;

三十岁的男人阳刚十足,吐一口唾沫能把地球砸个坑,不卑不亢,坦坦荡荡,堂堂正正,三天三夜不睡觉,仍然能精力充沛投入工作;

三十岁的男人,金子般的年龄,羽毛日渐丰满,人格已经定型,只顾朝着既定的目标,奋勇前进。用他们金子般的时间,实现人生理想,创造不遏的财富,完善健全的自我;

三十岁也是一个让人恐惧的年龄。这恐惧来自三十岁前的无所成就,不堪回首;这恐惧来自目标的尚未确定,茫然四顾,不知路在何方;

三十岁也是男人责任重大的年龄。父母如秋,两鬓斑白。养老敬老,肩头沉重;子女如苗,节节拔高,养儿育女,责任重大;在家顶梁,在任担纲,在外面还要活个人模狗样。

三十岁的男人,也活的累得慌!

男人三十一朵花,他的成就让女人动容,他的风度让女人动心,他的财富让女人动身!  ……

啊,三十岁的男人!岁月已在他们的额头刻上几道深刻的皱纹!

三十岁的女人——

三十岁是女人熟透的年龄,丰腴的身段取代了少女单薄的身材,眸子里多了几分温柔慈爱,少了几分清彻单纯。如果说少女是一弘清水,三十岁的女人便是一杯醇酒。

三十岁是女人相夫教子的年龄。枕边一缕春风,或许就让男人改变了主意,觉得她说的有几分道理;开始把孩子抱在自己的羽翼下,不听话时,先是柔柔的训导,继而又会扇一巴掌;

三十岁的女人认定了命运。跟上做官的当娘子,跟上杀猪的翻肠子,男人是好是坏,都是自己的,前生注定了要跟上他享福或者遭罪受累。倘有要改变这个命运的,便越是变革,越是糟糕,陷在婚姻更替的泥潭里不能自拔。

三十岁的女人也恐慌,这社会变化得太快,眼看着就跟不上形势;身子象使了酵子的发面,天天发起福来,饥饿减肥法刚流行了几天,又被减肥茶代替,减肥茶还没有流行开去,又被减肥带取代,听说又有更新的美体服装能让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似乎永远赶不上潮流。厚厚的粉底已遮不住眼角的鱼尾,却每天还要做些徒劳的化妆,美容院去了一回又一回,过不了几天还是庐山真面目,发现眼袋已开始下垂。

三十岁的女人最不放心的还是丈夫的驿心。多种徒劳的美容全都是为了留住青春,拴住日益张扬的那颗心,提起“女人三十豆腐渣”就感叹伤神。一方面盼望丈夫出人头地,官要大,钱要多,自己是当然的受益者,另一方面却怕“男人有钱便学坏”。这个规律在自己男人身上应验,只留住一个空巢,心却不知在哪个驿站上和别的女人幽会。

现在再回过头来审视一下我们的主人翁们。

黎昶旭,上个月已经过了三十岁的生日,在生日那天,他作了一篇散文,题目是《三十岁的风景线》,在一通讴歌和恐惧之后,他更为惊恐地发现,自参加工作以来,他虽然基本上是顺利的,但几年来,他实际上一直未能从经济的困窘中解脱出来。大学毕业留校,只做过半年时间的专职教师,调办公室工作,他的才华和能力极快地就表现了出来,并且派上了用场,客观地说,组织对他是公允的,他成为了唐州大学最年轻的处级干部,当然,这也与他勤恳敬业辛勤努力分不开。而经济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总感觉活得不舒展。总是抠抠掐掐,诚惶诚恐,经受不起任何来自外部的祸事的打击,总算是乘邓公南巡讲话和党的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东风,几个人办起了公司,但公司的前途怎样,又实在难说。

这是一个心事太重的男人。总觉得一个人拥有的越多,付出的劳动也越多。干上行政工作,还放心不下教学,总以为在高校里,不混个职称亏得慌,中级职称算是很顺利的解决了,但是副高、高级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吧,越往上越难啊!经济上的困难和越来越浓的市场经济大潮也裹助着他冲进了商海,他时常自嘲自己是穿着工作服跳下海的。在商海里,又丢不下好不容易才挣到手的官职,还对评职称念念不忘,这不,公司营业执照批下来了多半年,固然有单位的官司和其它事情缠身,但从心底里说,是因有单位吃不饱饿不死的工资在支撑着日子,人呀,总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就目前而言,穷虽穷些,还没有到一定要去只挣钱而不及其余的地步,在得过且过的忙碌中,公司依然故我地躺在柜子里。

妻子也常动员他去干一点实事,挣一点钱,“看人家那么有钱,咱咋办呀”?他总是头天晚上鼓起勇气第二天又被单位的事情忙得无暇东顾,林宜云在学校的几个朋友都是有钱的主儿,就林宜云显得寒酸,却乐得当个精神领袖,长时间不外出去跑,刚开始办公司的那一点勇气也消磨殆尽了。

在三十岁的当口再重新考虑后边漫长的人生道路,黎昶旭还是做出了个同时骑几匹马的决定,共产党学校里的官要做,职称还要评——也就说,还要继续上课写论文,公司还是要继续办下去。这是一个舍得下苦的人,他愿意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劳动,来获取比别人更多的东西。

赵树杰已经在93年的早春渡过了30岁的生日。这是一个工于心计且又扎扎实实干事的人,他毕业后的工作是相当顺利的。下讲师团,回来后一步一个脚窝地提升,副主任科员、主任科员,挂职锻炼,副县长,按照目前的发展态势,三年期满,回来后给个正处职应该问题不大,在三十二、三岁时能干正处,就等于把同龄人远远地抛在了后边,上升的渠道就算打开了,空间是相当广阔的。这是一个共产党喜欢的干部,既有面上轰轰烈烈的宣传,又有点上扎扎实实的实干,求是又务实。

长期的机关工作,使他的双重人格表现得越来越明显。到县上那个环境里,扑下身子做事,板起面孔当官,知道那些话该说,那些话不该说,那些话该怎样说,连酒也节制着喝,特别看重自己的形象,在错综复杂的行政圈子里游刃有余。和朋友在一起,也能句句是真言,字字吐肺腑,开一些没边没沿的玩笑。

最使他感到内心不安和人格分化的是近几个月来他和金丽的关系,自己游刃在两个性格迥异而同样爱他的人中间,一方面是对妻子李忆兰的愧疚,另一方面是和金丽那份偷情的欢愉,尽管那欢愉常常伴随着自责。

秦舟是年末岁尾出生的,是三十岁中年龄最小的一个。这是一个一头钻进小说里而不顾及余业的执拗的人,从初始工作的热情转移到对小说的执迷不悟之后,很少再为别的事情操心。他是个只骑一匹马但要把它驾驭得最快、最好的人。经济上的困扰他视而不见,只要饿不死就行,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不放弃文学。这几年的工资,多数贡献给了书店老板,反正他是一个吃饱,全家不饿,有愿嫁给穷文人的,他接纳,不愿嫁的,他绝不会乞怜。

文学给了他更多的幻想和思维、语言的空间,几年来经历过的女人无不为他的才气所倾倒,又无不为他不切实际的生活和洒脱不羁所吓跑,遗留下来的,除了对每一个女性细细地品味回顾之外,还有就是对女人无所谓的热情态度。三十岁之前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要在三十岁之前了结他的婚姻大事。就象要赶在小说某一个章节描述完某一个情节一样。

那个叫符俏娟的女孩子是否愿下嫁给他,至今他心里还是没有底,不同于过去经历过的女人,这个女孩子至今守身如玉,容不得他越雷池半步,这使他对以往对女人的经验有了怀疑。但她的青春美貌和对文人的崇拜,还是强烈地吸引着他。

白梅艳呢?那个他曾痴心爱过的女孩子,听林宜云说,已经嫁给了林宜云的老师的儿子,那男人在报社工作,好几年没联系了。律师的职业也是令人眼羡的,好口才思维清楚的白梅艳,想必已成为这个年龄阶段上的富人了,加上他当记者的丈夫帮助,当律师可真谓如虎添翼。从林宜云的嘴里,他的揣测得到了证实。

他们的好朋友欧阳弘,已过了三十岁半年多了。他无疑是朋友中的姣姣者,可以想象得出一个二十四、五岁的青年赤手空拳到深圳创业的艰难。所幸的是他早已从生意失利的灰败中翻过身来,在南巡谈话之后的房地产热潮中捞了一把,深圳的中产阶级,比北方的无产者不知要强过多少倍,小汽车、大哥大、公寓都有了的,还需要什么,还需要不断地挣钱,用挣钱来证明自己的能力,用钱来发展自己更大的事业,用更大的事业证明自己存在的更大价值!

欧阳弘已在去年底娶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北方姑娘,同样是大学毕业生,原是准备在深圳创业打天下的,两年没混出名堂,却搭上了欧阳弘这趟走向富裕的快捷便车,一夜之间就百万富翁了。黎昶旭在深圳见过的那位姓康的女子,稍一犹豫便错过了这班快车。李女士已在今年十月给欧阳弘生下一个千金,欧阳弘却给孩子起了个日本名子——欧阳真子。

三十岁的男人和三十岁的女人在三十岁的驿站上只停了一下脚,来不及喘一口气,又奋力前行了。三十而立,只是人生中一个小小的驿站,立起来了没有?尽管各人有各人的理解,但我们可以感到宽慰的是,这一群从黄土地上走出来的农家子弟,已把他们的根,深深地扎在了城市的土壤里,为了他们心中的理想,在汹涌如潮的社会洪流中,在如蚁的人群中,争得了自己的一席之地,牢牢地、稳稳地立住了。

还要立什么吗?立稳了脚跟,便是胜利,便是辉煌,便是希望。在以后令人神往、灿烂纷呈的大千世界里,还有一个又一个的桥头堡,他们心中的希冀,等待着他们去追求,去占领。

就今天而言,三十岁这块坚实的土地,便是他们前行的起点。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