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树临风

昨夜西风雕碧树,独上高楼,月如钩

 
 
 

日志

 
 

流 年 逝 水 小说连载(五十六)  

2007-11-15 23:20:17|  分类: 我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十五

秦舟收拾了行囊,八十万字的手稿摞起来足有一尺厚,精心装在他的手提箱里,其余资料,分别用两个纸箱子装了,胡乱地系了几道的塑料绳子。这是他去年这个时候来时带的,现在又要把它带回去,不管有用没用,反正他是不会扔的。洗漱起居用品包括衣服都可以在不经意中遗失忘掉,唯独这些书和资料,他是不会拉下的。当然,最重要的莫过于手稿,那是一页也不会拉下的。这是他苦熬一年的劳动成果,是他视为最珍贵的东西。

赵副县长要回唐洲渡周末,他将和赵树杰一起回唐洲。车子已停在城头堡下,赵树杰和司机一起上来帮他拿东西。他最后一次环视了一眼这间小屋,心里默默地说:“别了,我的小屋”。一步三回头地跟着赵树杰下了台阶。

汽车开上了308省道。向古城方向疾驶,赵树杰、秦舟两人并排坐在后排,赵树杰专注地看着司机驾车,秦舟却望着车窗外出神,突然,汽车一个猛刹车,两人撞在一起,司机愤怒地骂了声:“妈的,不想活了!”看见车前边横穿过一辆自行车,摇摇晃晃的。赵树杰叮嘱司机,“慢点,不要着急。”秦舟却如梦初醒一般问:“咋啦?”

赵树杰说:“你想啥呢?”

秦舟满脸的认真,说:“赵树杰,我很感谢你。”

赵树杰说:“凭白说些无用的话,谢我什么?”

秦舟说:“谢谢你给我寻找了一个非常好的创作环境和地方。这本书的地理环境和历史背景正是在渭北的一个县城,你正好把我安排在古县衙城门楼上,我写作起来,真是身临其境感觉特别好;另外,我的生活这一年来几乎都是你照顾的,光烟能抽几百上千块钱吧,还有平时的零食,取暖烧水、用煤、用电等,包括我写作用的稿纸都是你给提供的,怎么能不使我感谢你呢?”

赵树杰说:“地方是下边人偶尔找到的,条件简陋,够委屈你的了,烟酒是别人送的,我又没掏钱,应该多谢谢送礼的人。在地方上干事,这一点小事情还是可以帮上忙的。我骨子里也还是个文人,给你帮点忙你还那么客气干什么?”

“我很感谢那间小房子。这才离开,就有些恋念。在我心中,它就是我的产房,我如一只工蜂般采密酿糖,也如一个怀孕的妇人般在那里生产——不过这产期太长,比喻不够恰当,生产出了这本小说,也是我的第二本小说,那间房子脚底的每一个角落,都印满了我的几十或百遍的脚印,那里的每一个珠网,都是我看着织起来的,我知道他的每一个的具体大小和高低方位,我甚至留恋那里的老鼠,知道他们行进的路线和活动规律。别了,我的小屋。”秦舟终于把这句埋藏在心底的话说了出来。

“那好嘛,老鼠捉几只送给你,房子给你留着,想写了再来,你成名了,在那里挂个牌子,写上秦大作家旧居,让人参观。卖门票收钱。”赵树杰说完,自己就先笑起来。

秦舟也笑了。“再成立个秦舟文学研究会,我来当会长,给你封个顾问,相当于伯乐之类的。”

“伯乐不敢当,可只要我在某处工作,有足够能养一个作家条件的,我还是愿意养一个文人的。我们这个社会养了那么多闲人,倒不如养个文人能给社会增添一点精神财富。”

“说不定还是精神垃圾呢?”

“只要不反党、不反社会主义就行。”

“那也难说,就看编辑怎样理解了。”

两人眼看着在这个问题上讨论不下去,因为有司机在场,赵树杰不便于和秦舟做更多的争论,在任何有第三个生人在场的场合,赵树杰总是在维护着自己做领导的形象。他索性换了个话题。

“这本书写完了,得认真地考虑一下个人问题了吗?”

“是啊,我也想找个女人结婚。”

“现在找的怎么样了?”

“五月份回唐洲时,黎昶旭和林宜云给介绍了一个幼儿教师,好象是他们孩子的老师。见过几次面,也写过几封信,印象觉得不坏,但也不是很理想,到现在还没有确定下来,今年又特别忙。”

“应该找个女人成家了!”赵树杰很沉缓的口气。

说着话车子就快开到了渭城。秦舟提出解个手,使先钻出了车门,冬日天冷,尿蹩不住,赵伟和司机也跟着下了车,三人一并排站在初冬的原野里。

赵树杰招呼秦舟坐在前排,司机很知趣地坐在了后排,赵树杰坐在了司机坐上。

这一下子却让秦舟吃惊和着急,吃惊的是赵树杰什么时间学会了开车,着急地是不知赵树杰开车的技术怎么样。车子已经发动起来,他叫道:“别急,别急。”匆匆忙忙下车把司机让到了前排。

“你技术咋样?”他问赵树杰,心里装满了忐忑。

赵树杰被秦舟这一弄一问,心里有些不快,这是别人对自己不信任的那种不快。逾是不被别人信任,逾是要做出让人信任的事情来,他嘴里说才学,可已经手脚麻利地启动了车子,车子平稳地朝前滑去。

秦舟瞪大了两只眼睛专注地看着赵树杰驾车,一只手却紧紧地抓了车门上头的抓手,另一只手紧抓了前坐的靠背,四下里寻找保险带,这种车后排坐上没有配备。

赵树杰在司机头顶的后视镜里看到了秦舟这付如临大祸的惊恐形象,觉得有些好笑。他熟练地打着方向盘,拐弯,会车,通过障碍,车子开得轻快平稳。他对秦舟说:“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吧,这条路跑过多回了,那块儿有多深的坑我都知道,看把你吓的。”秦舟这才放松了高度紧张的神经,把自己的性命交给这个县处级司机了。

其实,赵树杰早都学会开车了。但凡县上的领导,年轻些的,几乎都会开车。他是在刚到任的第三个星期,下乡去时让司机教他的。在乡村地广人稀的大路上,他第一次发动了汽车,没用几次,基本的原理动作要领就掌握了,以后每次回家,车一出县城,他就和司机调个位,拉着司机朝前跑,可是至今他还不敢在唐洲的大街道上跑,不是对自己的技术不自信,而是他没有驾驶执照,万一有个闪失,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无照驾驶,出了事故是要负法律责任,而且要严惩的。社会上流传现代干部要具备三种基本技能,一是外语水平要高,等到闲一点时再拾起来问题不大;二是驾车,这个技能他是掌握了;三是懂计算机,他只是没有这个条件罢了。他相信他一定能学好、上大学时,他的BASIC语言是全班最优秀的。尽管已经是一个熟练的驾车手了,但是,在县城里,或者和其他领导一同外出时,他坚决不

开车,有时手痒心痒,他会看着司机开车,在心里想着这个路应怎样驾驶,他称之为“意念

驾车。”

也不是没有出过事,有一次在回唐洲的路上,会车时就把路边骑自行车的一个老汉从自行车上蹭了下来,幸未造成什么事故,一半是由于路,另一半是老汉由于惊慌失措摔倒,平时腼腆寡言的司机小王下车三言两语就把老汉慰抚了,车子再启动时,他从反光镜里看见老汉又歪歪扭扭地跨上了自行车。

汽车驶出高速公路,就要进城了,他停下车来让司机开上,就又并排和秦舟坐在了后排,有点刺激秦舟地问:“怎么样?”秦舟笑着说“无他,唯手熟耳!”

花灯初上的时候,汽车把秦舟送到作协门口,除了那两个纸箱子外,又多了一个纸箱子——赵树杰给他拿了一箱苹果。赵树杰和秦舟约定,让他明日到家里来,带上他的女朋友,大家聚一聚。

应赵树杰之邀,黎昶旭和林宜云带了小雨,早早地来到了赵树杰家。两个女人在厨房里忙着切菜、做饭、说些孩子、丈夫、家长里短的话;赵树杰的儿子赵力见有小朋友来,高高兴兴地搬出了他的汽车,在床上摆开了博览城,嘴里还“姐姐,姐姐”地叫个不停;两个男人在沙发上坐了抽烟,把房子抽得云山雾罩。

赵树杰关心的是黎昶旭学校的工作和捎带的那一点生意。而黎昶旭关心的是赵树杰的官运,这两个相好的朋友,总是在关心着对方,注视着对方的成长与进步。

赵树杰问:“最近都忙啥哩,也不见你过来?”

黎昶旭说:“家事,国事,一齐忙,忙的晕头转向,这不,才把老父亲送回去。”遂把后半年来父亲有病,老岳丈有病的事说了一遍,又述说了单位的官司。

赵树杰说:“那你的公司哩,还做生意不做?”

黎昶旭说:“实在顾不上,生意也难做,手头连基本的周转资金都没有,办公室别的人也不关心,就好象是我个人的私事一样,也没劲。”这是一个想骑八匹马的年轻人,到头来一匹也骑不好。“你最近情况怎么样?”

“应该说,基本上是成功的。刚开始两件事打开了局面,城建工程又打下了扎实

的基础。”遂又细说了在城建过程中遇到的几个棘手问题,黎昶旭听得心里热热的。

说话间,就有人敲门,赵树杰起身去开了门,秦舟领着一个姑娘站在门口,赵树杰急忙招呼:“请进,请进!”,秦舟就进来了,姑娘进门来看见瓷砖铺就的地板,坚持要换鞋,赵树杰说:“不用,不用。”姑娘顺手把塑料袋里提的一大堆儿童食品放在客厅的矮柜上。林宜云腰里系着围裙,出来招呼了一声“付老师,你好。”姑娘说:“林老师,你好!”小雨听见外边的声音,跑出来叫了一声:“付老师,早上好!”遂拉了姑娘的手往里拽。黎昶旭给那姑娘点了点头,林宜云说:“秦大作家,怎么姗姗来迟?”秦舟说:“你在这干啥呢?”林宜云说:“给你们做饭嘛!”一时热闹起来。

秦舟给大家介绍了那姑娘,“中国人民解放军某军区星光幼儿园中二班班主任付俏娟老师,主攻幼儿教育。”

姑娘友好地白了秦舟一眼,说了声:“去你的。”秦舟一手指着李忆兰,“这是赵力的母亲李忆兰”。众人哈哈大笑,姑娘却莫明其妙,不知赵力为何人,又介绍了赵树杰,“这是李忆兰的丈夫,清水县副县长赵树杰”。姑娘伸出手来,很礼貌地和赵树杰握了一下:“早就听说您的大名了。”赵树杰忙说“不敢,不敢!”秦舟最后朝里边喊了一声,“赵力,过来,叔叔给你介绍个人。”赵力“咚咚咚”地跑出来,秦舟说:“这就是著名的赵力,四岁。”赵力叫了声“阿姨好!”扭头就要走,付俏娟取了柜子上的食品,“和小雨一块吃。”赵力点头:“谢谢阿姨!”

付俏娟捋袖子就要帮忙做饭,林宜云和李忆兰坚决不要,李忆兰说:“马上就做好了,你坐着歇一歇。”林宜云说:“厨房小得站两个人转身都要互相提醒,再加上你就转不过身了,你还是歇着吧。”付俏娟就只好坐在沙发对面的小凳子上,听三个男人说话。

主人总是不敢冷落了客人。赵树杰就有一搭没一搭有话没话地寻话跟付俏娟说:“你们忙不忙。”“不太忙。”“几个人管一个班?”“一般三个人管一个班。”“你们幼儿园有多少老师多少孩子呀?”“老师有三十来个,孩子有四百多个。”“那挺辛苦的呀。”“还行吧。”

秦舟拿起一本杂志在看,那是赵树杰供职过的《英烈》杂志,赵树杰还时不时在上面写篇文章,每期都要赠送给他的。他一面看杂志,一边听着赵树杰和李冬的对话,心里忍不住想笑,赵树杰县长当的连跟年轻女人说话都不会了。

黎昶旭和付俏娟比较熟悉,黎昶旭经常去接孩子,每次见面都打个招呼。日子长了,孩子在一边玩,黎昶旭也跟付俏娟聊聊天,有一次就说到一个搞文学创作的朋友没找下对象,问付俏娟有没有意向,她说可以见见,秦舟从清水县回来时,黎昶旭就引他们见了,后边的事情他再没有问过。今天秦舟能引付俏娟来,看来这事十有八九要成了。

黎昶旭问:“付老师,小雨最近表现怎么样?”

黎昶旭和付俏娟说上了话,使赵树杰从尴尬的环境中解脱出来,下意识地观察起付俏娟来。

付俏娟说:“小雨最近表现挺好的,上课发言胆子也大了,喜欢帮老师干一点儿事,和小朋友玩的也好,很乖的。”小雨曾有一次上课发言答错了,小人儿自尊心挺强,好长时间上课不敢发言。

“你觉得小雨和班上的小朋友比较,智商怎么样?”

“小雨的智商属于上乘,遇到问题能想办法解决,语言表达能力特别强,显得很老成,挺聪明的。”

“当然啦,两个灵货能生下个闷娃!”秦舟的一句话,又把大家逗笑了。

赵树杰的观察有了结果。付俏娟的坐高在一米左右,下肢修长,身高应在一米六二到六三,在女性中属中等个子偏上,眼睛大而清澈,属于比较单纯的那种女子,眉细长,显然修过,主寿长,颧骨低平,鼻稍塌,可以通过化妆来弥补,典型特征,下颌宽,所谓地阔方圆,嘴唇略厚,丰润有弹性,五官搭配合理,总体印象,漂亮但不艳乍。

厨房里的人喊“开饭了。”两个孩子雀跃着跑出来,寻找自己的位置,大家七手八脚地把桌子摆好。赵树杰说:“一来欢迎付俏娟老师到家里来作客,二来为作家接风洗尘,祝贺你的长篇小说搁笔。”

秦舟终改不了他的逢酒必喝、逢喝必醉的毛病,三个男人搬倒了一瓶白酒,他就能喝半斤,踉跄着吐到了卫生间门口,大家面有难色,付俏娟却不大见怪。在她看来,有成就、有性格的男人大抵都有出格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